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88)下卷(四十五)群魔乱舞(三)新疆的咽喉要道,巴里坤到底被穆斯林攻下了没有?

WadeZhao 5月前 684

总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4

第十四章
群魔乱舞(三)
作者:罗马主义


如果要说在新疆穆斯林发动叛乱的初期,最重要的一战的话,那既不是保卫伊犁,也不是救援塔尔巴哈台,更不是发生在南疆和新疆中部的那些战役,而是能不能守住巴里坤。

为什么说这一仗极端重要呢?因为巴里坤一旦失守,新疆的穆斯林叛军,将会沿着河西走廊进入甘肃,和宁夏的马化龙叛军连成一体,顿时就会声势浩大,力量倍增。

相反,只有守住了巴里坤,那么穆斯林新教叛军,才会被互相隔离,每一股的实力相对有限,将来才有机会。

清政府虽然这个时候,在西北已经陷入四面楚歌,但只有守住了巴里坤,将来才有翻本的可能。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即使后来等到左宗棠出马,再想要平定西北,所要付出的努力,恐怕也会是最初的几倍。

看过我们前面故事的读者都知道,就是为了打垮一个马化龙,左宗棠几次都被逼入了绝境,差点功败垂成。

如果再加上新疆的穆斯林叛军,大概率的说,很可能今天的西北数省,早已不属于中国。

这个道理,妥得璘自然也是知道的,因此他拿下了乌鲁木齐,又在古城击溃了两万多名,被临时赶鸭子上轿的蒙古人以后,立刻挥师向东,准备驰马关内。

为了实现这一点,他做了最精心的安排,首先勾结哈密的穆斯林,发动了叛乱,打跑了忠于清朝政府的锡伯尔王,切断了巴里坤和内外蒙古之间的联系。

然后他又派人秘密潜入甘肃,煽动嘉峪关的穆斯林守军,发动了判乱,具体的过程,我们在前一本书中已经介绍过,这里就不再重复了,结果是酒泉一带,也落入了穆斯林叛党之手。

与此同时,他又派索焕章进攻吐鲁番一带,切断了南路土尔扈特蒙古人,以及和硕特蒙古人,可能为巴里坤提供的支援,让巴里坤彻底变成一座孤城。

做完了这一切以后,他决定作出最后一击,派出久经沙场的前绿营穆斯林将领马升,率领着数万名,刚刚打败了二万多蒙古人,又击败了各路民团的穆斯林僵尸大军,一路烧杀劫掠,浩浩荡荡的攻向了巴里坤。

那么巴里坤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呢?简单的说,就是乱成一团。

首先,这里群龙无首,虽然巴里坤领队大臣讷尔济,名义上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可是刚从奇台溃退下来的哈密帮办大臣文麟,手下的兵比讷尔济还多,到底听谁的指挥,还真不好说。

其次,这里的正规军,全是各地溃逃来的残兵败将,士气低落,剩下的都是民团,乌合之众,没有纪律,也缺乏战斗经验。

更重要的是,这帮人全加起来,也不到五千人,人数处于绝对劣势。

更气人的是,这时候巴里坤还没有总兵,清政府到处找人来干,可是被点到名的人,不是突发疾病,就是家里有急事,总之,这个在平时,绝对能让大家挤破头的职位,现在人人却唯恐避之不及。

无奈之下,讷尔济只有临时安排,巴里坤守备何琯,临时代理这个职位。

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总兵官呢?因为根据史料记载,巴里坤有两座城,一座是汉城,一座是满城,从资料上看,好像还不在一起。

讷尔济自然要负责守满城,可是汉城也得有人守吧?那时又没有电话,更没有灼识掌中宝,这个出类拔萃的管理软件,自然也无法遥控指挥。

可是够资格的人,现在全都躲得远远的,不来上任,这也不怪这些人,毕竟谁都知道,你前脚接了官印,后脚就得准备去买棺材,而且前提是,如果还有买棺材的时间的话。

所以讷尔济无奈之下,只有让一个正处级干部的何琯,临时充当地市级领导,这可比火箭提拔还要火箭,但是却没人羡慕,人人都等着看,风口过了,他摔下来的惨样。

就这样一个烂摊子,怎么看都是一个不堪一击的局面,那么他们的失败,真的是无可避免了吗?
……

对于挑起喀什叛乱的吉尔吉斯坦部落首领司迪克来说,阿古柏就是他眼中的灰犀牛,虽然对方体量庞大,又不停的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但他几乎却全然没有注意到他。

因为在他的眼里,阿古柏不过就是一个侍卫长,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保镖头头而已,这样的人,是无法入他的法眼的。

所以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全都集中在了素布鲁克,这个白山派的后裔身上,司迪克一门心思的考虑着,如何来操控他。

结果他发现,素布鲁克真好驾驭,只要给他金钱,女人,美酒,外加虚名,基本上让他干什么,他就做什么,完全就是一个提线木偶。

既然他都这么好操控,那么根据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个说法,他手下的人,那也就不值得多虑了。

所以阿古柏一到了喀什噶尔,就到处去拜访浩罕商人,当地的宗教领袖,部落首领等人,竟然完全没有引起司迪克的注意。

但是一个人的悲剧,往往就发生在,过高的估计了自己,过低的估计了对手。

有两个成语,他显然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装猪吃象,一个叫做媚力超群。

素布鲁克的确能力有限,可是他并不傻,更何况在他的背后,还有阿古柏替他出谋划策,所以看起来他对司迪克言听计从,实际上也在暗中寻找机会。

至于阿古柏,他和司迪克完全就不在一个维度上,前面我们讲过了,阿古柏是“娱乐业”出身,待人接物的水平,那就像卡拉OK里的“妈咪”一样,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八面玲珑,绝对能把你糊弄得心花怒放。

至于阿古柏经历过的那些大风大浪的政治斗争,更不是一直生活在和平环境里,过着太平生活的司迪克所能体会的。

所以和阿古柏这样的对手相处,司迪克自然就是被别人卖了,还要替别人数钱那种角色。

看见素布鲁克非常的好操纵以后,司迪克高高兴兴的宣布,成立哲德沙尔汗国,立素布鲁克为名义上的最高首领,自己总揽所有大权。



当然,这都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虽然阿古柏他们,在1865年元月,才来到了喀什,可是仅仅到了3月,司迪克就忽然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已经变成了阿古柏的囊中之物,自己已经靠边站了,一切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至于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司迪克完全摸不着头脑,就连他的好基友金相印,现在也是唯阿古柏之命是从。

对于这个变故,司迪克感到无比愤怒,他想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可是当他振臂一呼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人,就像看一个疯子一样看着他,完全忽视了他的正当要求。

不仅仅维吾尔人不听他的指挥,就连他手下的人,很多也站到了阿古柏一边,司迪克这才发现,大事不妙!

现在已经不是他能不能夺回权力的问题了,是再留在这里,恐怕连小命都不保了,于是他赶紧带着几个亲信,连夜逃回了老家。

不过这一路上,他越想越气,痛恨自己引狼入室,觉得此仇不报非君子,一定要从家乡带领大军,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他心想,阿古柏,咱们走着瞧,别以为你擅长搞阴谋诡计,就能万事大吉,我可是吉尔吉斯族游牧部落的首领,手下还有几千骑兵,咱们真刀真枪的战场上见,不信我就收拾不了,你这个“卖菊花”的家伙。

客观的说,他这个想法是有一定依据的,因为在南疆,吉尔吉斯骑兵,绝对是各个部落中,最强悍的军队。

而阿古柏现在,手下还真没有几个兵,那么他打得过,即将卷土重来的司迪克吗?
……

面对气势汹汹而来的穆斯林叛军,文麟决定主动出击,至于讷尔济是怎么想的,何琯有没有出谋划策,史书里都没有记载。

总之,文麟率领了2000多清军主力,前去迎战马升率领的数万穆斯林大军,为什么他敢去迎战呢?

因为他们人数虽少,但是毕竟装备精良,巴里坤是清朝在新疆最重要的军事基地,囤积了大量的军事物资。

文麟在这里重整了部队,补充了武器弹药,战斗力得到了极大的恢复。

而且他认为,困守孤城是下之下策,应该抢先占领外围的险要地势,构筑防线,寻机主动击败敌人。

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进退有据,肯定会比一味的死守孤城,更有前途。

而且他还认为,虽然穆斯林叛军人数众多,可是其中能打的人并不多,主要就是从前绿营里,那些职业的穆斯林士兵,其他的都是乌合之众。

只要打败了他们的主力,那些乌合之众,自然也会跟着一哄而散。

那么,他的这个想法对吗?

1865年6月15日,从哈密方向过来的叛军骑兵先锋,和文麟的军队相遇了,双方开始交战。

穆斯林叛军首先派出了马队,冲击文麟的防线,由于文麟已经事先占领了有利地形,在10多门火炮的掩护下,他们用密集的弹雨,击溃了穆斯林叛军的骑兵。

随后穆斯林叛军的步兵也赶到了战场,开始对文麟的阵地发动了攻击,但是全都被疯狂吐着火舌的火枪和大炮所击退。

双方激战了半天以后,穆斯林叛军渐渐不敌,最后开始全线逃跑,文麟一看机会来了,立刻指挥全军出击。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其实是一个陷阱,指挥穆斯林叛军的将领是马升,他也是以前清军中,实战经验非常丰富的一个将领。

他一上来就发现,先到的文麟的部队,占据着有利地形,而且炮火凶猛,硬攻很难拿下,于是他就决定耍一个花招,把他们诱出坚固设防的阵地。

不过为了避免被对方识破,把戏表演得更真一些,他并没有一上来就假装溃退,而是不断的发动凶猛的进攻,看起来就像真的一样。

在丢下了一大堆尸体以后,他觉得戏演的差不多了,于是就命令前面的穆斯林假装撤退。

由于对方演技太高,文麟没有识破对方的阴谋,果然中计,于是命令全军出击。

可是刚刚追出去了没有多远,文麟突然发现,敌人正在向他的两侧迂回,他发现自己中计了,即将被围歼。

于是文麟急忙命令撤退,可是这一下队形大乱,完全乱成了一团。

虽然他竭尽全力,试图把部队收拢在一起,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他只有带着还没有被包围的部队,夺路而逃。

最后只有他和一部分骑兵,侥幸逃脱,他们一直跑进了附近的一个沼泽区里,才算摆脱了追兵,不过他也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这场大败,让巴里坤的清军更加雪上加霜,守卫巴里坤汉城的何琯,很快就看见了,铺天盖地而来的穆斯林叛军。

这些穆斯林叛军,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原野,手里挥舞着刚刚缴获而来的清军大旗,骑兵的长矛上,全都挑着一个人头,数目多得数都数不清。

看到这一番情景,守城的士兵,没人不吓得瑟瑟发抖,挤满了难民的街道上,所有的人,甚至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他们在等待着,末日的最后降临,只剩下不到2000守军的巴里坤,已经被黑暗所笼罩,他们还有逃出生天的希望吗?
……

进攻喀什噶尔失败以后,想成为世界之主的那个跳梁小丑,热西丁和卓,并没有停止妄想,他决定先进攻叶尔羌,在南疆获得一个据点。

为什么他选择叶尔羌呢?因为这个时候,这里早已乱成一团。当地的汉族穆斯林,在一个叫苏莱曼的人率领下,发动了叛乱。

附近的维吾尔族穆斯林,在原来叶尔羌的阿奇木柏克,也就是自治区主席阿不都热合曼的率领下,也割据一方。

至于原来驻防的清军,由于人数不多,这个时候被迫困守在满城里,也在艰苦求生,期待着奇迹。

三方互相交战,形势错综复杂,库车的热西丁和卓,自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于是他就派自己的兄弟,谢赫纳扎尔丁和卓,不是我们前面说的那个加马力丁,还有他的儿子哈木丁,率领7500名士兵,进攻叶尔羌。

由于热西丁和卓的手下,之前已经攻克了,新疆中部大部分的清军兵站,缴获了不少武器弹药,所以这支军队的装备,是非常精良的,和妥得璘的乌鲁木齐叛军不相上下。

自然而然的,当他们跨过沙漠,来到叶尔羌的时候,当地的两支叛军武装,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自然只能暂时投降。

不过这帮人口服心不服,暗中谋划着,推翻热西丁和卓的统治。

就在这个时候,叶尔羌的原自治区副主席,一个叫做加牙尼兹的家伙,决定来一次政治投机。

他写信给在喀什噶尔的阿古柏,请他出兵来占领叶尔羌。

他在信里给阿古柏说,只要阿古柏肯来,白山派的信徒,肯定会因为他是白山派和卓后裔,素布鲁克的总司令,必然会揭竿而起,团结在他的周围,打跑黑山派的热西丁和卓。

阿古柏一听,觉得这个想法很好,于是就率领了500多名骑兵,主要是住在喀什噶尔的浩罕人组成的,赶往叶尔羌。

不过出乎阿古柏意料的是,由于在前面几次的和卓叛乱中,浩罕人四处烧杀抢掠,在南疆人的心目中,基本上是和恶魔划等号的。

所以他们虽然出于宗教感情,支持白山派和卓素布鲁克,但是并不喜欢浩罕人,结果只有很少的人,站在了阿古柏一边。

他们在夜里悄悄打开了城门,让阿古柏进城发动了突袭。

不过让阿古柏没有想到的是,这其实是一个陷阱,热西丁和卓的儿子哈木丁,事先已经得知了消息,所以当阿古柏他们入城以后,哈木丁立刻下令,锁上城门,准备来一个关门打狗。

这要是换成一般人,大概就只能束手待毙了,不过阿古柏可是有丰富战斗经验的,他一看形势不妙,立刻就骑马冲上了城墙。

他为什么要冲上城墙呢?因为根据之前的战斗经验,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在街道上乱跑的话,很容易会中了埋伏,被路两边的暗枪所伤。

相反,如果冲上城墙的话,四周的情况,一眼就看得清楚,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沿着城墙跑的话,他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找一个还没有关上的城门,或者设法攻下一个城门。

古代的城墙,都有专门的坡道,供马匹上下,阿古柏的这一招,哈木丁完全没有想到,他把军队都埋伏在街道上了,一时之间,只能看着阿古柏他们在城墙上乱转。

不过阿古柏手下的很多人,这时早已吓破了胆,他们跟着阿古柏冲上城墙以后,直接就纵马往城下跳,后果可想而知,自然摔得粉身碎骨。

说来阿古柏的运气非常不错,他在城墙上转了不到半圈,就发现了一个还没有关上的城门,于是他立刻又从城墙上冲了下来,杀散正在关门的士兵,指挥手下的人,先往外冲。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他没有想到的意外发生了,原来这个地方之所以关门关的晚,是因为士兵先把城墙外的浮桥给收了起来,因此耽误了时间。

所以阿古柏和他手下的人,刚一冲出城门,才发现前面已经没有了桥,可是因为速度太快,一下子勒不住马,纷纷连人带马的栽到了壕沟里,全部都叠成了一堆,人和马紧紧的压在了一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急忙爬上了城中最高点,清真寺宣礼塔上的哈木丁,已经在城内火烛的照明下,看清楚了阿古柏的去向,命令手下的人,立刻向这个方向追来。

跟在逃跑队伍中的阿古柏,正挥鞭纵马,急匆匆的冲向城外,他也因为看不清楚情况,跌进了护城的壕沟,摔了一个狗啃屎,跌落在深深的土沟里。

就在这个时候,库车穆斯林叛军的追兵已经接近,摔得鼻青脸肿的阿古柏,正奋力挣扎着,试图摆脱压在身上的其他的人和马,爬出壕沟,他能逃得过这一劫吗?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