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98)下卷(五十五)群魔乱舞(十三)沙俄为什么只入侵了伊犁,没有敢吞并整个新疆呢?

WadeZhao 5月前 682

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4

第十四章
群魔乱舞(十三)
作者:罗马主义


在我们读过的历史里,一切过程都被言之灼灼,个个都好像神机妙算,那是因为这一切都已经发生过了,如果回到真实的历史场景里,那可真不是这么回事。

在每一个具体的历史时刻,其实当事者能获得的信息少的可怜,他们就像黑夜里的独行者,只能凭借依稀的星光,勉强窥见这个世界模糊的轮廓,更多的时候,他们的行动,靠的都是直觉,说白了,就是猜!

猜对了,就能名垂清史,猜错了,就变成了一抷黄土,最倒霉的,是他们不但付出了生命,即使过了千百年以后,还要被大家拿出来挖苦,这才是他们真实的处境。

1870年11月,当阿古柏兵临乌鲁木齐城下的时候,其实俄国人还没有出兵,因为马仲也是1870年11月才投降阿古柏的,就算俄国人当天得到这个消息,那也得走一个月,才能传回圣彼得堡。

有读者可能会生气了,那你前面不是在瞎写吗?我必须告诉你,我一点儿也没有瞎写,因为1870年11月,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就已经同意出兵了。


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因为他当时听说了,阿古柏已经兵临乌鲁木齐城下了!有些读者可能会更奇怪了,你刚才不是说这件事还没有发生吗?那他又怎么听说了呢?

很简单,他听到了谣传,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可没有什么互联网,也没有什么电视新闻直播,所有的消息,全都是靠人传人,说白了,大家都是靠听谣言度日的。

这是由于当时的技术条件决定的,即便俄国人和英国人也不能免俗,他们也只能通过,向来往的旅行者打听消息,才能知道新疆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而旅行者也未必到达过现场,他们也是从别人那里听到的,所以传来传去,很可能离事实的真相,就相差十万八千里。

因此在我们的故事里,经常会发生这些很诡异的事情,一件事情还没有发生,但是有一方就已经相信它发生了,而且还按照这件事情发生后会产生的后果,提前做出了应对。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这帮人居然常常还误打误撞,猜对了!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特征。

为 什么我们要说这一点呢?因为我们必须要知道,那个时代和我们今天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在当时,那怕离你家只有三条街外发生的事情,你都有可能听到十几个 版本的传言,要想搞清楚真相,更多的都得靠你自己的直觉,去决定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只有明白了这一点,你才能更好的理解,当时的人,做出各种决策 的原因。

因此当阿古柏听说俄军已经到达伊犁的“消息”,吓得惊出了一身冷汗的时候,其实俄国人此时此刻,还在冬宫里吵得不亦乐乎,外交部害怕英国人作出反应,强硬派认为绝不能袖手旁观,大家正等着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拍板。

实际上为了应对可能发生的这一刻,被称为“天山斯基”的新任突厥斯坦总督考夫曼,早在1870年5月的时候,就已经考察了俄国和大清的西北部边界,特别是哈萨克斯坦和伊犁交界的那一段,他为什么要来做这件事呢?

很简单,因为他“听说”了阿古柏可能要进攻妥得璘,所以他要来考察一下,看看俄国人能不能做点什么,不过当他到达这里的时候,其实已经是马后炮了。

事实上,此时此刻,阿古柏早已经兵临吐鲁番城下了,从这一点你就可以看出,就是靠的最近的俄国,他们得到的消息,也是混乱和不可靠的。

考夫曼考察了一圈以后,他得出了个结论,绝不能让阿古柏击败妥得璘,否则的话,哈萨克人和柯尔克孜人,很可能会和阿古柏结盟,威胁俄属哈萨克斯坦。

至于他是怎么做出这个推论的,内在的逻辑是什么?由于史料缺乏,现在已经很难搞清楚,反正他做出了这个推论,我们就姑且认为他是正确的吧。

而且他接着又往下推论出,当阿古柏打败妥得璘以后,必然会向西占领伊犁,这样英国人和土耳其人,就会出现在俄国人的侧翼,这样俄国人两面受敌,南下印度洋的策略,就会彻底泡汤了,至于这一点,阿古柏是不是有这样的打算?现在也搞不清楚了。

考夫曼在边境转了一圈以后,他越想越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所以回去以后,他立刻做出了一个计划,呈报给沙皇,要求更加深入的干涉新疆事务。

这个计划写了一些什么呢?很简单,当务之急就是拿下伊犁,打开一条通往乌鲁木齐的通路。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考夫曼发现,伊犁这里的局势,实在是太乱了,俄国人根本就没法掌控,当年的穆斯林叛党们,一直在互相残杀,到现在已经不剩几个人了。

由于没有一个“苏丹”能活过半年,因此最初的那些俄国内奸们,早就死的差不多了,新上台的“苏丹”们一个比一个短命,让俄国人简直来不及适应。

考夫曼并不关心他们的死活,但是他发现,这帮家伙都是一群疯子,除了杀人,其他什么事儿也不会做。

按照库特帕罗金的说法,伊犁历史上有两次,接近变成了无人区,一次是清军打败准噶尔,收复新疆的时候,由于天花和战乱造成的人口锐减,还有一次就是现在,穆斯林大叛乱以后,这场纯粹的人祸,他估计光在伊犁一带,就有50万人被杀。

由于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到处都变成了鬼城,所以俄国人和伊犁,塔尔巴哈台之间的贸易,已经被彻底废弃了,俄国人损失惨重。据他研究,光是每年的贸易损失,就超过了10万卢布。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前往乌鲁木齐的“商队”,现在也经常受到袭击,导致俄国人无法有效的支援妥得璘,打赢这场代理人的战争,在考夫曼看来,这可是事关俄国人国运的问题,所以俄国人必须亲自出马,确保侧翼安全。

但是他的这个提议,一送到圣彼得堡,就遭到了沙皇的断然拒绝,因为这实在是太冒险了。

这相当于是打破了大国之间,在中亚的微妙平衡,破坏了俄国人进两步,退一步,不动声色的蚕食政策,会惊动国际社会,导致和英国人直接撕破脸,很可能会引发全面冲突。

这就好像在今天,如果有某一个海军将领,提议在南海,立刻收复被越南人和菲律宾人占领的岛屿,放弃循序渐进的原则一样,肯定不会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

虽然这个方案听起来很爽,而且在军事上也易如反掌,但是这将会造成,国家在政治上和外交上全面的危机,让美国和它的西方盟友们,借机煽动地区反华情绪,甚至进行全面干涉,虽然我们不怕,但是结果必然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不过就像很多决策一样,刚开始,大多数人都是很理智,而且是很谨慎的,可是形势不如变化快,不久之后,关于新疆战局的各种“消息”不断传来,特别是关于阿古柏的“胜利”,各种被夸大了的传说,让俄国人有点坐不住了。

圣彼得堡的强硬派们愤愤不平,认为这一切都是英国人怂恿的结果。他们声称,不是我们俄国人不守规矩,而是英国人不地道,是他们先破坏了双方的默契,所以俄国人必须立刻反击,这合理合法。

可是俄国人这些想法,事后看来,纯属是被迫害妄想狂,用今天的话来说,就叫做战略误判,因为英国人到这个时候,还没有正式和阿古柏接上头,他们派出的第一个官方使团,也扑了一个空。

可是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一切消息来源,都要靠听传言,不光俄国人是被迫害妄想狂,发生战略误判,英国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孟买的强硬派们,无时无刻的不在担心着俄国人的南下,经常被一些无厘头的传说,搞得一惊一乍,这一切都是受限于那个时代的技术水平,如果要是能像今天这样,有几颗卫星经常在头上飞过,那么这种误判就会少掉很多。

所以到了1870年下半年,关于阿古柏兵临乌鲁木齐城下的“消息”,不断的传到了圣彼得堡,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终于也有点儿紧张了,他下令召开御前会议,讨论新疆的局势,在这次会议中,考夫曼的意见占了上风。

而与此同时,阿古柏也收到了,俄国人正派兵前来救援妥得璘的“消息”,这也让他大吃一惊,在那个时代,在新疆角逐的各股“本地”势力中,只有阿古柏朦朦胧胧的理解了,他的一举一动,都关乎到了两个他都惹不起的庞然大物,英俄之间的利益冲突,所以他必须谨慎。

这就回到了我们前一章的结尾,当阿古柏兵临乌鲁木齐城下的时候,虽然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灭掉,已经变成了孤家寡人的妥得璘,但是他预感到,如果他这么做了,那俄国人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可以想象,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你可千万不要认为,他也是一个被迫害妄想狂,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第六感是非常正确的,在那个信息非常闭塞的年代,生存有时候就是要靠直觉的。

所以狐狸属性的阿古柏,看着已经到了嘴边的肥肉,虽然口水流了一地,但是他还是决定适可而止,主动和妥得璘谈判,条件很优惠,只要对方名义上臣服自己,同意他安排几个人在他手下做官,他将继续保留他的清真王的称号。

而已经走投无路的妥得璘,虽然是个刺猬,一根筋,但是他也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道理,况且这个投降条件,一点也不苛刻。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不能算作是投降。于是妥得璘就在1870年11月21号,打开了城门,向阿古柏投降了。

考 虑到俄国人的因素,阿古柏没有敢像对付热西丁那样,把对方骗出城后,一刀砍掉。阿古柏反而对他的手下败将,妥得璘优待有加,让他继续做他的清真王,只是任 命马仲为乌鲁木齐阿奇木伯克,也就是新任市长,共治以前的地盘,给足了对方面子,然后自己赶紧率领人马,抢了一点金银财宝之后,就慌慌张张的返回了南疆, 离开这块是非之地,免得被俄国人报复。

事实证明,他跑得快是正确的,因为俄国人真的就来找他的麻烦了。几个月以后,俄军轻松的击败了残存的伊犁伊斯兰国,开进了伊犁,前来讨伐阿古柏,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阿古柏早就跑回南疆了。

而俄国人跨过中俄边境的三个月以后,刚刚占领了惠远城的时候,也就是1871年6月底7月初,英国人才知道了这个消息。

唐宁街立刻就愤怒了,所有的英国官员一致认为,俄国人太过分了,试图打破战略平衡,他们绝对不能容忍这个情况的发生,于是就通过各种渠道,冲着俄国人说了一大堆狠话。

俄国人到了这个时候,才总算搞清楚了北疆的情况,他们发现阿古柏这个小子还算识趣,给他们留足了面子,没有把他们在北疆的代理人怎么样,再加上迫于英国人的压力,于是也就停下了脚步,没有继续向前了。

可是虽然如此,英国人还是不干,坚决要求他们退回原地,但是自古以来,俄国人从来就没有这个习惯,会把吃到嘴里的肥肉,还再吐出来,因此他们就开始想办法耍赖。

又过了二个月后,他们才通知还蒙在鼓里,对此一无所知的大清政府,说以前你们不是请我们出兵吗?现在我们来了,帮你们把伊犁收复了,等到你们有条件的时候,我们会主动把它退还给你们。

俄 国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很简单,堵住英国人的嘴,因为他们不想吐出这块已经到嘴的肥肉,可是他们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公开吞并,再加上他们最初的理由,是讨伐 阿古柏,可是阿古柏现在早就跑回南疆了,所以这个理由也站不住脚了,因此他们要重新再找一个理由,目的就是要赖在这里。

这下英国人说不出话了,因为毕竟这块土地是属于大清的,俄国人强调,这是我帮大清暂时“代管”的土地,没有说是要他的,将来他们有能力的时候,我们是会还给他的,你在那吵吵个什么,关你个屁事?

这下英国人没话说了,可是他们心里也很清楚,俄国人对土地,一直有着一种强烈的占有欲,一旦被他们插上了旗子,从来就再也没有退出过的,可是自己又没法插手,因此赶紧就去鼓动大清,让他们尽快去把这块地方收回来。

这个消息对大清政府来说,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北极熊一贯就在打中国西北边疆的主意,现在主动出兵占了伊犁,到底真实的意图是什么?会不会趁机拿下乌鲁木齐?不由得不让人不担心。

喜的是不管怎么说,这块地方终于从叛乱分子的手上夺回来了,现在又看到了光复的可能,至少俄国人口头是这么说的,你来我就给你,这让大清政府觉得,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于是清政府决定,派新任伊犁将军荣全,就是那个当年前往俄国去搬救兵,后来新疆全境发生了暴乱,由于交通阻隔,被困在俄国的那位前伊犁领队大臣,这个人的故事也非常传奇,有机会的时候,我们可以详细的讲一下。

不过现在荣全已经回到了蒙古,被委任为伊犁将军,朝廷命令他,设法带兵从蒙古先到塔尔巴哈台,然后再前往伊犁,和俄国人商讨收回伊犁的事务。

但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塔尔巴哈台一带,从昔日繁华的边境贸易枢纽,到现在已经变成了荒无人烟的旷野,不仅仅无处得到补给,而且周围盗匪横行,要通过这一块地方,那是要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

而其他的通路,都被妥得璘的叛军占据,荣全手下的军队,只有千把人,其他可以依靠的军事力量,就只有徐学功的汉族民团和白活佛的蒙古民团。

不过他们的实力,还远远不够击败妥得璘的叛军,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盗匪,更何况,他们自己也面临着残酷的生存压力,根本就无暇抽身,来帮他完成这个任务。

不仅仅如何去伊犁,这是一个让人头痛的大问题,而且清朝政府也很清醒的估计到,俄国人不是那么好打发的,所以清朝政府要求荣全,先想好应对之策,万一俄国人索要“帮助费”,说钱可以,要地绝对不能给。

不过清朝政府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只拨给了荣全五万两白银,希望他就靠这点小钱,能把俄国人打发走,而且他的出差费也还要算到其中,这简直让荣全哭笑不得,后来的事实证明,俄国人的胃口之大,这点钱连塞他们的牙缝都不够。

在当时,对于新任伊犁将军荣全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要命的差事,要钱没钱,要兵没兵,孤军穿越上千里的敌占区,先别说要向俄国人讨回这块地方,光是能走到伊犁,这几乎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荣全是一条汉子,就像中华民族历史上,那些无畏的先驱者一样,他不顾个人安慰,仅仅率领100多人的一只小部队,毅然决然的踏入了清朝政府,已经好几年都没有涉足过的一块凶险之地,他能不辱使命吗,顺利到达伊犁吗?
……


前面我们说到,阿古柏这家伙第六感特别好,一看风声不对,就脚底板擦油溜了,可是徐学功和土尔扈特蒙古人却郁闷了,因为他们发现,自己上当了。

特别是徐学功,他帮了阿古柏很大的忙,拼死拼活的帮他流血出汗,可是到了最后,却被阿古柏一脚踢开,什么也没捞着。

但是最让徐学功郁闷的是,他趁这次帮阿古柏进攻妥得璘,包围吐鲁番的时候,终于派人和清朝政府联系上了。

这么多年来,清朝政府也是第一次知道,在敌人背后,居然还有一只坚持奋战的民团,这让双方都悲喜交加,激动不已。


老照片,清朝末年新疆的官员

可是让徐学功感到羞愧的是,第一次见面,他派去的人就向清朝政府汇报,信誓旦旦的说阿古柏想报效朝廷,而且还是真心实意的,可是结果却打了自己的脸。

不光是徐学功打了自己的脸,土尔扈特汗福晋也派人来报告,说阿古柏托她捎话,如果朝廷愿意给阿古柏封一个王,他愿意效忠清政府,结果也被阿古柏给耍了。

不过这些消息,一度让清朝政府非常的激动,难道真的天上掉馅饼了吗?真的有一个大英雄,驾着五彩祥云,来挽救新疆的危局吗?

可惜的是,忽悠,一切都只是忽悠而已!阿古柏说过的话,全都和放屁一样,一件也没有兑现。北疆依然在穆斯林极端恐怖分子的控制之下,徐学功被遣回了南山,库尔勒也没有交还给土尔扈特人,至于报效清廷,那更是想都不要想了。

根据史料记载,在俄国人的记载里,被称作了蒙古人女王,深感受到了欺骗的土尔扈特汗福晋,据说为此和阿古柏之间发生了公开的言语冲突,说白了就是大吵了一架,恼羞成怒的阿古柏一怒之下,居然扣押了她。

另外也有记载,说是两人发生了争执以后,阿古柏气不过,夜里派人劫持了她,不管怎么说,双方公开决裂了。

得知了福晋被扣留的消息以后,土尔扈特人连夜袭击了阿古柏的军队,又救回了福晋,顺便抢走了大量的军械粮草,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不过虽然上了阿古柏的当,但是客观来说,阿古柏这次北上,还是帮了清军的大忙,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他瓦解了妥得璘极端恐怖分子集团,对北疆的统一控制,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化解了妥得璘东进入关的危险,让清政府保住了巴里坤和哈密,这两个在新疆最后的据点,为日后收复新疆,提供了桥头堡。

其次,由于他的忽悠,清朝政府派出了一个叫梅正清的官员,前来和他联系,但是没想到阿古柏害怕遭到俄国人的报复,早就拍拍屁股溜了。

虽然清朝官员扑了一个空,但是却和徐学功见了面,让清朝政府在叛乱发生了这么多年以后,第一次进入了乌鲁木齐,全面了解了北疆的情况。


老照片,清朝末年新疆的官员


随后清朝政府又派出了参将白世泰,正式收编了徐学功,编为定西营,这件事情的意义非常重大,此举大大增强了清朝政府在新疆的影响力。

最后,阿古柏的这次北上,无意中改变了北疆的政治形势,被他褪了“神光”的妥得璘,马仲和他们手下的极端派,现在至少在表面上,表示出了悔改之意,不敢再公开的和清政府为敌,双方暂时停止了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这让北疆的清军和民团,终于有了机会,能喘上一口气。

虽然局势比以前好过了一点,但是清政府依然不是这场大戏的主角,他们困守在巴里坤和哈密,实力实在是太弱了,大部分时间里,他们还是只能做壁上观。

斗争的焦点,依然在妥得璘和阿古柏之间,以及他们背后的支持者,俄国人和英国人彼此的较量。

阿 古柏这次北进,有一个人最郁闷,这个人就是妥得璘。虽然阿古柏没有把他怎么样,而且只呆了20来天就跑了,可是对于妥得璘来说,对他最大的伤害就是,多年 来他靠装神弄鬼,聚集了大量的粉丝,现在他们忽然发现,妥得璘好像既不神,也不奇,只不过是凡人一个,更不可能是什么伟大的先知下凡,于是很多人都把他给 拉黑了。

对于这次战败,他还有一点,一直也没有想明白,他到底是怎么被打败的,明明自己牙尖爪利,一身都是刺,怎么到头来,还没有来得及挥舞,就莫名其妙的输了。

想了很久,妥得璘终于开窍了,问题就出在自己浑身是刺,没有朋友这个关键弱点上,于是他决定转换一下角色,也去做一下狐狸,重新夺回失去的一切。

他仔细分析了局势以后,做出了下面两个决定:

第一,还是要抱紧俄国人的大腿,虽然历史书上并没有明确记载,妥得璘和俄国人之间是怎么具体联系的,但是有一个侧面的记录,可以证明他们之间的紧密合作。

根据俄方的资料记载,当俄国人占领伊犁以后,立刻派出了库兹图佐夫和莫洛托夫率领的两只商队,前往乌鲁木齐,为叛军提供军火。

显然这些军火,肯定不是提供给马仲的,这个已经变成阿古柏马仔的人,俄国人没有傻到会帮自己的敌人,所以肯定是送给妥得璘的。

还有一个证据,后来曾经有一个商队,携带了大量的武器,被清朝政府已经收编的,孔才所率领的民团扣留,俄国政府立刻出面干涉,清朝政府被迫放行,结果发现他们的运输目的地,就是妥得璘后来的驻地玛纳斯,可见双方勾结之紧密。

第二,妥得璘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虽然他和徐学功之间,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可是现在矛盾的主要焦点已经转移,变成了徐学功和阿古柏的马仔马仲之间,即将发生的殊死搏斗。

所以妥得璘向徐学功伸出了橄榄枝,建议双方联合,一起对付共同的敌人,阿古柏和他的马仔马仲。

徐学功对阿古柏欺骗他,非常的气愤,更让他不能容忍的是,阿古柏的马仔马仲,在获得了乌鲁木齐的控制权以后,开始挤压他的生存空间,所以他决心反击。

当妥得璘向他伸出橄榄枝的时候,徐学功知道,仅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打败手握重兵的马仲的,而清军这个时候,在新疆的力量,根本就不值一提,最多也就是守住巴里坤和哈密,是帮不上任何忙的。

在这个恶魔横行的世界里,能生存下来的人,即要像刺猬一样坚定,也要像狐狸一样圆滑,否则早就变成了一堆白骨。

所以徐学功决定,接受妥得璘的建议,联合起来,一起对付眼前共同的敌人阿古柏,打击他的马仔马仲,借机光复乌鲁木齐,虽然两个人各怀心思,但是为了眼前共同的利益,双方还是走到了一起。

于是狼烟再起,一场空前惨烈的大战,再次拉开了序幕,这场战役最终的结局,又会是怎样的呢?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