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108)下卷(六十六)伟大的西征(五)土耳其军的战斗力究竟如何?

WadeZhao 7月前 1500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6
第十六章
伟大的西征(五)
作者:罗马主义

土耳其式开局,据说是国际象棋里的一个开盘套路,先让你占点小便宜,然后再让你掉进圈套,有点儿像围棋里的弃子取势。

不过国际象棋里是不是真的有这个开局?其实我也不敢确定,因为我是从一部俄罗斯电影,叫做《土耳其式开局》里看到的,不过想来俄罗斯盛产国际象棋大师,所以应该不会乱说,也许这个套路是真的存在的。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提,这部叫做《土耳其式开局》的电影呢?因为这个电影里讲的,恰好就是第10次俄土战争,正好和左宗棠收复新疆发生在同一年,看看这部电影,可以让我们了解土耳其人当年的战斗力。

故事里的主人公,是一个俄国的秘密警察,最初化妆成斯拉夫志愿人员,参加了塞尔维亚反对土耳其统治的反抗起义,结果被俘,然后又神奇的逃脱,恰好这个时候俄国正式参战,于是他又回到了俄军中,负责去抓特务。

电影中的主要背景,是这场战争中最重要的战役,普列文要塞攻防战,沙皇亚历山大二世亲自率领接近20万俄军,在外加4万多罗马尼亚军队的支援之下,围攻只有5万土耳其军防守的普列文要塞,从9月打到12月,损失数万人,最终勉强获得了胜利的故事。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土耳其人在当年的战斗力并不弱,当然,我之所以向大家推荐这部电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由于我们的清宫剧里,对战争场面的拍摄严重的不靠谱,导致很多人都形成了固有的观念。

因此即使我反复的摆事实,讲道理,但是在很多人的想象中,还是把清军和阿古柏军,当成一群扛着大刀长矛的原始人,在互相对砍对杀,有很多人还在质疑,清军居然会有枪炮这件事。

所以我推荐大家看看这部俄罗斯电影,优酷里有央视的配音版本,一共有4集,这才是那个时代战争真正的场景,这里面无论双方使用的武器,排兵布阵的方式,其实和新疆是差不多的。

土军的制式装备是美制温彻斯特M 1866和M1873杠杆式弹仓步枪,俄军主要装备的是伯丹二型后膛单发步枪,在普列文要塞攻防战中,土军使用配有弹仓的温彻斯特步枪,利用更快的射击速度,给俄军造成了重大伤亡,导致俄军虽然拥有绝对优势的兵力,却迟迟攻不下普列文要塞。

而接受土耳其和英国双重军援的阿古柏军,同样拥有大量的温彻斯特步枪,火力不比土耳其军弱,而且在土耳其教官的改造之下,阿古柏军和土耳其军的编制几乎完全相同,所以双方的战斗力也相差不多,因此千万别以为阿古柏军是一堆菜鸟,不然他们也不会成为,新疆残酷的12年混战中,最后的幸存者。

所以刘锦棠虽然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攻下了达坂城,但除了因为他情报工作做得好,多少还有点运气成分,可是要在剩下的几天之内,他就要打到吐鲁番,他可不能全凭撞大运,而且如果一路全靠硬打,杀敌一万自损八千,他也未必讨得了好。

因此他决定换个玩法,来一次心理战,尽最大可能,让敌人不战自溃。

他让人把大总管哈尔伊达尔胡里五花大绑,然后由两名手持大刀的刽子手押着,穿过两排上了刺刀,手持着最先进的毛瑟枪的卫队,带进了他的中军大帐。

一进了大帐,周围的士兵齐声大喝,两名刽子手马上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大总管哈尔伊达尔胡里按在地上,然后举起大刀,做势要斩,吓的大总管哈尔伊达尔胡里魂飞魄散,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

一看到表演的差不多了,刘锦棠挥挥手,制住了两名刽子手,然后走了过来,把已经吓得屁滚尿流的大总管哈尔伊达尔胡里扶起,然后让人给他松了绑,客客气气的请他坐下。

然后刘锦棠对他说:“前些时候,我听说你的主人阿古柏,愿意做我们的藩属,其实我们是很乐意的,毕竟浩罕以前也是大清的属国,你们现在亡国了无处可去,留在新疆做大清的顺民,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我们本来是准备同意的,可是由于你们收留了白彦虎,此人作恶多端,是我们缉拿的要犯,你们此举显然是有贰心,不由得不让我们不怀疑,所以我们才兴大军来讨伐。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回去给你的主人阿古柏说,把白彦虎绑交我的帐下来,同时把新疆中部的城市全部让出来,这样我们也许会同意你们在新疆南部,作为我们的藩属国生活下去。”

大总管哈尔伊达尔胡里被刘锦棠这么软硬兼施,心理折磨一番以后,早就意志崩溃,一听刘锦棠说给他一条生路,赶紧跪下来,磕头如捣蒜,发誓赌咒,说一旦回去了以后,一定劝说阿古柏接受刘锦棠的提议,献出新疆中部的城市,交出白彦虎。

刘锦棠稍微等了等,看见大总管哈尔伊达尔胡里的头差不多也要磕肿了,胸口差不多也已经拍红了,就微微一笑,挥了挥手,让他站了起。

然后刘锦棠对他说道:“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放你走,你把我的意思不仅仅要说给阿古柏听,而且也要让所有的安集延人知道。”

随后刘锦棠带着大总管哈尔伊达尔胡里走出帐外,只见所有的俘虏都被绑在了面前,他们被分成了两排,新疆本地人一排,外国来的圣战分子在另一排。

然后刘锦棠当着大总管哈尔伊达尔胡里,命令处死所有的圣战分子,一时间鲜血四溅,场面无比的残酷,其他的新疆本地俘虏,全都吓的面无人色,以为今天都要去见了阎王。

没想到刘锦棠杀完了圣战分子以后,停止了行刑,只是正色对所有的新疆本地人说:“你们长期为非作歹,作恶多端,现在又胆敢抵抗王师,罪不容诛,所以我不得不伸张国法。

本来我应该把你们全部杀光,但是我大清以宽大为怀,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改过自新,只要你们从此不再助纣为虐,特别是不要跟白彦虎同流合污,回家做个顺民,不要再和王师为敌,不论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过去的事就此一笔勾销。”

然后他命令手下,给剩下的本地人俘虏一律松绑,发给他们七天的盘缠,让他们回家,同时还让他们给家里人带话,清军很快就会南下,凡是留在当地,不和叛军一起南逃的,清军会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

接着他回过头来,对这时又被再次吓的瑟瑟发抖的大总管哈尔伊达尔胡里说:“你回去的路上,把你看到的情况,给所有的安集延人说,愿意投降的,我会发给回家的路费,不愿意投降的,可以向南退去,只要不和我交战,我就一概不追究,凡是与我为敌的,我会一律斩尽杀绝,你听明白了吗?”

大总管哈尔伊达尔胡里赶紧连连点头,刘锦棠命人给他牵来一匹马,又给了他一些食物和银子,最后对他说道:“你走后两个时辰,我们的大军就会开动,所以你务必要快,这一路上所有人的性命,就全靠你了,将来能不能议和,你们能不能在南疆当我们的藩属,全部的命运都把握在你自己的手上!”

大总管哈尔伊达尔胡里急忙拍着胸口,向刘锦棠保证,他一定会通知所有守卫关卡的阿古柏军退去,不和刘锦棠军为敌,他自己也会以最快的速度,把刘锦棠的口信带给阿古柏。

这里要说一下,关于刘锦棠对待俘虏的政策,在不同的资料上有不同的记载,清朝政府的记载是刘锦棠对浩罕人和新疆本地人一视同仁,全部都发给路费后释放。

而土耳其人的记载是,刘锦棠对俘虏进行了甄别,处决了浩罕人,中亚的穆斯林圣战分子,释放了新疆本地人。

考虑到清朝的记载都是十多年以后写的,而土耳其人的记载,是随同阿古柏一起到了喀喇沙尔前线的土耳其军官,默罕默德.玉素浦在第二年写给英国政府的,所以可信度应该更高,这里我们就选择了他的说法。

那么刘锦棠的这一番心理战,到底达到效果没有呢?

根据穆罕默德.玉素浦的记载,刘锦棠让大总管带回来的消息,直接就让沿途的叛军土崩瓦解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首先,当阿古柏军看到狼狈不堪的大总管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极度的震惊,当他们听说,固若金汤的达坂城,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被刘锦棠攻下之后,所有的人再看看自己防守的堡垒,顿时都没有了自信。

其次,当阿古柏军听说,浩罕人和中亚的圣战者都被处死,新疆的本地人却被释放了以后,很多人怀疑这中间有名堂,有人甚至怀疑,达坂城这么快陷落,很可能是被当地人出卖了的原因,于是双方之间产生了猜疑,军队一下子就失去了凝聚力。

再者,当阿古柏军听说,只要交出白彦虎,放弃北疆,清朝政府就有可能允许他们在南疆自治以后,很多人就更不愿意和清军对抗了。

因为阿古柏军主力的那些统领,他们的封地大部分都在南疆,北疆本来就和他们没有多大关系,来北疆作战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防止清军南下,威胁到他们自己的地盘。

现在听说清军这么凶猛,作战难免凶多吉少,如果只是交出白彦虎,让出北疆,就可以保住南疆的话,那又何必在这里拼命呢?不如干脆退去,创造一个和谈机会。

在这几种心态的作用之下,大总管所到之处,沿途的阿古柏军,全都放弃了自己防守的堡垒,迅速的开始南撤,同时纷纷的派出信使,跟随大总管一起,前往喀喇沙尔,建议阿古柏接受刘锦棠的条件。

那么阿古柏会按照刘锦棠的要求,交出白彦虎,放弃北疆吗?

当阿古柏看见大总管,听到了他说的条件以后,又听说沿途的军队,未经他的许可,擅自撤退,气得暴跳如雷,据说他愤怒的拿出了鞭子,抽打这些蠢的像猪一样的家伙。

“忽悠,这就是TMD忽悠,刘锦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战地司令官,他开出的条件有个屁用,你们的脑子都被狗吃了?

英国人替我们向清政府提出和谈,都已经被拒绝,刘锦棠的保证一文不值,真主啊,你赐给我的怎么都是这样一群蠢货!”

阿古柏一开始的表现,是愤怒到了极点,可是接下来,他就彻底没脾气了,刘锦棠的策略起到了雪崩效应。

由于刘锦棠几乎没有给前线阿古柏军的指挥官,足够的思考时间,当他们看见前面的军队开始撤退,又听说刘锦棠马上就要赶到,一时不知所措,于是干脆随大流。

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信使,不停的赶到阿古柏军司令部,带来了前线各路大军,都在后撤的消息,阿古柏最后连吼叫的力量都没有了,他感到一阵绝望。

阿古柏终于明白,他的军队已经失控了,为了自身的安全,他也必须后退,他决定退到库尔勒去重整军队,然后再卷土重来。

可是在他走之前,他必须守住托克逊,不然刘锦棠趁势南下,他很可能兵败如山倒,那么他要靠谁来守住这里呢?

现在只剩下了一个人,就是正惶恐不安的白彦虎。

俘虏们传回来的消息,自然也传到了白彦虎耳中,由于之前在乌鲁木齐战役中表现不佳,阿古柏对他的态度,也由热变冷,当他退到托克逊以后,阿古柏不仅仅严厉的斥责了他,还强迫他和他手下的人,剃了辫子,改成浩罕人的装束,这让他感到了深深的羞辱,现在他更担心,自己会被阿古柏出卖。

所以当阿古柏军纷纷南撤的时候,白彦虎反而留在了原地,他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就在这个时候,阿古柏的使者到了,带来了阿古柏的保证,表示阿古柏已经识破了敌军的离间计,让白彦虎放心,任何时候阿古柏都不会抛弃他。

当然,阿古柏也要求白彦虎能证实自己的价值,表明自己的忠心,他要求白彦虎无论如何也要守住托克逊,他自己会稍微先向后退一下,整顿好军队,统一好思想,然后就会迅速的赶回来,重新投入战斗。

面对阿古柏的这个命令,白彦虎知道,他再也不能脚底抹油了,如果他不做一点什么的话,很有可能,阿古柏真的会抛弃他。

看着正在后撤的阿古柏军,白彦虎突然灵光一现,想出了一个克敌制胜的妙计,那么这是一条什么计策呢?
……

回过头来,我们再说从哈密进军的张曜和徐占彪部,两个人在盐池汇合以后,就率领二万多大军,浩浩荡荡的开往了吐鲁番。

刚开始的时候非常顺利,沿途守卡的敌军,纷纷望风而逃,甚至给了张曜和徐占彪一个错觉,让他们觉得,即便没有刘锦棠的支援,他们也可以顺利的拿下吐鲁番。

直到他们进到离吐鲁番城十里地的时候,才第一次和敌军主力接仗,1万多名敌人,摆成了几条长长的防线,阻拦清军的进攻。

战斗一开始就非常的激烈,敌军的炮火异常凶猛,弹如雨下,不过一路高歌猛进的清军,士气高昂,分成了左右两路,向敌人发起了进攻。

按照史书上的记载:“张曜、占彪两军先行,至西距城十余里地方,守卡贼并东路败窜之贼,列阵抗拒。两军分左右进,步队大呼突阵,枪矛并举,贼殊死斗,乃麾马队分两旁抄袭,贼阵始乱,纷纷溃窜。”

清军用了最经典的步兵战术,步兵正面进攻,骑兵两翼突袭,打得敌人抱头鼠窜,不过让张曜和徐占彪没有想到的是,这其实是敌人的一个圈套。

打了10多年仗的阿古柏军,早就成了人精,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再加上,他们又经过了土耳其人的正规化培训,早就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哪有那么轻松就被击溃的?

其实这是他们的一个战术,他们的真实目的是,通过诈败引诱清军追击,清军如果得意忘形,胆敢猛追猛打,必然就会队形大乱,这个时候早已埋伏好的主力,就会突然全部杀出,把清军打个落花流水。

那么张曜和徐占彪中计了没有呢?令人遗憾的是,两个人真就上当了,敌军被击溃以后,两个人纵兵狂追,敌人又若即若离,结果整个清军的阵线,争先恐后的向前,结果乱成了一团。

当清军追到城下的时候,突然发现早有二万多敌人,已经埋伏在这里了,刚才还在乱跑的敌军,现在迅速的收拢到一起,开始反戈一击。

一时间炮声隆隆,战马嘶啸,虽然张曜和徐占彪久经沙场,一看形势不对,赶紧收拢部队,组织防御,可是这么多人在战场上东跑西窜,哪里是说收就收得回来的?

很快清军就陷入了不利,不但正面被敌人的火力压制住,而且敌人开始向清军两翼包抄,战场的形势迅速逆转,张曜和徐占彪紧张的全身都被冷汗湿透。

因为对他们两个人来说,现在是守也不是,退也不是,死守很可能会被敌人合围,后退则会全军崩溃,这可如何是好?

这一天正好是农历3月12号,是他们和刘锦棠约定的会师之期,可是打到现在,都快要中午了,他们俩还没有看见刘锦棠一兵一卒,敌人的攻势越来越猛,清军则被压得步步后退,那么他们最后的命运,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呢?

……

那么刘锦棠现在在哪里呢?我们要把故事拉回到几天前,自从刘锦棠施展了心理战,结果沿途的阿古柏军,全都望风而逃,刘锦棠全军一路兵不血刃,迅速向前。

本来刘锦棠打算先打吐鲁番,再回来打托克逊的,可是正当他走到半路上的时候,突然收到了当地维吾尔人的求救,说是托克逊的维吾尔人响应他的号召,已经全部起义,反抗阿古柏的统治,可是却受到了白彦虎的围攻,现在命悬一线,请刘大人务必出手相救。

那么对于这个消息,刘锦棠做出了什么反应呢?很简单,没有什么过多的选择,他必须去救,因为如果他不去救,以后就没有人,再敢起来反抗阿古柏了,这已经不是一个军事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了。

于是刘锦棠没有多想,就亲自率领了几千轻骑兵前去救援,然后命令罗长枯率领剩余的部队,继续赶往吐鲁番。

他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他已经得到消息,阿古柏军的主力全都已经退走,剩下的最多不过是一些散兵游勇,他的骑兵一到,敌人肯定会望风而逃,不会耽误他去吐鲁番会师。

于是他快马加鞭,疾速赶往托克逊,可是就在快要赶到托克逊的时候,他忽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于是他派出了传令兵,命令去吐鲁番的部队中,让步兵全部火速调头,也赶往这个方向。

手下的人对于他的这个安排,全都大惑不解,因为这样一来一回,无疑也就走了冤枉路,到时候步兵肯定无法按时赶往吐鲁番了,那会师的事情怎么办?

可是刘锦棠却坚持自己的意见,他说:“我们可能上当了,这里是敌人的一个陷阱。”

手下的人一听,赶紧劝道:“既然你觉得不放心,干脆我们就回去算了,反正我们都是骑兵,来去迅速,不如先去打吐鲁番怎么样,总比步兵来回跑好一些吧?”

但是刘锦棠却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不能失信于当地人,不然将来的仗不好打,而且这也是一个机会,让我们可以重创白彦虎,以后我们再打他,就可以轻松的多。”

可是手下的人又不解的问:“那去吐鲁番会师岂不要泡汤?敌人一旦知道了这件事,岂不就会放心大胆的进攻张曜和徐占彪?”

刘锦棠一听,好像如梦初醒,不由得连连点头称赞:“你说的对!”

然后他又叫回了传令兵,让他通知罗长枯,除了步兵赶往这里以外,骑兵也全部原地待命,没有他的命令,不准前往吐鲁番方向。

这一下大家全懵了,完全搞不清楚,刘锦棠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可是刘锦棠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说到:“走吧,咱们还要去跳火坑,别让白彦虎等久了!”

于是刘锦棠挥鞭纵马,带着一头雾水的将领们,再次开始向前赶路。

很快,他们就赶到了托克逊,果然白彦虎的部队,正在这里烧杀抢掠,围攻几个已经起义的当地人村堡,于是刘锦棠率领清军,迅速的冲向了敌人。

那么这到底是不是一个陷阱呢?不错,这正是白彦虎的诡计!他估计阿古柏的大军一退,对阿古柏的暴虐,早已不堪忍受的当地人,必然会揭竿而起。

这就是他要的机会!他会假装去围攻这些人,这些人自知不敌,必然会找清军求援,而清军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到时候,他就可以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很快,他的探马就报告了他,一支清军的轻骑兵已经赶往了这个方向,步兵没有跟来,白彦虎听罢,露出了一丝狞笑。

他知道,几千名只拥有轻武器的骑兵,根本就挡不住他武装到了牙齿,拥有重炮的上万人的进攻,他觉得,证明他实力的机会,终于到来了,他要用一场大胜,来堵住阿古柏周围那些,主张抛弃他的人的嘴。

当他看见清军的骑兵,进入了他的包围圈以后,特别是看见刘锦棠的帅旗以后,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激动的都快要跳出来了,他感到,14年来的仇恨和愤怒,都会在今天做出一个了断。

于是他发出了暗号,早已埋伏在四周的上万名穆斯林叛军,全都冲了出来,把清军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一时间炮声隆隆,杀声震天,那么刘锦棠能逃得过这一劫吗?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