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85)下卷(四十二)群魔乱舞(一)极端穆斯林份子,到底会不会在清真寺内杀人?

WadeZhao 5月前 817

总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3

第十三章
新疆沦陷(十三)
作者:罗马主义


新任伊犁将军明绪向清政府请求,向俄国借兵一事,清政府会怎么决策呢?

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清政府立刻就答应了,而且还跑上跑下的,想尽快促成这件事。

因为这有成功的先例,李鸿章和左宗棠,都是因为靠向英国人或者法国人借兵,才获得了军事优势,因此才能在对太平军的战争中,大获全胜,所以,对于向外国人借兵,大家已经没有什么思想障碍了。

可能有人就会奇怪了?难道清政府就不知道,俄国人一直在暗中勾结穆斯林,帮助他们叛乱吗?

清政府当然知道,但是他们并不在意,因为在国际政治中,利益永远是最重要的,只要利益所在,所有的国家,翻脸都比脱裤子还快。

来自英国的传教士,甚至包括英国驻上海的领事,早期都是支持太平天国的,可是等清政府和英国签订条约,向他们开放口岸以后,他们的立场,立刻就发生了变化。

原因很简单,这些协议都是和清政府签的,如果清政府垮了,那么这些协议,也就变成了一张废纸。

所以他们之前和清政府打仗,同时暗中支持太平军,都是为了逼清政府签订协议,等到协议签订以后,太平军自然也就没有用了,英法又转而帮助清政府,确保协议能顺利履行。

因此虽然看起来,这些国家无情无义,两面三刀,但是国际政治就是这么玩的,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

就像当年,中越本来是同盟,为了共同的战略利益,一起抗击美国,号称是血浓于水的关系,看起来双方绝对不可能翻脸。

可是由于越战结束,越南更多的倒向了苏联,又开始入侵柬埔寨,谋求成为地区霸主以后,双方的利益,不再一致。

中国为了抵御苏联的威胁,已经加入美国领导的阵营,而越南则变成了苏联死心塌地的盟友,所以双方瞬间就翻脸。

因此才有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一来是遏制苏联势力在东南亚的扩展,二来是向西方阵营交一个投名状,道理都是一样的。

所以在北京的恭亲王,找到了俄国驻华公使,希望俄国人能帮助在新疆的清军,他也非常的理直气壮,理由也很简单,你这协议是和大清政府签的,如果大清丢了新疆,你那就是一张废纸,所以帮不帮忙,你自己看着办!

但是这招对俄国人有用吗?

当俄国人听到了清政府的请求以后,他们也很犹豫,万一新疆沦陷到穆斯林手里,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找谁去落实这份协议!

虽然他们之前极力的扶持穆斯林叛军,可是目的是为了侵占中国的领土,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这帮人自然也就没有用了。

但是问题是,俄国人衡量再三以后,发现自己真不能帮这个忙。

首先是有心无力,因为他们的军队主力,这时候已经全部调往了浩罕前线,开始了南征中亚三国的战争,所以他们无力来搅这趟浑水。

其次,俄国人和英法不同,俄国人侵占大清土地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进攻中亚三国,现在这块土地已经拿到了,至少短时间内,穆斯林叛军还构不成威胁,所以对他们来说,帮助大清政府,能为他们带来的利益有限。

因为英法要的是和大清政府进行通商,所以中国越早恢复和平,越符合他们的商业利益,而俄国人要的是中国的土地,方便南侵,乱点说不定是个机会。

所以思量再三以后,他们婉拒了大清政府的请求。

不过清朝政府并没有死心,恭亲王在北京多次向俄罗斯驻华大使施压,指出俄国若不出兵相助的话,这个条约将来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废纸。

同时他还以利相诱,表示如果俄军愿意出兵的话,将来必有酬谢,酬谢多少,大家可以谈。

这个消息被传回俄罗斯以后,有些俄国人动了心思,主张可以给清政府适当的援助,借机向清政府讹一笔大钱。

不过最先有这个想法的,似乎并不是俄罗斯的高层,而是俄罗斯的前线驻军。

所以他们派出了官员,于1865年2月18日,前往伊犁进行考察,和清朝政府的官员,探讨出兵的可能性。


新任伊犁将军明绪,在惠远城外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他在随后的谈判中,提出了三个要求:

第一,请俄国政府派数千俄军前来助战,价格好商量。

第二,请俄国人向伊犁提供粮食和白银,同时从俄国大量购入武器装备,一切费用,都由北京加倍偿还。

第三,请俄国人帮助伊犁和北京之间,进行文书的传递,大清政府照价付费。

因为到了这个时候,伊犁一带的穆斯林,已经全面叛乱,伊犁的粮饷也完全断绝,和北京之间的文书联系,也是时断时通,情况已是万分危急,那么俄国人愿意看在金钱的份上,拉清政府一把吗?

……

自从1864年10月13日,宁远城的阿齐木伯克阿卜杜勒和掌教阿訇赛尔丁,伙同新教阿訇马万信,双方联合发动叛乱以后,很快就攻下了宁远城。

明绪派领队大臣托克托纳,率领二千多绿营军队,携带30门大炮,前去救援宁远城。

本来这次行动,清军是很有希望的,虽然看起来,清军的兵力不多,但是火力却非常的强大,占有绝对优势,正常情况下,穆斯林叛军绝不是对手。

可是双方一接战,大家熟悉的一幕又上演了,绿营中的穆斯林士兵再次临阵叛变,清军又被背后捅了刀子,几乎全军覆没,而且更重要的是,火炮也全部丢失。

到了这个时候,明绪终于明白了,再也不能搞什么政治正确了,穆斯林士兵是坚决不能用了,于是他把各城的官兵,全部换成了满人、汉人和蒙古人,这才算勉强稳住了阵脚。

与此同时,他派人迅速的去招回了,前段时间因为饥荒,已经回家种地的锡伯营和索伦营骑兵,由领队大臣荣全代领,在1864年10月20日,和正在赶往惠远城的叛军,发生了一场遭遇战。

清军依靠锡伯营和索伦营的重甲弓骑兵,用传统的战术,两翼包抄,终于打败了穆斯林叛军,夺回了数门大炮,暂时止住了敌军的嚣张势头。

而且在随后的战斗中,清军还从穆斯林那里,缴获了不少粮食,饥荒也得到了暂时的缓解。

但是胜利只是昙花一现,由于叛军中,有大量的原清军中的穆斯林士兵和军官参加,这些人同样战斗经验丰富。

所以虽然这次失利了,但是很快,叛乱穆斯林就在这些人的帮助下,重整了部队,又恢复了战斗力,部队的作战指挥,也逐步由这些人掌握。

再加上,他们有俄国人之前提供的武器,以及上次战役中缴获的大炮,武器装备已经和清军半斤八两,战场组织也相差不多。

于是战场上,迅速就出现了一场,清军打“清军”的奇观,穆斯林的阵营中,有大量穿着清军号服的前穆斯林士兵助战,双方知根知底,不分高下,很快就变成旗鼓相当,互有胜负了。

而与此同时,由于这帮人对清军的软肋一清二楚,他们干出了更狠的一招,来了一个釜底抽薪。

穆斯林叛军在伊犁一带进行了大屠杀,把伊犁百里之内,除了穆斯林以外,杀的空无一人,汉满蒙的普通百姓,纷纷向更北的外蒙方向逃跑。

这一结果,直接导致驻守伊犁的清军,彻底断绝了后备兵力来源,也失去了最后的粮食支撑。

同时穆斯林叛军也知道,清军中最能打的是锡伯营和索伦营,在战场上,他们总是被这两支部队压制住,不过,打不过不要紧,他们可以玩阴的,这些昔日的战友,他们知道怎么来对付他们。

他们派人袭扰锡伯营和索伦营的驻地,去找他们老婆孩子的麻烦,导致这些部队必须分兵回去防守家园,保护妻儿老小,这一招正中要害,使清军再也无法集中起像样的兵力。

到了1865年1月初,清军已经无力出击,被迫困守孤城,到了1865年1月12日,在惠远城和惠宁城之间的巴彦岱城,被穆斯林叛军数万围攻。

很快南门被敌军炮火轰开,领队大臣穆克登额率领全城百姓,和攻入城内的穆斯林叛军,巷战了三天三夜,最后不敌,自杀殉国,全城百姓,尽遭荼毒。

穆斯林叛军在攻城之前,宣传说只杀清军,不杀百姓,可是进了城以后,不分男女,不分老幼,见人就杀,全城最终无人幸免。

接着情况变得更加危急,原来在中国境内游牧的,信奉伊斯兰教的哈萨克人,这时也加入了叛乱。

这些人本来是受到俄国人的压迫,被迫逃到清朝境内,受到清朝政府的庇护,可是现在却忘恩负义,反戈一击,开始进攻清军。

于是数万穆斯林叛军合兵一处,开始围攻伊犁将军明绪所在地的惠远城,这时城内只剩下不足3000守军,能战之人不足一半。

可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如果城破以后,没人能够侥幸逃脱一死,所以大家全都拼死奋战,凭借着城高墙厚,最后挫败了穆斯林叛军的进攻,于是穆斯林叛军主力,暂时转往攻击其他地方。

就在这个间隙,俄国官员索特纳克,穿过穆斯林叛军的防线,来到了伊犁城。

由于俄国人和穆斯林叛军之间,都是老熟人了,又是昔日的战斗伙伴,所以,虽然惠远城周围战火纷飞,但是他们却来去自由。

俄国官员带来的信件,其实是俄国的驻防军长官,亚纳拉尔私下所写,表示愿意出兵相助,但是要等双方政府批准。

而且这个特使,虽然名义上是俄罗斯的官方代表,但实际上,很可能只是代表着,留守前线的俄军将领。

从一些资料来看,当时在伊犁前线的俄罗斯驻防军,他们很想成为清朝的雇佣军,借机发一笔大财。

但是明绪并不了解对方的底细,以为是在和俄国政府谈判,双方刚开始谈的不错,俄国特使甚至同意,在获得莫斯科批准之前,就提前借兵,不过当他听说,钱要从北京拿以后,立刻就失去了兴趣。

很显然,这帮人是想干私活,但是如果通过北京拿钱,那都会落到沙皇的腰包里头,他们可是一个子都分不到,没人会干赔本买卖。

我们现在已经无法知道,明绪给对方许了多大的数字,但是无论这个数字有多大,对于前线的俄军士兵来说,都等于零。

至于向俄国政府借钱,让俄国人帮着送信之类的事情,更不是前线的俄军将领,愿意关心的事情了。

所以虽然明绪费尽了口舌,好酒好饭的款待对方,但是对方酒饱饭足之后,抹抹嘴巴,提着礼物,随便应付了几句,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从此再无下文。

再后来,伊犁将军明绪,越来越撑不下去了,还曾经派领队大臣荣全到俄国去,再次和俄国人商谈借兵之事。

不过后来的商谈,都已经变成政府更高层面的事情了,而俄国政府经过反复考虑之后,觉得虽然借兵给清朝政府,可能能从清朝政府那里捞个几百万两白银,但是远远不如,向南攻下中亚三国的利益更大,从此就开始推脱清朝政府的请求。

向俄国借兵之事,就此成了泡影,而且就在这段时间里,其实在清朝政府内部,有很多人,也是不赞成这么做的。

甚至就连慈禧太后,也对这个想法,持保留态度,她和很多大臣都担心,俄国人可不是好缠的鬼,它要真来,也未必是件好事,将来很可能会请神容易送神难。

他们认为俄国人和英国人法国人不同,英法只是想挣钱,要和我们做生意,并没有领土野心,所以向他们借兵,无非就是花些银子。

可是俄国人和我们打仗,就是要的土地,你让他们进入新疆帮我们打仗,这就好像是把羊送给了老虎的嘴边,你还想把它拿得回来吗?

从后来的事实来看,这些人还是更有远见一些,不过在当时,主政的恭亲王实在也是无计可施,不得不出此下策。

因为除了向俄国人借兵,他还做了很多其他的努力,但都无疾而终。

首先,他命令当时的代理陕甘总督都兴阿,尽快的攻下宁夏,平定西北穆斯林叛乱,然后带兵进入新疆。

但是读过我们前面故事的读者都知道,都兴阿是一个无能之辈,把多隆阿开创的大好局面给葬送了,在宁夏被马化龙给挡住了。

随后恭亲王又寄希望于杨岳斌和穆图善,可是这两个人连自保都成问题,哪里有能力分兵到新疆。

唯一恭亲王真正调动了的,只有今天外蒙古的愘尔愘部落,他们出动了两万人,前去乌鲁木齐解围。

不过外蒙古人到了这个时候,早已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天生的战士了,已经退化成虚弱不堪的小绵羊。

而让他们退去野性的,恰好是清政府自己。自从乾隆朝开始,清朝政府花了上百年的时间,努力的让勇猛好战的外蒙古人,变成性格柔弱的守法良民。

他们花了大量的金钱,在外蒙古一带,修建了数量众多的喇嘛庙,首先在思想上,把外蒙古人都搞成那种,心地善良,走路恐伤蝼蚁命的唐僧。

其次,除了和清政府有血亲关系的内蒙古人以外,清朝政府对外蒙古的部落,在军事上也大力限制,平时没事的时候,基本上不让他们舞刀弄剑,更不准搞什么军事演习。

所以上百年来,他们已经远离了战争,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早已和他们嗜血的祖宗们,完全不是同一类人了,他们已经从草原上最凶猛的狼,变成了现在最温顺的羊。

即便是后来,为了阻止太平军北伐的时候,清政府哪怕是看起来,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也只从绝对可靠的内蒙古征召军队,轻易不动外蒙古人,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害怕他们恢复了血性,将来不好驾驭。

好了,现在从内地,根本就不可能调动军队前往新疆,而内蒙古的军队,正在僧格林沁的率领下,和捻军作战,唯一能调动的部队,就只有外蒙古人了,那么他们能行吗?

当然不行,他们和在新疆经常参加征战的土尔扈特蒙古人,准噶尔蒙古人,和硕特蒙古人,甚至和僧格林沁麾下的内蒙古人,完全都不是同一个概念。

虽然他们的马依然骑得很好,箭依然射的不错,但是内心,早已脆弱的如玻璃一般,已经经受不起,战场上腥风血雨的洗礼。

当2万多名,没有任何战争经验的外蒙古人,浩浩荡荡的从外蒙古赶往乌鲁木齐的时候,在古城附近,他们与妥得璘的军队相遇了。

妥得璘的军队,一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又由从前清军中,战斗经验最丰富的穆斯林将领率领,武器也是以火器为主,方方面面都远远优于这些,早已变成了顺民的蒙古牧人。

所以战斗毫无悬念,双方甚至还没有面对面的交手,穆斯林叛军只是进行了几轮凶猛的炮击和密集的火枪射击以后,这些已经变成了绵羊的愘尔愘部落的牧民,立刻吓得魂飞魄散,全线崩溃,跑了个精光。

看着这帮成吉思汗的嫡系子孙,如此让人大跌眼镜的表现,清朝政府除了一声叹息,也无计可施。

就在这个时候,清朝政府最后的希望,从塔尔巴哈台派兵援救伊犁和乌鲁木齐的想法,也彻底破灭了,因为塔尔巴哈台也出事了。

伊犁告急,乌鲁木齐沦陷以后,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锡霖,奉当时的伊犁将军常清之令,准备调集2000名土尔扈特蒙古兵,厄鲁特和察哈尔人,南下支援伊犁。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妥得璘属下的乌鲁木齐叛军,有一股军队,袭扰了塔尔巴哈台和乌鲁木齐之间的兵站,导致锡霖被迫派他们去防守,手中再也没有多余的部队。

紧接着,塔尔巴哈台附近的穆斯林开始骚动,锡霖请绿营中的穆斯林将领米庆,掌教阿訇石金斗,前去说服,暂时算稳住了局面。

当然,作为回报,这两个人再次得到了升官嘉奖,就连掌教阿訇石金斗,现在都混到了5品顶戴。

由于之前穆斯林将领米庆和掌教阿訇石金斗,曾经揭发了穆斯林叛军和俄罗斯人之间的勾结,这次又稳住了穆斯林闹事,所以锡霖对他们两个人,非常的信任。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人其实是墙头草,特别是伊犁告急,乌鲁木齐陷落以后,这两个人的立场,实际上已经悄悄发生了变化。

当他们发现内地的援军无望,向俄罗斯借兵无果,外蒙古的军队又不堪一击以后,他们觉得大清政府这条船,很可能会沉。

因此,虽然塔尔巴哈台大臣锡霖,对他们依然无比信任,但是他们自己,已经决定换种活法,另外上一条船。

他们开始暗中和穆斯林极端分子秘密联络,准备在塔尔巴哈台发动叛乱。

1865年的春节,当塔尔巴哈台的满汉人等,都在高高兴兴的过春节之时,一个叫苏玉德的极端穆斯林分子,纠集了200多人,悄悄地潜入了清军的军火库。

由于这天正好是初一,大部分的清军将领和士兵,都不在军营内,留下的人,也喝得酩酊大醉。

于是这200人突然一涌而入,杀死了守卫军械库的士兵,抢走了大量的军械。

当锡霖得知了消息,慌忙带人来追的时候,已经有一半的军火,被穆斯林极端分子运走,人也逃得无影无踪了。

这件事可能的后果,实在是太严重了。事情发生了以后,锡霖赶紧找来了米庆和石金斗,让他们先别忙着过年,立刻去追查,到底是那群穆斯林干的这件事。

于此同时,他也命令其他士兵,停止休假,立刻回营,赶紧做好准备,防范穆斯林再次偷袭。

很快,米庆和石金斗就带回了消息,初三这天,他们告诉锡霖说,他们已经找到了,是哪些人干的,而且这些人,现在已经在他们的说服教育下,全都悔过了,愿意把武器交出。

但是他们害怕被追究责任,所以想听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锡霖的一个亲口保证,绝不秋后算账,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会立刻把武器全部交出,而且保证不会作出,任何再次叛逆的行为。

锡霖听到了这个说法以后,有点犹豫,因为双方约定会面的地方,是一个城外的清真寺里。

虽然按照米庆和石金斗的说法,之所以约在清真寺里,是为了双方的安全,因为穆斯林绝不会在清真寺里杀人,因为那相当于亵渎先知,是伊斯兰教义绝对禁止的,所以锡霖不必担心。

同时这两个人还强调,穆斯林只相信,锡霖在他们神庙里的发誓赌咒,这样他们才觉得,保证是可靠的。

锡霖犹豫了半天,但是考虑到,现在塔尔巴哈台城内,只剩下了一千多名守军,绝对经受不起一场叛乱的折腾,所以最终他决定,为了平息一场可能发生的穆斯林叛乱,这个险值得冒。

于是他就留下了领队大臣武隆额留守城内,自己带着博勒果素等几个官员,还有几十名士兵前往。

可是他忘了一句话,叫做“穆斯林的饭吃得,话听不得!”不仅仅是他,很多人都在这句话上栽了跟头。

当他们赶到清真寺以后,一群穆斯林跪在寺内,装作痛哭流涕的样子,表示愿意悔改,锡霖看到了这个场景,不由得有点放松了警惕,就和他们一起进入了寺内。

当然,这也怪不了他,在整个新疆的穆斯林叛乱中,穆斯林绝对可以算得上,世界上最好的演员,金鸡奖,金马奖,甚至奥斯卡金像奖,对他们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即使今天最好的演员,演技和他们也不在一个境界上,前一分钟还能对你笑,后一分钟就能背后对你捅刀子,这对他们来说,简直不算什么难事。

所以当锡霖他们,走进寺内以后,一支长矛突然从窗户外,捅向了锡霖,博勒果素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长矛,折成了两段。

然后他恰好回头看见了米庆,只见对方正在掏枪,然后他全都明白了,立刻扑了过去,用半截长矛连刺米庆数下,口中大骂他忘恩负义。

虽然米庆被当场刺到,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几十只枪管也伸进了窗户,更多的长矛也在往里面捅,包括锡霖在内的所有清朝官员,全部被当场杀害。


鲜血染红了清真寺内的礼拜堂,没有什么地方,是穆斯林不能杀人的!

与此同时,上万早已埋伏好的穆斯林,已经开始围攻塔尔巴哈台城,武隆额和他手下的一千余名士兵,能守得住塔尔巴哈台吗?

就在整个新疆北部,全部陷入动乱的同时,新疆的中部和南部,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最后于 5月前 被WadeZhao编辑 ,原因: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