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87)下卷(四十四)群魔乱舞(二)根嘎扎勒参喇嘛,到底会不会小无相功?

WadeZhao 5月前 686

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4

第十四章
群魔乱舞(二)
作者:罗马主义
    
    
    看过电影《少林寺》的人,一定都知道,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这件事从此奠定了,少林寺在武侠小说中,武林泰斗的地位。

  
    不过,虽然这件事有那么一点点历史依据,但是更多的,依然只是小说家的想象而已。
    
    那么在现实的世界里,是否真有这样武艺高强的僧人?他们又是否曾经真拿起过武器,去匡扶正义呢?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有!而且就发生在,我们所讲的,新疆穆斯林大叛乱的过程中。
    
    他们的所作所为,和少林寺的棍僧们,如出一辙,只不过主角们,却是一群信奉黄教的喇嘛。
    
    至于他们是不是像金庸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里,著名的鸠摩智一样,即会小无相功,又会火焰刀,武功高强,盖世无双,历史书里没有记载。
    
    但是当你读完这些历史文献,你忍不住会想,这些传说中的武功,或者说这些武功所表现出来的能力,这群黄教的喇嘛,也许真的拥有。
    
    而这个传奇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叫做根嘎扎勒参的喇嘛,这个名字太长,念起来也太困难了,我们就用他的另外一个名字,白活佛来称呼他吧,顺便也表示一下我对他的敬意。


    白活佛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僧人,在距离塔尔巴哈台不远的地方,打理着一个黄教的喇嘛庙,过着吃斋念佛,磕木撞钟的生活。
    
    但是当塔尔巴哈台的穆斯林发动叛乱的时候,这个与世无争的僧人,也被迫卷入了其中。
    
    现在,在他的案头上,昏暗的油灯下,放着一封信,那是塔尔巴哈台领队大臣武隆额派人送来的,这是一封求救信,是一封关系着上万人生命的告急文书。
    
    武隆额为什么想起了他,要给他写信求救?今天我们已经搞不清楚,他最初的想法,但是从事后的结果来看,他找对了人。
    
    白活佛看着这封信,内心充满了矛盾,作为一个佛门弟子,他是不能舞刀弄枪的,更不能介入尘世的纷争。
    
    可是基于同样的原因,因为自己是一个佛门子弟,也就有普度众生的义务,因为这也是佛家的正道。
    
    在经过一番内心痛苦的纠结,对佛理的深刻思考以后,白活佛终于决定,要拿起武器,帮助受苦受难的人们。
    
    他对寺内的其他喇嘛,宣布了他的这个决定,决心要帮助塔尔巴哈台的驻军,替他们筹集援兵,去解救已经被围困了三个多月,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众多百姓。
    
    当然,这是有风险的,毕竟他也没有打过仗,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帮得上忙,但是作为一个佛家弟子,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的这个想法,得到了其他喇嘛们的一致赞同,于是他命令寺内的喇嘛,去动员周围的蒙古人,那些忠实的佛教信徒们,在他们中间,寻求志愿者,组成军队。
    
    与此同时,他决定先带30名喇嘛,去查看一下具体的情况。
    
    下面的这段描写,听起来太过神奇,但绝不是武侠小说中的桥段,他是被记入正史的历史事实。
    
    白活佛带着30名喇嘛,先去塔尔巴哈台附近侦察情况,在路上,他们遇到了2000名叛乱的哈萨克骑兵,正在烧杀抢掠。
    
    看见众多无辜的百姓,惨死在极端穆斯林份子的刀下,他们再也忍无可忍,赤手空拳的冲向了穆斯林叛军。
    
    在说结果之前,我必须提醒大家,哈萨克叛军,那可不是普通人,他们曾经和俄国人打过仗,而且还多次打胜过,现在又和清军打,把清军全都围在了城内,所以说起来,战斗能力是无可质疑的。
    
    这些人不仅战斗经验丰富,而且装备精良,他门头带有沿铁盔,身披锁子甲,背着一支火绳或者燧发滑膛枪,手持长矛,腰间挎有马刀,马背上还有一个圆盾,完全就是职业军人。
    
    这些人不仅仅装备精良,而且他们的人数众多,2000多人对30人,别说是用火枪轰击了,就是纵马一踩,也能把这帮赤手空拳的喇嘛,踏成肉泥了。
    
    当然,他们当时正在四处追杀无辜的百姓,并没有聚集在一起,但是即使这样,我们也很难想象,赤手空拳的喇嘛们,怎么能对付的了,这些武装到了牙齿的恶魔!
    
    如果不是因为记载在《钦定平定陕甘新疆回匪方略》卷110,以及噶桑勒协著,吴均翻译的《察罕呼图克图衮噶嘉勒赞传》里,我真的不敢相信,最终的结果,是他们居然打赢了这帮穆斯林叛军,逼得对方逃跑。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也许白活佛和这30名喇嘛,真的就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会鸠摩智的小无相功,火焰刀之类的绝技。
    
    所以他们可以手撕活人,就像抗战神剧里演的一样,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把对方吓跑了。
    
    当然,也不排除这些记载有夸大的可能,或者遇到的敌人并没有这么多,但是他们的勇气,绝对是无懈可击的!
    
    当白活佛他们侦查了一圈,发现塔尔巴哈台城,确实已经岌岌可危了以后,他迅速回到寺内,带着其他僧人,还有从草原上临时招募来的,2000多蒙古牧民,立刻出发,前去救援塔尔巴哈台城。


白活佛的承化寺遗址


    
    可是塔尔巴哈台城外,这时有上万的穆斯林叛军,在他们这些人里,大部分都是职业军人,而且拥有大量的火炮和火枪,白活佛可从来没有打过仗,也没有指挥千军万马的战斗经验,就凭着这样一群,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临时凑在一起的牧民,他能够成功吗?
    ……
    
    就在热西丁和卓派去的包尔汉他们,面对防守坚固的乌什城,无计可施,正垂头丧气的准备撤退之际,一个意外发生了。
    
    根据《伊米德史》的记载,就在穆斯林叛军已经收拾好行囊,开始离开的时候,清军的军火库突然发生了大爆炸。
    
    据 说,当时亲眼目睹的人是这么形容的:“爆炸声震天动地,不论是清军士兵、城墙、还是庙宇,大炮,甚至是燕子山,霎那间都变成了尘埃,飞向四处,人们甚至看 不清楚,对面的一切,本来晴朗的天空,现在迅速变成了黑夜,清军的尸体,最远被抛出了两里地之外,树干上到处都挂着人类的残肢……”
    
    早不炸晚不炸,偏偏这个时候发生了大爆炸,这……,哎!命数,一切都是命数,就这样,新疆中部的大部分城市都沦陷了,只剩下了巴尔楚克,还在清军手里。
    
    乌什战役结束以后,热西丁和卓听说吉尔吉斯族的司迪克占领了喀什噶尔,并没有前来向自己臣服,顿时感到很生气。
    
    他发现对方竟然不看他的檄文,又不在朋友圈里为他点赞,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于是立刻就命令,包尔汗离开乌什,继续南征。
    
    在南征的路上,发生了一个插曲,叛军抓住了两个商人,然后其中有一个人,被叛军迅速的认了出来,他就是阿克苏的前阿奇木伯克赛义德,就是之前打败过包尔汉的那个人。
    
    他算是维吾尔人中,比较少见的一个,到了这个时候,他依然忠于清政府。
    
    之前在加马力丁进攻阿克苏的时候,他在发现阿克苏城内的穆斯林,都已经准备叛变,自己肯定无力回天的情况下,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于是就提前逃跑了。

   
    现在,他正准备投奔伊犁,向伊犁将军明绪报告南疆的情况,寻求救兵,结果不幸在半路上被包尔汉的叛军抓住。
    
    包尔汉之前被他偷袭,差点全军覆没,自然恨他入骨,立刻就判处了他的死刑,正在准备执行的时候,有人提醒包尔汉说,他的哥哥是喀什噶尔的伯克,留着他说不定有用。
    
    再加上当时新疆中部的维吾尔上层贵族们,大多都有沾亲带故的关系,所以自然而然,也有很多人为他求情。
    
    而且赛义德在被逼无奈之下,也愿意投降,所以包尔汉碍不过这么多人的面子,虽然心里恨得要死,但是也只有赦免了他,还让他在叛军中,担任了一个军官。
    
    在这场穆斯林大叛乱中,维吾尔上层贵族里,最忠贞的爱国者,当属库车郡王爱玛特,他绝对排名第一。
    
    赛义德也算表现不错的,大概也能排在前几位,虽然他后来投降了叛军,但毕竟实属无奈,能坚持到这个地步,在当时的维吾尔上层贵族中,已经算是非常难得地。
    
    至于这场南征的结果,看看包尔汉前面的表现,你就知道,以他的这个智商,在这群奸诈的穆斯林极端分子中间,他只能被别人耍的团团转。
    
    这个时候是1864年的10月,金相印和司迪克正在围攻何步云把守的喀什噶尔汉城,自然无力应付包尔汗的进攻。
    
    于是他们就耍了一个花招,说是欢迎包尔汉的到来,愿意臣服在热西丁和卓的脚下,包尔汉信以为真,跟着他们高高兴兴的进了城,参加酒宴。
    
    然后他又被安排在一个华丽的宅邸里,有美女相伴,手下的士兵也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每天都被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但是几天以后,他突然发现,他和他手下的人,就在每天沉迷于盛大的宴会,吃的肠肥脑圆的时候,不知不觉之中,他们的武器和马匹,都悄悄地被当地人收走,他们已经被解除了武装。
    
    手里没有了刀,对方对待他们的态度,自然就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很快他们就全体被软禁了起来,好酒好肉就不要想了,就连有没有口水喝,那也得看对方的心情,现在好不好。
    
    包尔汉他们的待遇,自然从座上宾,变成了阶下囚,还没有等他们适应过来这个转变,金相印和司迪克,又开始给他们增加心理负担,没事就派人来他们门口磨刀,吱吱喳喳的声音,听着渗人。
    
    就在他们被吓得屁滚尿流,以为接下来,大家就要被绑到巴扎(市场)里,身首异处的时候,金相印和司迪克忽然派人来,看望他们。
    
    不过不是要砍他们的头,而是说要和他们缔结友好条约,划定边界,从此互不侵犯。
    
    到了这个时候,包尔汗七魂中已经吓掉了六魂,哪里还敢说一个不字,于是也不管别人写了些什么,自己只管签字画押,只要能把小命保住就行。
    
    这纸协议,让金相印和司迪克达到了目的,于是立刻大家又称兄道弟,大吃大喝一顿以后,就把他们扫地出门,礼送出境。
    
    不过这件事,虽然让金相印和司迪克,暂时化解了危机,但也加深了他们的危机意识,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实际上,处在一个孤立无援的位置上。
    
    所以他们很快就派人去浩罕,邀请和卓的后裔素布鲁克,来加入他们的团队,这也是一个重要的诱因。
    
    至于库车方面,热西丁和卓听说了这个条约以后,气的大发雷霆,可是由于条约是在众多宗教人士的见证下签订的,虽然热西丁和卓,内心很想当个婊子,可是外表又要立牌坊,因此也不好发作,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看完了这个故事,大家可能会觉得,金相印和司迪克这两个人,老奸巨猾,简直难以对付。
    
    不过,这你可得看对什么人,他们和随后到达的阿古柏相比,那简直幼稚得就像一个小屁孩。
    
    而阿古柏这个坏蜀黍,一会给他们一个棒棒糖,一会儿给他们一个大巴掌,几下就收拾得服服帖帖。
    
    那阿古柏具体是怎么做的呢?
    ……
    
    当时间到了1865年,妥得璘在乌鲁木齐一带,基本站稳了脚跟以后,决定要发动,打通新疆和甘肃的战役,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实现和金积堡之间的联系。
    
    不过要实现这个目的,有一个让他头痛的人,那就是在他背后,无时无刻不在骚扰他的徐学功。
    
    徐学功现在,已经收容了几千名难民,他把他们中间能战斗的数百人组织起来,让剩下的人负责生产,他们这里,现在已经真正变成了,像电影《生化危机》里所描述的那种,幸存者之城了。
    
    一旦离开了他们的地盘,到处都是食人僵尸,而这些食人僵尸,就是妥得璘和他手下的那些极端穆斯林份子。
    
    人和僵尸之间,自然是无法共存的,于是妥得璘组织军队,不断的进攻徐学功和他手下的幸存者,据史书记载,双方几乎是无月不战,最严酷的时候,甚至是无日不战!
    
    虽然这些战斗,大部分都以穆斯林的失败而告终,但是这座小小的幸存者之城,毕竟人丁稀少,渐渐的有点扛不住了。
    
    徐学功一度非常绝望,他和他手下在乌鲁木齐的大屠杀中,被隔在了乌鲁木齐以西的幸存者,甚至都做好了全体赴死的准备。
    
    但是徐学功是幸运的,老天开了眼,大概是为了留下他,让他在日后收复新疆的战役里,建立功勋。
    
    就在这个最危险的时候,妥得璘的军队,忽然全都撤退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前任奇台县令恒颐,在之前的穆斯林大叛乱中,被迫弃城而逃以后,并没有放弃抵抗。
    
    他向东跑到了汉民聚集的乡下,和当地的一个叫张和的乡绅,把幸存的父老乡亲们,全都组织了起来,编成了民团。
    
    然后他又联合济木萨的汉民,孔才组织的民团,向妥得璘手下的穆斯林叛军,发动了反攻。
    
    由于这个时候,妥得璘正组织主力,在进攻徐学功的幸存者之城,所以后防空虚。恒颐他们的反攻,自然一击得手,居然接连攻下了奇台,古城,还有济木萨,形势一度发生了逆转。
    
    妥得璘无奈,只有放弃了进攻徐学功,转而向东,来攻打恒颐和他手下的民团,他派出之前乌鲁木齐的绿营穆斯林将领马升,带领七八千人前来进攻。
    
    双方在今天新疆的阜康附近,发生了大战,但由于穆斯林叛军装备着大炮和火枪,中间又有很多专业军人,自然不是恒颐张和手下,拿着锄头钉耙的老百姓,能抵挡得住的。
    
    于是刚刚收复的几座城市,再次沦陷,而且穆斯林叛军,这次下手更狠,把这一带,又杀了一个鸡犬不留。
    
    残存的民团和还活着的老百姓,被迫离开了家园,逃向了巴里坤,投靠清军,寻求保护。
    
    而妥得璘这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决定先把乌鲁木齐西边的徐学功放一放,把乌鲁木齐东边的汉人,彻底杀个精光再说。
    
    于是他命令马升率领大军,尾随民团和逃难的百姓而来,顺便进攻哈密和巴里坤,打通通往甘肃的道路,和马化龙连成一片。
    
    而我们前面介绍过的,之前指挥南线抗俄战争,负责保卫边境的巴里坤领队大臣讷尔济,现在已经回到了这里。
    
    他必须守住这个地方,因为一旦巴里坤失手,新疆和甘肃就会连成一片,穆斯林叛军就可以互相支援,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是之前巴里坤的军队,大部分都被调往了伊犁,参加对俄边境保卫战,后来由于伊犁发生了叛乱,全部都被困在了那里。
    
    虽然讷尔济奉命回到了巴里坤,负责防守这里,但是他的手下,现在只有几百人的军队,而且全是上次调兵,剩了下来的老弱残兵,他基本上,就是一个光杆司令。
    
    就在这个时候,一件让他更加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哈密的穆斯林,为了配合妥得璘的东征,也发动了叛乱,驻守哈密的办事大臣扎克当阿战死,巴里坤通往内外蒙古的粮道被断,现在变成了一个孤城。
    
    同时源源不断东逃的难民,正在涌入巴里坤,现在他们既没法进入甘肃,因为那里已经是穆斯林的天下,也是一个恶魔遍布的世界,同时也没有办法避入蒙古,因为哈密也已经失守,道路已被切断。
    
    新疆东部还活着的人,现在已经四面楚歌,极端穆斯林分子马升,带领着他的僵尸兵团,正在向他们节节逼近,死亡的号角,也已经吹响。
    
    既然已经无路可逃,面对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那么唯一的生路,就是发动绝地反击,打败他们!
    
    可是没粮没钱没兵的讷尔济,能担得起这个重任吗?
    ……
    
    打仗这种事,是需要天赋的,根嘎扎勒参喇嘛,也就是白活佛,虽然前半生一直在念经行善,但是当他一跨上战马的时候,居然表现的,就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将。
    
    根据史书记载,他首先宣布了纪律,要求所有的人都统一行动,在战场上不听号令的人,将被立即处死,这话从一个喇嘛的口中说出,多少让人有点诧异。

   
    然后他又根据这些人所属的部落,选出了临时指挥官,对他们面授机宜,安排了作战计划,接着又挑了50名最勇敢的蒙古人,担任全军先锋。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做好思想工作,在我们今天看来,这大概算是封建迷信,不过在当时,还是非常有效的。
    
    白活佛告诉大家,这次行动,可以修十辈子的福,而且有佛祖的保佑,勇敢的人,都有佛光笼罩,绝对会刀枪不入的!
    
    只有那些贪生怕死的人,才会被刀枪所伤,受到报应。
    
    听完了他这番话,所有的人立刻信心百倍,个个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就投入战斗。
    
    白活佛看到大家士气高昂,于是立刻整队出发。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塔尔巴哈台城下,和穆斯林叛军相遇了。
    
    这是一场神奇的战斗!
    
    双方排好阵势以后,一边是头戴白帽,身披白袍的穆斯林阿訇,出队向他们的神祈祷,鼓舞穆斯林叛军的士气。
    
    一边是喇嘛们高声念经,挥舞法器,逐个替蒙古兵祈福保佑,为他们的武器开光,加持神力。
    
    这场战斗,双方比的不是军事技巧,更不是战术高低,而是比的谁的神,更牛一些。
    
    当双方都做完法事以后,根嘎扎勒参喇嘛,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白活佛,身披黄红色的袈裟,手持一根镀金禅杖,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
    
    紧随他身后的,是几十名武功高强的红衣喇嘛,剩下的二千多蒙古人,生怕自己不够勇敢,得不到佛祖的保佑,于是也一拥而上,和穆斯林叛军的骑兵,开始了最猛烈的对冲。
    
    据说这一天,我佛大慈大悲,站在了塔尔巴哈台的云端,用佛力罩住了勇敢的蒙古人,让他们免受枪弹之伤,迅速的就杀入了敌阵。
    
    当然,这只是一种说法。
    
    在另外的一些记载中,说的是蒙古人骑术高明,他们在冲锋的时候,能在飞驰的战马上,把自己藏在了马肚子底下,当冲到了敌人跟前的时候,才翻出马背,所以让敌人的射击,全都落了空。
    
    客观的说,要论骑术的高明,没有人可以和蒙古人比肩,在马上舞刀弄剑,更没有人是蒙古人的对手。

  


   
    但是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些蒙古牧人,必须要有足够的胆量,而白活佛恰恰给了他们这个勇气。
    
    这一天,就像荷马史诗中,描绘的特洛伊战场中的场景,天上的神在比拼法力,地下的人,在比拼勇猛。
    
    也许是因为,安拉只有一个,而佛有很多尊,所以在这一天,光明驱散了黑暗,二千多蒙古人,大破上万穆斯林叛军。
    
    而与此同时,城里被围困日久的清军和平民,看见蒙古人所到之处,敌人望风披靡,顿时也士气大振。
    
    他们在平民李殿荣,商人苗时润的带领下,和武隆额率领的清军,一起冲出了城来,内外夹击穆斯林叛军。
    
    在蒙古人的鼓舞下,他们现在也变得勇气十足,不惧密集的弹雨,迅速的冲过了穆斯林挖掘的围城壕沟,烧毁了穆斯林叛军的炮台,四处追杀穆斯林叛军。
    
    穆斯林叛军在里外夹击之下,全线崩溃,土崩瓦解,本地的穆斯林残匪 都逃入了一座坚固设防的清真寺,据险死守。
    
    而哈萨克穆斯林叛徒,全部都逃进了山里,塔尔巴哈塔城周围的叛军,暂时被全部打跑。
    
    这一天,是在这个悲惨的岁月里,难得的一个,让人开怀的日子,劫后余生的人们,激动的拥抱着他们的蒙古同胞,拜伏在白活佛的脚下,人人都流出了激动的泪水。
    
    但是在新疆的大地上,乌云还没有散去,阳光只是露出了一丝缝隙,黑暗势力还没有被消灭,不久之后,它们还将卷土重来。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