《晚清沧海事》:(101)下卷(五十九)光复新疆(二)小小的琉球群岛,是怎么影响到大清和日本的国运的?

WadeZhao 7月前 1339

总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5

第十五章
光复新疆(二)
作者:罗马主义

琉球群岛这个名称,可能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很陌生的,它具体在哪里?有多少个岛屿组成?它的历史是怎么样的?估计很少有人说得清楚。
琉球群岛最早被发现,是在中国隋朝的时候,作为古代皇帝必做的白日梦之一,隋炀帝大概也想长生不死,于是就让羽骑尉朱宽驾船遨游东海,去寻找仙人。
朱宽在航行的过程中,无意中发现了从台湾到日本九州岛之间,有一连串的岛屿,远远望去,就好像一条巨龙浮在水中间,时隐时现,于是他就把这串群岛,命名为琉虬。
虬就是没有长角的龙的意思,史官写史书的时候,觉得和龙相关的形容词不能乱用,就把琉虬改成了流求,后来又被写成了琉球,这就是今天琉球群岛名称的由来。

写到这里,有人可能会问了,我们不是在讲左宗棠收复新疆吗?怎么又扯到琉球群岛去了呢?
以前中国人写史,视角往往很狭隘,只盯着中国国内发生的事情,虽然这样写明朝以前的事可以,因为那个时候,世界基本上是互相隔绝的,但是在明朝中期以后,大航海已经让世界连成了一体,再这样写史,那就成了井中窥天了。
事实上,从明朝中后期开始,很多事情的起因和发展结果,我们过去的传统看法,往往都是错误的,就像我们以前提到过,明朝的最终覆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小冰河气候的影响,再加上欧洲的30年战争,影响了美洲白银对中国的供应,造成了明王朝的经济崩溃。
这些才是明朝覆灭的根本原因,至于传统史学里认为的,统治者有德或者无德,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明朝的政治制度是完善的,皇帝能发挥的作用,也是很有限的。所以从不上朝的万历皇帝,照样能痛殴穷凶极恶的日本,天天勤勤恳恳的崇祯,却只能在歪脖子树上吊死。
同样,要搞明白清末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我们就必须先搞清楚,东海上那一串小岛上,曾经发生过的件件往事。它可是引起后来一连串的蝴蝶效应中,最初那只挥舞着翅膀的小蝴蝶。
更何况我们这里所讲的琉球群岛,并不是一个异域,它自明代以来,就一直是中国的一个属国,甚至这片群岛,本来应该出现在今天的中国疆界之内,只是因为蒋介石一念之差,谢绝了罗斯福的盛情相邀,没有派兵去占领这片群岛,否则整个东海都将成为中国的内海,在没有什么钓鱼岛这些烦人的事了,中国将向东延展几百公里,成为世界上海疆面积最大的国家。
那么在这个群岛上发生的故事,怎么又会影响到几千公里之外,收复新疆的事情呢?一个蝴蝶在南美洲的热带丛林里,扇扇翅膀,真的就有可能,引起万里之外的一场飓风吗?
世界上的事情,还真是这样,这个在我们的历史书中,常常被忽略的一串海中小岛,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整个东亚的历史,包括日本的倒幕运动,明治维新,以及后来的甲午战争,甚至中日两国的国运,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事情还要从明朝初年说起,朱元璋创业成功,坐稳了天下以后,他突然觉得,这么大的一个喜事,不应该光是自己高兴,也应该给周围的邻居都通知一声,让大家都知道,蒙古人已经歇菜了,他才是现在已知世界的老大,从此以后,大家都要由他老人家罩着,可以快快乐乐的做他的马仔了。
所以在明洪武五年(1372年),一个叫做杨载的使臣,来到了偏僻的琉球群岛,传达了老朱的最新指示。
当时琉球群岛上有三个国家,没事以互殴为乐,听到了这个消息,都立刻表示,要衷心的拥护朱老大的领导,紧密的团结在朱老大周围,从此以后提高觉悟,实现和邻居们和谐共处。
在这三个国家中,明朝最大的那个番属,叫做中山国,国王姓尚,很快就接受了全盘汉化,后来统一了琉球群岛,就演化成了我们现在所说的那个琉球国。
那么接着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很简单,琉球国老老实实的给大明做小弟,每一任皇帝登基,都要由大明来册封,而大明也对这个小老弟很照顾,通过朝贡贸易,让这个海外小邦,赚的钵满盆满,变成了东亚海上贸易的重要节点。
琉球国这样通过朝贡贸易,闷声发大财的好日子,一直过了一百多年,直到明朝的万历年间,才戛然而止,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呢?因为日本人崛起了!
织田信长在这个时候统一了日本,可是因为他想取代天皇,结果被明智光秀暗算,死在了本能寺。丰臣秀吉随后继任了他的职位,摘下了日本统一的这个桃子。


丰臣秀吉


但是丰臣秀吉想要坐稳这个位置,并不容易,因为他必须给手下的这帮恶棍,打了这么多年内战,已经习惯了杀人放火的强盗们,找一个出路,在日本国内,他拿不出足够的赏赐,来安抚这些人,所以他只能目光向外,盯上了朝鲜,甚至还打起了大明的主意。
但这又和琉球有什么关系呢?还真有关系,因为在日本的战国时期,琉球主要是靠跟日本的各个大名之间,做明朝商品的转口生意,发了一些小财,所以日本人都知道,这个海国的存在。
因此丰臣秀吉在要入侵朝鲜之前,自然也就想起了琉球,让他们必须选边占队。于是他就派人通知琉球国王,说他这么多年来,通过不公平的贸易,占了日本人很多便宜,所以现在日本人要出兵去打朝鲜了,他也必须知恩图报,马上出兵出粮相助,不然的话,日本人就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琉球国王一听,让他去跟着日本人打朝鲜,那就是相当于背叛明朝老大,这怎么能做呢?!
可是如果不去的话,很可能日本人真的就会派兵来攻,琉球国自然不是对手,自己的老大明朝虽然强大,可是隔得太远,到时候能不能及时来救,还真是一个问题。
左思右想之后,琉球国王最后打定了主意,兵是绝对不能派的,那是立场问题,相当于背叛了老大,后果会很严重,粮可以给一点,不然一点都不表示,很可能马上就会吃眼前亏。
随后日本人就侵略了朝鲜,这就是著名的壬辰倭乱,明朝出兵救援朝鲜,也就是赫赫有名的万历三大征之一,结果是日本人被打的大败,丰臣秀吉在绝望中病死,德川家康在随后的内战中获胜,开创了幕府时代。

由于不自量力的挑战大明,再加上连年的征战,这个时候日本国贫民穷,德川家康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到处捞钱。大概也是因为穷疯了,忽然有一天,他想起来,琉球好像在上次战争的时候,只给了一点粮食,没有给够丰臣秀吉想要的数量,也没有出兵相助,因此他就觉得这是一个借口,可以去找琉球讹上一笔钱。
于是他就派出使臣,去给琉球国王说,你欠了我一大笔钱,就是上次出征朝鲜时,你没有给够的那些,现在必须马上还给我。
琉球国王一听,心想你这是什么逻辑?你张口问我要钱,我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现在可好了,我没有给够你想要的数,就变成我欠你的钱了,这简直没天理了,于是就拒绝了他这个要求。
这个回答让德川家康很生气,很想教训一下琉球,可是琉球是大明的小弟,日本这个时候刚刚战败,不敢再公开挑战大明,可是他又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就一直琢磨着,怎么报复一下琉球。
不久之后,这个消息让日本国内的一个诸侯,萨摩藩给知道了,于是就主动请命,声称要替德川幕府去完成这个心愿。
那么萨摩藩又是什么鬼呢?它是日本四岛中,最南的九州岛上,一个不成气候的诸侯,这时候也穷的快混不下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个萨摩藩的大名,也就是当地的统治者,岛津家族,最近流年不利,先是在日本侵略朝鲜的战争中,被丰臣秀吉丢下了当替死鬼,几乎丢了所有部队,接着在回来的内战中,又站错了队,成了德川家康的敌人,在关原大战中损失惨重。
虽然他后来获得了德川家康的宽恕,没有被清算,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他所在的地方,是九州岛南部的一块穷乡僻壤,今天的鹿儿岛县一带,是日本的最南端。
这里大部分都是山地,没有什么良田,所以德川家康觉得,即便没收了他的封地,也没有什么油水,再加上太偏远,也不好管理,因此还不如干脆做个人情,所以才放了他一马。
虽然岛津家族逃过了这一劫,可是由于连续几次的投机失败,让他们也耗尽了财力,现在穷的叮当响,连养活手下的那群武士,都成了问题,所以自然也两眼钻到钱眼里去了。
事实上萨摩藩早就在打琉球的主意了,因为在日本国内,在当时的农耕社会里,他们已经不可能再通过战争来扩展土地,所以自然也就找不到,任何一点点可能的发展机会,因此只能目光向外。
可是未经幕府同意,岛津家族也不敢轻率的在国外挑起事端,现在有了这个机会,他们自然不会放过,所以双方一拍即合,幕府默许了萨摩藩入侵琉球。
对于幕府来说,这样如果得手了,他们可以分点利,万一引起大明的激烈反应,他们也可以把责任推给岛津家族,让他们去当替罪羊。
于是在1609年,萨摩番借口追讨欠债,出动了3000人,偷袭了琉球国,攻占了琉球国的都城首里,就是今天冲绳群岛的那霸附近,掳走了琉球国王和大臣,抢走了琉球的所有财富,然后迅速的逃回了鹿儿岛,事实上他们又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倭寇!
不过当时的岛津家族的掌门人岛津家久,是一个很狡猾,很阴险的家伙,他的志向可不仅仅只是当一个强盗,所以他不但抢走了琉球国的所有金银财宝,而且把琉球国的所有文书,也全部抢跑了,就是为了能回去研究研究,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额外的油水。
没想到这一次,幸运之门终于向岛津家族敞开了,岛津家久把抢来的文书,回去研究了一番以后,他忽然发现,琉球居然是一只能下金蛋的鸡,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琉球国和大明朝廷的朝贡生意,是受到了特别优惠的,每年都可以进行,然后琉球国把这些从大明王朝得到的商品,又卖往了朝鲜和日本,从中大获其利,简直富得流油。
发现了这个秘密,于是岛津家久就想出了一个疯狂的计划,他一方面给德川幕府上供了一些金银,算是追回的“债务”,然后又劝说他们不要吞并琉球国,免得得罪大明。
另一方面,他又暗中威逼琉球国王尚宁投降,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甚至当着琉球国王的面,活活的煮死了,坚决不投降的亲华派大臣郑逥,最终迫使琉球国王屈服。
然后他强迫琉球国王留下当人质,放了一部分,他认为听话的琉球官员回去,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和大明进行贸易,但是油水必须全部归他,除此以外,他还强迫琉球国每年向他交纳大量的税赋。
两年以后,已经被捻了胆的琉球国王才被放回,被迫割让了靠近鹿儿岛附近的很多小岛,而且把每年收入的1/3,上交给了萨摩藩。
不过萨摩藩为了朝贡贸易的利益,并没有吞并琉球国,反而挖空了心思,让琉球国看起来,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为了瞒住大明,以及随后的大清,不影响两者之间的朝贡贸易,他们要求琉球国继续使用汉文字,穿汉服,用汉姓,而且每次大明或者大清派使者来,他们派去的监督官员全都藏起来,生怕被大明和大清发现,这种状况,居然持续了二百多年。
看到这里,有人可能会说了,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看出来,到底和新疆有什么关系呢?不急,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关键。
靠着琉球国这个能生金蛋的鸡,萨摩藩这个本来在日本穷的叮当响的诸侯,居然变成了日本最富有的诸侯,后来竟然成为了反对幕府势力中的主力。
在倒幕战争中,长州藩靠人多,萨摩藩靠钱多,双方强强联手,最终推翻了不可一世的幕府,迎来了明治维新,并且在新政府的权力结构中,分了一大杯羹,比如明治维新时期的一些著名人物,像是西乡隆盛,大保久利通等等,都是来自萨摩藩。
由于萨摩藩是靠吸别人的血发的家,而日本的明治政府,又有很大一部分人,来自萨摩藩,所以这些家伙刚一上台,就想把萨摩番以前成功的经验,继续复制到整个日本。
因此在1870年,日本外交部官员佐田白茅,在萨摩藩官员的支持之下,提出了“征韩论”,提议占领朝鲜,台湾,菲律宾,公开吞并琉球,让这些地方就像琉球为萨摩番带来财富一样,也为日本带来源源不断的资金,实现日本的强国之梦。
不过由于日本人之前的贪婪,直到1871年,他们还依然享受着琉球国和大清政府之间,隔年朝贡贸易带来的利润,还是像吸血鬼一样,紧紧的叮着这个能生金蛋的鸡。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朝贡贸易带来的利益已经不大了,因为中国已经被西洋人打开了国门,和中国做生意,另有很多渠道,朝贡贸易已经是可有可无了,再加上日本这时候已经开始了内政改革,撤藩置县,一部分人就想公开吞并琉球。
但是这样做有一个问题,就是萨摩藩多年来为了朝贡贸易,所设的这个局,在法理上清楚无误的表明,琉球是完全属于大清的,日本人是没资格插手的,日本人忽然发现,他们在这件事上,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
不过就在1871年,由于一件意外的发生,让这群冒险家一下觉的峰回路转,看到了吞并琉球的机会,甚至产生了更大的野心。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有一艘琉球国的船,在海上遇到了台风,飘到了台湾附近,船上的人弃船登陆,不幸遇到了台湾原住民,这些人当时还处于没有开化的原始社会,一个个赤身裸体,披发纹身,以猎人头为荣。
台湾原住民
琉球国的船员,遇到了这样一群人,自然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他们上岸以后,误闯入了一个叫做牡丹社的原住民村落,全部被抢了一个精光,有50多人被杀害,剩下的10多人拼死拼活,终于逃入了汉民的村庄,才得以侥幸生存。
事实上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来往海上的水手,都知道台湾有这么一群原住民,还是原始的猎头族,谁碰上谁倒霉,在道光年间,琉球的遇难船只,也有两次碰到了原住民,都遇到了类似的下场。
但是这些人,每一次只要逃出了原住民的地盘,就会受到汉民和官府的救助,给他们提供食宿和医疗,让来往的海船送他们回家,这一次也不例外,侥幸逃出的人,当地政府全都施以了援手。
以前日本人从来没有为这事发过杂音,因为从法理上来讲,这不关他们什么事,毕竟这是清政府和琉球国之间的问题,而且他们还生怕暴露了,他们在暗中侵占琉球国的事实,导致清朝政府中断和琉球的朝贡贸易。
但是这一次不同了,现在这变成了他们实现野心的机会。
1873年,日本外务大臣副岛种臣率队前往大清,借交换《清日修好条约》之际,探听大清的虚实,伺机为开战寻找借口。
他们在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对策,如果清政府承认台湾的原住民杀害琉球船民,是清朝政府管理不当的原因,那么他们就借机敲一大笔钱,如果清朝政府说,他们管不了原住民,那么显然台湾的原住民地区,就不是大清的统辖地,属于无主之地,那日本人就有权占领。
而且明治天皇还下诏,要把这些回答白纸黑字的写清楚,让大清不能抵赖,到时候他们就在国际上能站得住理。
从这一点你可以看得出,日本人有多阴险,不过换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恰恰是萨摩藩人的特点,因为他们处在日本的最南端,很早就在和外国人打交道,所以他们很可能是当时东亚世界里,对现代世界最了解的人,甚至远远超出了清朝政府中的洋务派官员,正是由于这群人掌握了日本政府,所以日本后来能顺利的推进明治维新,并最终崛起,这绝不是一个偶然。
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你就可以看得出,萨摩藩人在对外关系的处理上,是如何的高超。
1862年,萨摩藩的大名外出的时候,有几个英国商人,由于不懂日本人的规矩,骑马妨碍了大名队伍的行进,这在日本文化里,是逆天大罪。所以不等大名发话,开道的武士就按传统,毫不犹豫的砍死了一名挡路的英国人,砍伤了另外两人,多亏大名的家臣眼尖,发现前面是外国人,及时的拦住了行凶的武士,剩下三人,才侥幸逃过了一死。

不过这已经创了大祸,英国人当然不肯善罢甘休,立刻就要求幕府严惩凶手,同时赔偿10万英镑,幕府立刻就把责任推给了萨摩藩。
于是英国派出了由7艘军舰组成的远东舰队,开赴鹿儿岛,扣留了萨摩藩的三艘蒸汽轮船,(注意,这个时候萨摩藩就已经有蒸汽轮船了)要求萨摩藩严惩凶手,同时赔偿2.5万磅英镑。
由于翻译错误,萨摩藩大名岛津忠义以为,英国人要他负责,这他当然不能接受,于是竟一不做二不休,主动开炮袭击了英国舰队,居然击毙了63名英国水兵,重伤了一艘英国军舰,轻伤了两艘英国军舰,自己仅损失了17人,可见该藩战斗力之强,顺便提一句,后来的日本海军军神,东乡平八郎也参加了这次战斗。


萨英战争


这场出其不意的进攻,打了英国人一个措手不及,英国舰队被迫撤出了战斗,前往横滨。但是战斗刚一打完,萨摩藩内部,立刻就冷静了下来,他们知道英国人虽然吃了一点小亏,但是早晚会卷土重来,硬扛下去,自己最终必然失败。所以他们马上派人去向英国人求和,并表示愿意承办凶手,当然不是大名,而是杀人的武士,同时赔偿2.5万英镑。
萨英签订合约
这个举动让英国人大为吃惊,因为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眼中的这些野蛮人,居然在得胜之后,主动请和,而且还接受了之前的全部条件,这让他们不由得不对萨摩藩,刮目相看。
后来萨摩藩又频频向英国人示好,不但主动派人去英国留学,而且还加强了和英国之间的贸易,最后双方竟然成了盟友,在后来的倒幕战争中,英国人居然站在了萨摩藩一边,所以这帮人的外交能力之强,由此可见一斑。
而相比同时代的大清,蒙古亲王僧格林沁,也曾经在大沽口重创过英国舰队,可是他和当时的清朝政府,却不知道见好就收,反而变得更加狂妄自大,导致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升级,不仅仅让自己全军覆没,而且还丢了北京城,毁了圆明园,双方之间的水平高下立分。
所以当日本人来到北京的时候,大清的外交官员,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按理来说,日本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和大清来讨论琉球船员被害事件,因为这实在不关他们一分钱的事。
可是这帮人很狡猾,打着替琉球国伸张正义的幌子,几句话就把大清官员给套住了,逼的大清官员不得不对这事作出解释,而且和他们预料的一样,大清官员必然会百般推诿,大清的官员说,杀害船员这事不怪我们,原住民都是一群野蛮人,我们根本管不了。
日本人一听暗自高兴,好吧,既然你这么说,就写在纸上,我们就不怪你们了。大清官员一看日本人这么好“糊弄”,就高高兴兴的签字画押,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反而正中了日本人的圈套。
日本人的狡猾,可不仅仅只表现在这一点上,他们很懂得操控国际舆论,他们请美国人李仙得,也就是以前美国驻厦门的领事,担任日本侵台的政策顾问,希望通过他来获得美国的支持,以及影响其他西方列强的立场,在这一点上,日本人又比清政府高出了一大截。
在做足了准备功夫以后,日本人在1874年5月,突然在台湾登陆,第一次入侵台湾,这一下把清政府给震惊坏了,这倒不是因为日本人入侵台湾,而是因为他们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海军!
日本登陆台湾
虽然左宗棠当年在福建设立了,中国第一个造船厂,可是建造的都是一些吨位很小的炮艇,主要是为了内河和沿海作战而建,并不适合远洋航行。
所以即便清朝政府派左宗棠以前的搭档,当时最懂“海军”的船政大臣沈葆桢,担任钦差大臣,防守台湾的时候,军队也只能靠租用外国轮船,才能到达台湾,派往台湾的小炮艇,事实上也只是装装样子,真的要开战的话,瞬间就会被对方击沉。
如果要不是因为,日军遇到了一个他们没有想到的敌人,热带疾病的话,那么这一年,台湾可能就已经沦陷了。
第一次入侵台湾的日军,由于准备不足,对台湾不够了解,部队中有多达16,000人,因为疟疾,黄热病,霍乱失去了战斗力,导致整个远征军几乎瘫痪,还没有开战,就已经败在了蚊叮虫咬之下。
日本人一看到这个情况,也知道这次冒险是完蛋了,所以他们马上请英国公使出面,趁着中国人还不知道日本人的实际情况,立刻斡旋议和,并马上派出了全权大使大久保利通,这个人也是出自萨摩藩的,来中国和清政府谈判。
虽然这个时候,清朝政府已经分两次,先后派出了1万多人的洋枪队,前往了台湾,威慑日本人,可是清朝政府也生怕真的打起来,因为万一日本人封锁了海峡,清朝政府由于没有海军,因此完全没有办法,向台湾提供后勤援助。
所以既然日本人愿意和谈,那清政府自然也赶快答应,可是让人郁闷的是,在谈判中,清政府又上了日本人的当,日本人坚持要求清政府承认,日本出兵台湾是“保民义举”,当时清政府的谈判官员,并没有仔细去推敲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以为日本人只是想给自己找回一点面子,于是就轻率的答应了。
可是这样一来,就等于承认了,琉球的人民是归日本人保护的,那也就相当于承认了,琉球是属于日本的,所以后来日本以此为借口,吞并了琉球,就有了法理依据,结果清政府又被日本人耍了。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恰好是张曜进兵新疆的时候,本来李鸿章虽然对西征有看法,但也只是在背后搞点小动作,然后私下嘀嘀咕咕,说点坏话,但并没有站出来公开反对。
这是因为在中国的传统语境中,主张弃地的人,将来一定会被当成奸臣,以李鸿章这样的老江湖,自然不会出面干这种傻事。
再加上英国公使威妥玛,三番五次的来劝说他,出面阻止西征,虽然他很赞同他的说法,可是他却不想让人感觉到,他变成了外国势力的代言人,成为众矢之的,所以虽然他内心很纠结,但却更不愿抛头露面了。
可是这次日本入侵台湾,却一下把他逼入了墙角,虽然他早就觉得,日本是中国最大的威胁,可是在日本没有真正动手之前,这一切毕竟只是一个预感而已。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当日本人真的打上门来的时候,李鸿章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束手无策,更要命的是,日本人同时还在长崎预留了一个舰队,准备在全面开战的时候,袭扰中国沿海,牵制中国对台增援。
而李鸿章由于没有海军,完全无法知道这只舰队的动向,再加上中国漫长的海岸线,根本就不可能处处设防,万一日本人在中国防御薄弱的地方登陆,打了就跑,那沿海一带,就会陷入全面的混乱。
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负责东南沿海防御的李鸿章,完全是恐慌到了极点,更重要的是他无力可使,只能听天由命,幸好日本人最终也因为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愿意停战,总算度过了这场危机。但这场风波,着实把李鸿章吓出了一身冷汗。
所以合约刚刚一签订,李鸿章立刻就决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建设海军,巩固海防,但是他马上就发现,这件事他也做不到,因为没有钱!那钱都到哪里去了?
钱都用在西北了!为了平定陕甘穆斯林叛乱,每年的直接军费支出,就有600多万两白银,间接开支还有两三百万两白银,而清朝政府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六七千万两白银,这就用去了1/6到1/7左右,剩下的还要用于大家的正常开支,吃喝拉撒之上,毕竟国家这么大,还有那么多的官员和军队要养,除去这些用度,哪里还有钱呀?!
李鸿章终于坐不住了,西边有阿古柏,东边有日本,塞防和海防,都是要命的事,可是他想来想去,觉得大清帝国确实没有能力,同时兼顾两个方向,必须做出取舍。为了帝国的未来,哪怕就是背上一身骂名,他也必须挺身而出了!
于是李鸿章终于公开上书,提出了著名的海防论,他建议放弃新疆,因为那里毕竟相隔遥远,就算有危害,一时二回的也显现不出来,而东南沿海毕竟是国家的命脉所在,一旦出了问题,大清帝国就会彻底完蛋,所以现在不能再三心二意了,必须痛下决心,做出决断。
本来朝廷里的主流意见,是坚决要收回新疆的,可是被日本人这么一闹,大家这才发现,大清帝国竟是如此的虚弱,四面都危若累卵。
就连最支持左宗棠的慈禧太后和恭亲王,这时也动摇了,因为李鸿章说的全是事实,眼前就是这样一个烂摊子,就那么一点钱,补了西边补不了东边,这该如何是好呢?
朝廷上的大臣,为此吵成了一团,慈禧太后也是心烦不已,再加上她那个不长眼的儿子同治皇帝,在这个关键时候,居然还提什么修复圆明园,气得她把他骂得狗血淋头,结果这小子觉得自己完全不被重视,就是一个傀儡,干脆自暴自弃,跑去逛八大胡同,染了一身脏病,现在卧床不起。
家事国事,全都乱成了一团麻,刚刚步入40岁,人到中年的慈禧太后,发现自己扛着千钧重担,帝国到底该何去何从?她到底该如何决断呢?
在苦思冥想了很久以后,她还是拿不定主意,于是她就写了封信,问了左宗棠三个问题:
1,新疆到底有没有收复的价值?收复新疆到底会不会耽误海防?

2,现在的清军,到底打不打得过阿古柏?能不能速战速决,会不会打成持久战?

3,在国家这么穷困的情况下,以前的运输办法显然都行不通,那又如何来解决,向新疆运粮的问题?
这三个问题的回复,将决定新疆的命运,更将决定大清帝国的命运,那么左宗棠会如何回复呢?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