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藤校的套路:研究揭示美国精英大学招生偏好 - 纽约时报中文网

WadeZhao 8月前 3220

缩水总结:

1,藤校更倾向于招纳有钱人子弟。

2,招生也有“面子”和“里子”,总的来说,有钱人子弟是“里子”,多招有利益;穷人子弟是“面子”,多招有利于营造“公平”的形象,最后被挤压、招生率最低的就是中产子弟

3,套路一:优先招校友。名校校友通常收入较好,所以堂而皇之的对家境进行了筛选

4,套路二:照顾体育生。穷文富武,有钱人才玩得起体育,特别是类似赛艇击剑之类的冷门贵族运动,取得成绩更容易

5,套路三:推荐信。有权有势的人才能请得到有头有脸的人写推荐信,提高推荐信的权重就可以筛选出权贵

 


https://cn.nytimes.com/usa/20230727/ivy-league-elite-college-admissions/


择优还是“拼爹”?研究揭示美国精英大学招生偏好


CLAIRE CAIN MILLER, JOSH KATZ2023年7月27日
精英大学里向来挤满了最富有家庭的孩子:在常春藤联盟学校,六分之一的学生的父母属于最富有的1%人群。
周一发布的一项大型新研究表明,这并不是因为这些孩子的平均成绩更出色或参加了更难的课程。他们往往拥有较高的SAT分数和精心打磨的简历,申请率也较高,但即使考虑到这些因素,他们的比例仍然过高。对于拥有相同SAT或ACT成绩的申请者来说,来自前1%家庭的孩子被录取的可能性比普通申请者高出34%,而来自前0.1%家庭的孩子被录取的可能性是普通申请者的两倍多。

研究人员可以获取十几所顶尖大学的详细招生记录,这些数据来自其中至少三所。 
这项研究是由Opportunity Insights发起的,这是一个由哈佛大学研究不平等问题的经济学家组成的团体,该研究首次量化了择优录取的大学录取过程中,富有本身在多大程度上成为一项资质。
该分析基于1999年至2015年几乎所有大学生的大学入学和父母的联邦所得税记录,以及2001年至2015年的标准化考试成绩。它重点关注八所常春藤盟校,以及斯坦福大学、杜克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芝加哥大学。它增加了一个意义非凡的新数据集:12所大学中至少三所大学的详细、匿名的内部招生评估,涉及50万申请者。(研究人员承诺为数据匿名,没有透露共享数据的大学名称,也没有具体说明有多少大学共享数据。)
广告
新数据显示,考试成绩相同的情况下,大学优先考虑校友子女和招募的体育生,并给予私立学校孩子更高的非学术评分。这项研究结果得出了迄今为止最清晰的图景,展示了美国精英大学如何实现财富和机会的永久代际转移。
“我从这项研究中得出的结论是,常春藤盟校没有低收入学生,因为它不想要低收入学生,”哈佛教育研究生院经济学家苏珊·戴纳尔斯基说,她查阅了数据,但未参与该研究。
研究显示,实际上,这些政策相当于针对1%人口的孩子的平权法案,他们的父母年收入超过61.1万美元。在最高法院裁定基于种族的平权法案违宪后,大学被迫重新考虑其招生程序。
“美国这些严格挑选学生的私立大学是否会从高收入、有影响力的家庭中招收孩子,并基本上是在引导他们在下一代中保持领先地位?”哈佛经济学家拉吉·切蒂表示,他是Opportunity Insights的负责人,与布朗大学的约翰·N·弗里德曼和哈佛大学的戴维·J·戴明共同撰写了这篇论文。“把这个问题反过来看,是否可以通过改变被录取的人来使我们社会中处于领导地位的人多样化?”
几所大学的代表表示,收入多元化是当务之急,自2015年研究数据结束以来,他们已采取重大措施招收低收入学生和家中的第一代大学生。这些措施包括对收入低于一定数额的家庭免收学费;在经济援助中只提供赠款,不提供贷款;积极从落后的高中招收学生。
“我们相信,美国的各个收入分布区间都存在人才,”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克里斯托弗·L·艾斯格鲁伯说。“我为我们在普林斯顿大学为增加社会经济多样性所做的努力感到自豪,但我也相信我们需要做得更多——而且我们会做得更多。”
广告
富人平权法案 
在平权法案一案的协同意见书中,尼尔·戈萨奇大法官谈到了优待校友和捐助者子女的做法,这也成为一个新案件的主题。他写道:“虽然他们表面上也表现出种族中立,但这些偏好无疑对白人和富有的申请者最有利。”
研究人员表示,新论文没有包括按种族划分的录取率,因为之前已有这样的研究。他们发现种族差异并没有影响结果。例如,当只考虑某一种族的申请者时,来自最高收入家庭的申请者仍然具有优势。然而,收入最高的1%人口绝大多数是白人。一些分析人士提出按阶层实现多元化的做法,这是无需平权法案的情况下实现进一步种族多样性的一种方式。
新数据显示,其他择优录取的私立大学,如西北大学、纽约大学和圣母大学,富裕家庭的孩子占比也格外高。相比之下,旗舰公立大学更加公平。在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和弗吉尼亚大学等学校,分数相当的情况下,父母高收入的申请者被录取的可能性并不比低收入申请者高。
不到1%的美国大学生就读于这12所精英大学。但这些大学在美国社会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12%的财富500强首席执行官和四分之一的美国参议员曾在这些大学就读。收入最高的0.1%人群中有13%也是如此。研究人员表示,对这些大学的关注是有必要的,因为它们提供了获得权力和影响力的途径,而录取学生的多元化有可能改变将来谁成为美国的决策者。
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新型分析,衡量就读这些大学是否会为将来的生活带来成功。他们将那些上了候补名单后被录取的学生与那些没有上候补名单而去了另一所大学的学生进行了比较。他们的发现与之前的研究一致,即就读常春藤大学而不是排名前九的旗舰公立学校之一并不能显著增加毕业生的平均收入。然而,就读常春藤确实将学生未来收入进入前1%的预测概率从12%提高到了19%。
广告
除了收入,就读常青藤带来的其他方面影响甚至更大——它使进入顶尖研究生院的估计概率增加了近一倍,进入国家新闻机构和研究医院等顶尖机构工作的估计概率增加了两倍。
“当然,这只是一小部分学校,”戴纳尔斯基说。他研究过大学招生,并与密歇根大学合作提高低收入学生的入学率,偶尔还为《纽约时报》撰稿。“但群体代表的存在很重要,研究结果表明常春藤盟校的影响有多大:政治精英、经济精英、知识精英都来自这些学校。”
消失的中产阶级
研究发现,富有的申请者所获得的优势因大学而异:在达特茅斯学院,来自前0.1%的学生在考试成绩相同的情况下入学的可能性是普通申请者的五倍,而在麻省理工学院,其入学可能性与普通申请者无异。(来自高收入家庭的孩子往往有更高的标准化考试成绩,并且更有可能接受私人辅导,这一事实表明该研究实际上可能低估了他们的入学优势。)
SAT成绩在1500分或以上的学生的家庭收入分布。平均而言,富裕家庭的孩子分数更高。

但精英大学学生的家庭收入分布更加不均匀,尤其是来自最富有家庭的学生。

来自最富有的1%家庭的学生获得了最大的优势:他们占精英大学学生的六分之一。

对于这些学校来说,1300分以上的学生是更具代表性的群体,将这一群体进行比较时,差异甚至更大。

来自年收入低于6.8万美元家庭的高分成绩申请人也比普通申请人更有可能被录取,尽管这样的申请人较少。
大量申请者是来自中产和中上阶层家庭的孩子——包括高收入社区公立高中的孩子。但就个体而言,在成绩相同的情况下,他们被录取的可能性低于家庭财富顶尖的学生,在一定程度上也低于最贫穷的学生。在这方面,这些数据证实了许多一般富裕的父母的感觉:让孩子进入精英大学越来越困难。
广告
“我们的分布严重偏斜,有很多接受佩尔助学金的孩子和很多不需要资助的孩子,而没有居于中间的孩子,”一位常春藤盟校招生主任表示。他看到了新数据,为了能够公开谈论这个过程而匿名发言。“你总不能跟人说有多少个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家庭有资格获得经济援助,那在公关上是没好处的。”
研究人员能够查看1999年至2015年间美国几乎所有大学生的SAT或ACT成绩,他们申请了哪些大学,最终去了哪所大学,以及他们是否获得针对低收入学生的佩尔助学金。他们还可以看到父母的所得税记录,这使他们能够比以前的任何研究更详细地按收入分析入学情况。他们使用匿名数据进行分析。
几所精英大学还共享了内部招生数据,研究人员能够看到2001年至2015年间学生申请的其他方面,包括招生办公室的评分。他们重点分析了最近几年(2011年至2015年)的数据。
尽管这类数据仅来自12所顶尖大学中的少数几所大学,但研究人员表示,他们认为这代表了这类大学中的其他大学(麻省理工学院除外)。他们说,其他大学招收了更多来自高收入家庭的学生,表现出对传承生和招募体育生的偏好,并在与研究人员的对话中描述了类似的招生做法。
“没有人拥有过这样的数据;这完全是闻所未闻的。”在大学招生课题上做出了知名研究的密歇根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迈克尔·巴斯特多说道。“我认为首先要能够诚实、坦诚地看待数据,真心要改革制度的话,这一点非常重要。”
最富有的学生是如何获益的 

在有这项研究之前,大学在招收更多富有学生是显而易见的,但不知道这是否只是因为申请的人更多。这项新研究表明,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入学率差异的三分之一是因为中产阶级学生申请或被录取的可能性较低。但更重要的因素是这些大学更有可能接受最富有的申请者。
校友子女入学
收入排前1%的人最大的优势是大学对校友子女的偏好。该研究首次表明,校友子女申请者总体上比普通申请者更具录取资格。但即使在比较其他方面相似的申请人时,校友子女申请者仍然具有优势。

当高收入家庭的申请者申请父母就读的大学时,他们的录取率比其他资质相似的申请者高得多,但在其他排名前十的大学,他们被录取的可能性并不高。
“这不是旁枝末节,不仅仅是一个象征性问题,”巴斯特多谈到这一发现时说道。
体育生
收入排前1%的录取学生中,八分之一是招募的体育生。对于底层60%的人来说,这个比例是十分之一。这主要是因为来自富裕家庭的孩子更有可能参加体育运动,尤其是只在某些大学开展的那些较为冷门的运动,比如赛艇和击剑。该研究估计,体育生的录取率是具有相同资质的非体育生的四倍。

“人们普遍存在误解,想到的是篮球和橄榄球,并认为是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努力进入名校的方式,”巴斯特多说。“但招生负责人知道体育生的家庭往往更富有,所以这是双赢。”
非学术评分
还有第三个因素推动这些大学录取最富有家庭的申请人。该研究涉及的大学通常会根据申请人的学术成就和更主观的非学术品德(如课外活动、志愿服务和人格特质)给出分数。考试成绩相同的情况下,家庭收入排前1%的学生并没有获得更高的学业成绩。但他们的非学术评分明显更高。

在其中一所提供了招生数据的大学,家庭收入排前0.1%的学生在非学术评分上获得高分的可能性是中产阶级学生的1.5倍。研究人员表示,将每所学校评定非学术资格的不同方式纳入考量后,他们发现其他提供了数据的大学也存在类似的规律。
招生委员会给来自私立非教会高中的学生更高的分数,成为影响最大的因素。在SAT成绩、种族、性别和父母收入均相同的情况下,他们被高收入社区公立学校录取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两倍。一个主要因素是私立高中升学顾问和老师的推荐。
康奈尔大学前招生主任小约翰·摩根内利创办了常春藤盟校招生办公室,他在那里为高中生申请大学提供建议。“家长们不假思索地说,一个孩子之所以能被录取,是因为他是管弦乐队的首席,田径队队员,”他说。“他们从来不提真正的情况:升学顾问是不是在帮那个孩子疏通?”
他说,私立学校升学顾问的推荐信之华丽众所周知,升学顾问还会就某些学生的情况给招生人员打电话。
“生源学校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他说。“没有人会为中低收入学生打电话。大多数公立学校升学顾问甚至不知道这些电话的存在。”
“家境盲审”招生的结束? 
总体而言,该研究表明,如果精英大学取消对校友子女、体育生和私立学校学生的偏好,家庭收入排名前1%的孩子将占班级的10%,低于研究期间那几年的16%。
报告发现,校友子女、体育生和私立学校的学生在大学毕业后,在收入、考入顶尖研究生院或进入顶尖公司方面并没有做得更好。事实上,他们通常做得更差。
一位匿名的招生主任表示,改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想说,改变的决心比表面上看到的要多得多。只是解决方案确实很复杂,如果做得到,我们早就做了。”
例如,如果许多大学运动队的队员几乎全是高收入家庭的孩子,那么从不同收入阶层录取体育生是很难做到的。招生主任说,校友子女的录取可能是最复杂的,因为他们往往资质很高,而且他们的入学对于与校友保持牢固的联系非常重要。
这位人士表示,要终止这种偏好,“考虑到校友们的反应,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特别是当你没有获得其他常春藤盟校直接同意的时候。”(虽然招生办公室会对大额捐赠者的孩子做出特殊考虑,但由于数量相对较少,没有被纳入分析中。)
参与招生的人士表示,经济更加多元化很难实现,除非采取其他措施:结束“家境盲审”招生,这种做法使招生人员看不到家庭的财务信息,这样他们的支付能力就不再是一个因素。一些大学已经在采取所谓的“贫困扶持性招生”,目的是从低收入群体中选择更多的学生,但由于担心遭到批评,他们通常不会公开承认这一点。
美国大学理事会有一个名为“Landscape”的工具,可以帮助确定申请人成长于明显优渥的社区还是严重困难的社区。但如果学生不申请经济援助,这些大学就无从知晓家长的收入。
常春藤盟校和其他大学最近做出了重大努力,招收更多低收入学生并补贴学费。现在,有一些学校对低于一定收入的家庭提供完全免费的入学优惠,在斯坦福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该低收入线为10万美元,哈佛大学为8.5万美元,布朗大学为6万美元。
普林斯顿大学现有五分之一的学生来自低收入家庭,四分之一的学生获得全额资助。它最近恢复了一项转学项目,招收低收入和社区学院学生。在哈佛,今年秋季入学的新生中有四分之一来自收入低于8.5万美元的家庭,他们不用支付任何费用。大多数新生将获得一定数目的援助。
达特茅斯学院刚刚筹集了5亿美元来扩大财政援助:“虽然我们尊重哈佛Opportunity Insights的工作,但我们相信,在达特茅斯学生的社会经济多元化方面,我们在这些投资上做的努力和自2015年以来的招生政策讲述了一个重要的故事,”发言人贾娜·巴尔内洛说。
旗舰公立学校的招生方式有所不同,使家境富裕学生受益较少。加州大学的学校禁止优先考虑校友子女或捐赠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学校不考虑推荐信。申请这些大学需要提供家庭收入信息,大学可以获得有关加州高中的详细信息。申请表审阅者在考量学生情况方面接受过培训,例如他们在高中时是否工作养家糊口,将其视为“成熟、决心和洞察力的证据”。
加州大学系统还与该州的学校合作,为从学前班到社区学院的困难学生提供支持。针对加州社区学院转学生建立了一个有力的计划;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一半学生来自低收入背景。
麻省理工学院招生主任斯图尔特·施米尔表示,在精英私立学校眼中,麻省理工学院与众不同,因为它几乎不偏向家境富裕的学生,长期以来一直没有优先考虑校友子女的做法。它确实招募体育生,但这些学生不会受到任何优先考虑,也不会走单独的招生流程(尽管他说,这可能让教练们十分不爽。)。
“我认为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人才是平等分布的,但机会不是平等分配的,学生基于家庭收入拥有的机会不同,我们的招生流程旨在将此纳入考量,”他说。“我们确实有责任理清人才和特权之间的区别。”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