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84)下卷(四十一)新疆沦陷(十二)为了平定穆斯林叛乱,清政府到底有没有向俄国人借兵?

WadeZhao 6月前 714

总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3

第十三章
新疆沦陷(十二)
作者:罗马主义


假如真的有一天,世界末日来临,你生活在一个僵尸横行的世界里,你该怎么办?

在1864年,在新疆,每一个不是穆斯林的人,都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

就像面对僵尸一样,当一个极端穆斯林分子,出现在你的面前的时候,你无论是哀求,投降,甚至要求改变信仰,那都是没有用的!他们会毫不留情的,用屠刀把你剁成肉块!

你和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沟通的可能,就好像你们两个,不是同一个物种一样,唯一的出路,要么就是逃跑,要么就是起来反抗。

可是在当时的北疆,你无路可逃,所有的地方,只要有穆斯林存在的,他们都举起了屠刀,如果你想知道,世界末日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形,那这个时候,就是世界末日的样子。

面对着散落在城市里,田野间,道路上,到处横七竖八的尸体,几乎所有的非穆斯林,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和绝望之中。

但这只是几乎,并不是所有的人,当大家终于明白了,无论做什么,都无法避免被屠杀的命运之后,他们中的一些勇敢者,决定拿起武器,和恶魔抗争!

徐学功就是第一个拿起武器的人,他像在新疆北部的许许多多农民一样,祖上都曾经是当年戍守边关的清军,后来因为热爱这块美丽的土地,所以就在这里定居了下来,传宗接代,过着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

徐学功的祖上,是清军的一个把总,大概就是一个排级干部,退役后留在了新疆,也许是受到了家庭的影响,徐学功从小就练就了一身好武艺。


在当时,留在新疆,不仅仅是徐学功一家的选择,也是当时很多来到新疆的清军士兵的选择,所以徐学功家住的村子里,大部分的人都是军人的后代。

留下来的原因,无外乎新疆人烟稀少,土地辽阔,物产富饶,而且国家还给予资助,所以远远比回到人口密集,竞争激烈的家乡,讨生活要容易许多。

在早期的新疆,地是无限多的,只要你愿意干,你总能获得让你满意的收获,即使到了1864年,人口密度翻了几番,这里人均拥有的土地,也是内地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所以这些人,已经变成了地地道道的新疆人,而且深爱着这片土地,可是现在,宁静的生活却被打破,恶魔从地狱中跑了出来,正露出了獠牙,威胁着所有人的生存。

徐学功住在偏僻的乡下,本来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常常几个月,都难得见到一个外乡人。

可是现在,一群又一群逃难的汉人,满人,还有蒙古人,带着一身的血污,还有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来寻求他们的庇护。

善良的老乡们,收留了这些走投无路的难民,为他们提供食物和住所,让这些刚刚从噩梦中走出来的人,稍微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但这也只是片刻的喘息而已,恶魔不会放过他们的猎物,他们跟在不断涌入的难民的背后,已经逼近了徐学功他们所住的小村落。

很快,徐学功他们,就听见了从邻村传来的密集的枪炮声,人们的哭喊声,惊叫声,接着又看见了,四处被点燃的熊熊火光,浑身血污,披头散发的人,正惊恐的逃向他们的村庄。

当徐学功和村里的人,聚集在村头,看着这恐怖的一幕的时候,他们知道,下一个就轮到他们了,他们该怎么办呢?
……

1864年7月,俄军虽然和清军停战,但是并没有全部撤走,俄军的前线总指挥迪米德里·诺曼诺韦斯基,害怕乌里雅苏台将军明谊,再次抗旨不遵,不愿意签这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所以他们依然保持着对新疆前线的压力。

但是他多虑了,清军此时此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濒临崩溃的边缘,根本没有条件可谈。

由于乌鲁木齐一带,发生了全面的穆斯林叛乱,清军没有征收到足够的夏粮,正面临着饥荒的威胁。

不仅仅如此,从1862年开始,由于甘肃和陕西,发生了穆斯林叛乱,全面沦陷,所以,从内地向新疆提供饷银的通路被阻断。

因此,到了1864年,清军拖欠新疆士兵的薪饷,人均高达白银两百多两,这个数字是非常惊人的。

当然,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驻守新疆士兵的工资,远比内地要高得多,有边远地区补助的成分,这就像今天在西藏工作的内地人,都有特别津贴是一回事。

但是不管怎么说,拖欠这么多工资不发,毕竟严重影响了士气,能拿着白条和俄军打了一年多,已经算觉悟很高了。

再加上,乌鲁木齐一带没有叛乱之前,清军在新疆的粮食,是可以自给自足的,所以虽然拿着白条,但是饭至少还吃得饱,大家抱怨归抱怨,该尽的义务还是要尽的。

可是现在,吃饭都成问题了,所以和俄军停战以后,清军中的骑兵主力部队,比如锡伯营,索伦营之类的,家里都有清朝政府赐给的耕地,因此都急着回家去打理。

另外一些从伊犁附近,农垦兵团调来的汉族士兵,也慌着回家,而且伊犁将军常清,还巴不得他们快点回去,因为把他们留在军队里,府库里剩下的那点粮食,几下就会被他们吃完,到时候他就真的面临大麻烦了。

所以虽然和俄军停战了,可是清军也没人了,而且由于缺乏军粮,他也没有办法发动远征。

毕竟从伊犁到乌鲁木齐,说起来是在一个省之内,但实际有六百多公里的路程,需要将近一个月的行军时间,就是这点儿粮食,他也凑不出来了。

因此,伊犁将军常清,面对着朝廷发来的一个又一个,催促他尽快派兵去平定乌鲁木齐的圣旨,除了长吁短叹,他也无计可施。

于是清朝政府对他彻底失望,命令伊犁参赞大臣明绪,到达伊犁以后,立刻罢免常清,接过他的所有指挥权。

1864年8月,明绪带着两千多人的部队,从塔尔巴哈台赶到了伊犁,接手了常清的职务,担任了临时伊犁将军。

可是他一上任,就发现他接过的,是一个无比烫手的山芋,他面临的不仅仅是一个烂摊子,而且是一个即将爆发的火山。

到了这个时候,伊犁一带的穆斯林马上就要叛乱,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他在率兵前往伊犁的途中,经过穆斯林村落的时候,对方要么就惊慌失措的全体逃走,要么就全副武装的严阵以待。

开始明绪很纳闷,这是搞什么鬼?可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方显然是以为,他们密谋叛乱的消息,已经走漏,他是来带兵镇压的。

明绪为了避免是非,被迫在行军的过程中,尽量回避穆斯林村落,实在避不开的,也尽量在黑夜里偷偷摸摸的经过,搞得自己反而像做贼一样。

而且为了稳住伊犁一带的穆斯林,他一上任以后,立刻向他们示好,主动把去年企图刺杀伊犁将军常清的那伙人,全都放了,还再三的向穆斯林首领倾诉衷肠,表示决不会把他们和妥得璘索焕章这些极端穆斯林分子,画上等号,希望他们能安分守己。

他这么做有用吗?当然没用!相反,周围极端穆斯林的气焰,正变得越来越嚣张,叛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连明绪自己都知道,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那么他为什么不先下手为强呢?因为他不能这么做,首先这政治不正确,别人虽然在磨刀,可是毕竟还没向你捅过来,你先动手,那就是你的不对!

其次,他就是想动手,也无力动手,饥荒已经在伊犁一带蔓延,他能掌握的,还留在军队里为数不多的士兵,也因为营养不良,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有气无力,战斗力堪忧。

周围负责为清军屯垦的穆斯林,也已经公开拒绝纳粮交税,他害怕挑起事端,又不敢强行去征,而府库空空如也,他也没钱去买,面对这样一个,要啥啥也没有的局面,假如换做你,你又能怎么办呢?

一边是依然虎视眈眈的俄军,一边是蠢蠢欲动的穆斯林,一边又是朝廷一封又一封的催促圣旨,还有乌鲁木齐传来的,包含着血泪的告急文书,伊犁地区的惠远城将军府里,新上任的伊犁将军明绪,发现他正坐在一个,已经被点燃了导火索的炸药桶上,他该怎么办呢?
……

我曾经看到一份资料,把这场极端穆斯林叛乱,描绘成了一场,走投无路的穆斯林,为了自身的生存,拿起了锄头,木棍,剪羊毛的剪刀,和拿着火枪大炮的,企图杀光他们的清军之间,展开的殊死搏斗。

情况真是这样的吗?当然不是!这只不过是,另外又一个谎言而已,但是这样的场景,确实发生过,只不过角色不是穆斯林和清军,而是在为了求生的各族人民,和穷凶极恶的极端穆斯林分子之间!

而且拿着火枪,架着大炮的,其实是妥得璘派去,企图杀光异教徒的极端穆斯林分子,并不是传说中的清军。

他们拿着俄国人支援的燧发枪,滑膛炮,以及从清军军火库里抢来的火绳枪和威远炮,正气势汹汹的逼向了徐学功的村落。

而徐学功他们,这些真正的老实巴交的农民,为了求生,这个时候,也只有奋起反抗,在他们的手里,其实拿的才是锄头,镰刀,斧头,木棍,这才是事实的真相。

仗是怎么打的?历史书上没有记载,但是徐学功他们打赢了!我们只知道,几十名从来都是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农民,在自己的家门口,用最简单的农具,消灭了上百名武装到了牙齿的极端穆斯林分子。

之所以他们能取得胜利,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是军人的后代,所以在他们的血管里,依然流淌着,充满了勇气的血液;也许是因为,他们是为了生存而战,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儿老小,那些流落到自己村落里的难民而战,所以自然会置之死地而后生。

但是,我更愿意相信,这是正义女神的眷顾,是正义战胜了邪恶!

事实上极端穆斯林分子,一向是色厉内荏的,他们对待手无寸铁的无辜者,从来都是残忍至极的,可是当他们真正上了战场的时候,通常又是不堪一击的。

看看我们前面讲的新疆的历史,你就会知道,极端穆斯林分子,在战场上遇到真正的勇士的时候,他们就是一群彻头彻尾的脓包,只要敢拿起武器,除非是敌我力量十分悬殊的情况,战败的通常都是穆斯林。

因为这一幕,不仅仅发生在徐学功这里,而且在新疆的很多地方,都发生了。只要走投无路的各族群众,敢拿起武器,就能打败极端穆斯林分子。

就在这个最黑暗的时刻,有很多勇士站了出来,他们自发的带领父老乡亲,为了自己的生存,开始和穆斯林极端分子作战。

在阜康有王者彦,在济木萨有孔才,在奇台有李恒秀,在昌吉有李德兴,在玛纳斯有赵兴体,在呼图壁有高四……

这些人在政府崩溃了以后,在四面被穆斯林极端分子包围,长达十多年没有援军的情况下,靠着自发组织起来的民团,一边生产,一边战斗,他们是真正的勇者。

面对着这种难以想象的,极端困难的处境,他们中的有一些人,甚至居然熬过了这个漫长的凛冬,就像在生化危机中,所展示的世界末日里,那些幸存者之城一样,他们最后活了下来,保存下了文明的火种,看到了新疆的春天。
……

在这场极端穆斯林的叛乱中,没有旁观者,也没有幸免者。

最初,蒙古人觉得这场暴乱和他们无关,他们以为,这是极端穆斯林分子和清政府之间的冲突,但是不久他们就发现,穆斯林的屠刀是无差别杀人的,他们很快也成了受害者。

当库尔勒的极端穆斯林发动暴乱的时候,游牧的蒙古人,本来是站在旁边看热闹的,可是穆斯林极端分子的屠刀,迅速就挥向了他们。

由于事发突然,蒙古人没有心理准备,看别人打架,结果自己挨了板砖,不计其数的土尔扈特和和硕特蒙古人,纷纷倒在了叛乱穆斯林的刀下。

当不计其数的蒙古包被烧毁,成群的牛羊被穆斯林抢走,蒙古人才发现,这不光是汉人和满人的事,和他们也有关,这是一场人类和恶魔之间的战争。

在此之前,喀喇沙尔办事大臣伊里奇,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筹集了一千多名蒙古士兵,剩下的蒙古人都东推西推,不想参加原定的那场,平定库车的战役。

毕竟谁都知道,打仗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而且他们都觉得,出征只是为清政府尽义务,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徭役吧。

所以他们当然能推就推,实在推不了,就应付了事,毕竟在他们看来,这和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利益冲突。

可是很快,当库车的穆斯林开始发动东征,库尔勒附近的城市,穆斯林纷纷发动了叛乱,开始了无差别的杀人的时候,蒙古人的鲜血,迅速就流满了大地,他们这才知道,什么叫做同呼吸,共命运,他们这才发现,他们不能袖手旁观!

于是蒙古人这次无需动员,也无需催促,他们上到王公贵族,下到普通牧民,全都挽起了弓箭,骑上了战马,怀着满腔的愤怒,同仇敌忾,去帮助清朝政府,保卫喀喇沙尔。

土尔扈特汗布彦乌勒伊图,把今天新疆巴音郭勒蒙古自治州里,所有能跨得上战马的男人,总计两万多人,都集结到了喀喇沙尔附近,去抵挡六万名极端穆斯林分子的进攻。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仅仅是为了清朝政府而战,更重要的是为了自己而战,他绝不能让极端穆斯林分子,进入草原,那里有他们的妻儿老小,他绝不能让他们暴露在,这群丧心病狂的暴徒面前。

战斗在开都河附近爆发,装备和人数都处于绝对劣势的蒙古人,面对着六万名装备了大炮和火枪的穆斯林极端分子,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没有什么花招,也没有什么技巧,甚至都没有什么战术,一方就像魔戒里的半兽人军队,纯粹是为了杀戮而杀戮,另一方则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在苦苦的挣扎。

战斗打得极端激烈,从早上一直打到了夜幕降临,整个战场上,炮声震天,枪声如雨,箭如飞蝗。

双方你来我往,互相冲击,金铁相撞,变成了纯粹意志力的较量,最后,为了生存而战的蒙古人,终于渐渐占了上风。

在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他们终于打败了极端穆斯林分子,战场上留下了七千多具极端穆斯林分子的尸体,穆斯林全线崩溃,向西夺路而逃。

但是蒙古人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数千名蒙古人战死,元气大伤,被迫后退。

不久之后,穆斯林极端分子又卷土重来,四处屠杀落单的蒙古游牧家庭,蒙古人被迫把妻儿老小,全都藏到山里去,然后死死地守住几个山口,尽量不要让大股的穆斯林暴徒,突入草原。

这一幕的场景,和魔戒第2部里,希汗王被迫退到山谷里,抵御半兽人的大军,简直就是如出一辙。

这场极端穆斯林和蒙古人之间的战斗,让我们更看明白了,这场“穆斯林起义”的真相,那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反人类的大屠杀。

如果说穆斯林和清政府之间的战斗,还可以美化成反对清朝政府的暴政的话,那么进攻草原,屠杀蒙古人,又该怎么粉饰呢?草原上的牧羊人,什么时候又压迫了穆斯林呢?
……

1864年10月,中俄终于签署《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中国向俄国割让了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而与此同时,已经被俄国人武装起来的穆斯林叛军,就在协议签订的同时,在伊犁爆发了叛乱。

伊犁将军明绪,现在无钱无粮,仅有的军队,被饥饿所笼罩,已经陷入了半瘫痪的状态,他该怎么应对呢?

伊犁将军明绪,现在有一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就在明绪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他突然灵光一现,开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脑洞,能不能向俄罗斯借兵,来平定穆斯林的叛乱呢?

他的这个想法,虽然看起来,似乎是无厘头到了极点,简直就是病急乱投医,可是这也不是无中生有的,没有先例的,因为清朝政府在此之前,已经这样做过。

1860年,第2次鸦片战争中,英法军队把清政府打得大败,还放火烧了圆明园,双方看起来不共戴天。

可是到了1862年,情况就风云突变,英军帮助李鸿章守住了上海,法军帮助左宗棠收复了浙江,南方的战局,就是靠外国人的帮助,才挽回的。

那么既然江南可以这么做,西域为什么不可以呢?!于是伊犁将军明绪紧急上书朝廷,报告了他面临的种种困境,指出单凭一己之力,已经无法挽回危局。

他请求总理衙门立刻和俄国人联系,不管是出钱也好,给什么优惠条件也好,务必请他们派兵帮忙,平定穆斯林叛乱,不然新疆就守不住了!

这封奏章,立刻绕道蒙古,被800里加急送到了北京,那么朝廷会答应他的要求吗?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