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113)下卷(七十一)伟大的西征(十)清军是如何迎战土耳其军官指挥的穆斯林叛军?

WadeZhao 8月前 1739

总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6

第十六章

 伟大的西征 (十)

作者:罗马主义


战争是一门艺术,最高超的军事家,常常在战争开始之前,就为自己铺好了必胜的基石,而刘锦棠就是这样的一位高手。

前面一篇文章,有读者看了以后,觉得不够过瘾,问我为什么花了那么多的篇幅,去写刘锦棠如何处理难民这点小事,他们觉得我可以跳过这一节,直接去写波澜壮阔的战争。

不错,烽火狼烟,金戈铁马,确实气吞万里如虎,让人觉得更有激情。不过战争的胜负,有时候,并不仅仅只依靠战场上的勇猛,更多的时候,靠的却是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

刘锦棠要想收复新疆,最关键的一点,并不是要靠他的武力值爆棚,而是要靠得到民心,只有得民心者,才能得天下。

当刘锦棠在库尔勒以南,成功地赢得了当地人的信任以后,事实上,他就已经为即将到来的胜利,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为什么我们会这么说呢?

让我们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白彦虎被刘锦棠用计谋吓退以后,狂奔了三天三夜,终于和清军摆脱了接触,迅速地赶到了库车。

白彦虎知道,要想打败刘锦棠,最好的办法,甚至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搞坚壁清野,只要他能让刘锦棠进军的路上,全都变成了无人区,那么就算刘锦棠是神仙下凡,他也不可能坚持多久,最后的胜利,必然还是属于白彦虎的。

所以虽然在库尔勒失败了,但是白彦虎并不气馁,他知道,只要他能把从库车到乌什一带的老百姓,全部煽动起,跟着他一起南撤,不出三个月,刘锦棠就必须退回北疆,因为就算刘锦棠有三头六臂,他也得吃饭,也得喝水。

而新疆的冬天即将到来,西伯利亚来的寒风,已经一天比一天凛冽,当鹅毛大雪从天而降的时候,所有企图从北疆向南疆运粮的梦想,都将变成泡影,刘锦棠即便拿下再多的空城,他也逃脱不了必败的命运。

因此双方争夺的关键,就是一个“人”字,有人就有粮食,有粮食就能站得住脚,白彦虎都能看得明白这个道理,刘锦棠又岂会不明白?

所以刘锦棠第一仗的关键,重要的并不是为了打垮白彦虎,而是为了要让新疆的老百姓,特别是穆斯林,知道清军的政策。

而反过来对于白彦虎来说,则是要尽一切可能,避免老百姓和清军接触,因为他知道,真正的恶人是他自己。

不过现在对他来说,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反正像白彦虎这样的宗教极端分子,造谣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白彦虎一逃到库车,就立刻让手下四处宣传,说从喀喇沙尔到库尔勒,沿途所有的老百姓,都因为曾经支持过叛军,被清军杀了一个精光,惨的不能再惨。

而库车作为新疆叛乱的首发之地,更不会有例外,清军一旦到来,将会进行最残酷的报复,不论男女老幼,一个都不会放过。


经过白彦虎手下的人这么一造谣,库车城内,立刻人心惶惶,大家都来求白彦虎,给他们指一条生路,这正中白彦虎的下怀。

白彦虎要库车城内所有的人,跟他一起南撤,不要留下一颗粮食,只要清军找不到粮食,很快他们就会撑不下去,必然会撤回北疆,大家也不用担心,最多出去躲上个一两个月,他们就可以安安全全的回家,逃过这一劫了。

众人一听有理,于是连夜动手,把能带走的粮食全部装上车,带不走的一把火烧掉,数万人跟着白彦虎,浩浩荡荡的向南逃去。

白彦虎长出了一口气,他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达到了目的,这一次,他想看一看,刘锦棠还能有什么办法!他不相信,刘锦棠能再次上演奇迹。

那么刘锦棠能上演奇迹吗?

能!因为他已经料到了白彦虎的这一招,他在库尔勒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化解白彦虎的这一招。

很快,白彦虎就发现,情况不对头了,刚开始的时候,老百姓为了保命,和叛军一起跑得飞快,可是仅仅一两天之后,突然之间,很多人就不走了,有些人甚至开始向回走,这又是怎么回事?

白彦虎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老百姓想家,于是他就叫人,一遍又一遍的宣传,清军即将进行大屠杀的谎言,希望恐吓老百姓快跑。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老百姓的眼神里不再是惊惧,而是充满了疑惑,接下来就变成了蔑视,怎么会这样呢?

原来刘锦棠早就在库尔勒的难民中,寻访到在库车或者拜城以及阿克苏等地,有亲戚的人,送给他们马匹,发给他们白银,请他们连夜赶路,把刘锦棠是如何对待库尔勒难民的消息,告知给他们的亲戚,让他们知道,清军不仅不会屠杀任何一个老百姓,而且也不会强行征收他们的粮食,清军会一视同仁,出高价购买他们的粮食。


刘锦棠


这些人本来就担心亲戚们的安危,再加上又白得了刘锦棠的马匹和银子,自然不敢怠慢,很快就追上了南逃的人群,迅速的把消息传开。

白彦虎的谎言,自然比不过亲戚们之间的说服力,所以越来越多的人,都知道了真相,虽然还是有些人半信半疑,但是大部分的人,却真的不愿意走了,毕竟没有谁愿意离开自己的家园,去过颠沛流离,逃难异乡的生活。

当白彦虎得知了原委以后,他再次感到了无比的憋屈,自己冥思苦想的妙计,怎么又被刘锦棠给破了?

面对着不肯继续向南的老百姓,白彦虎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他的谎言,希望能恐吓住老百姓,可是越编就漏洞越多,就越经不起推敲,信他的人就越来越少。

白彦虎磨破了嘴皮,耗了两天的时间以后,依然无法说动大家继续南逃,于是他图穷匕见,最后决定用武力逼大家南逃,谁敢不从,格杀勿论。

可惜的是,他已经来不及了,刘锦棠不会给他那么多的时间,就当他用枪逼着老百姓继续向前的时候,清军的前锋也已经追了上来。

在短暂的交火之后,白彦虎发现,被他胁迫南逃的老百姓,似乎蠢蠢欲动,要对他不利,他知道,他已经失去了民心,彻底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因此他必须马上跑。

不过白彦虎并没有气馁,库车没有搞好,但是还有拜城,还有阿克苏,还有乌什,他可以重新想办法,这一次,他不会再和这些人废话,谁不南撤就干掉谁,他宁肯把这些城市都变成废墟,把这些穆斯林都杀个精光,也绝不能让这些人,回到大清的怀抱。

当他赶到拜城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就连这最后的一点点希望,也被刘锦棠给断绝了,因为这里的人也知道了真相,他们甚至不让白彦虎入城,更不用说跟着他南逃了。

无论白彦虎怎样在城下,对着城楼上的当地穆斯林首领阿克奈木喊话,把圣战的道理说过来说过去,把清军就要屠城的谎言一遍一遍的重复,对方就是不肯开门。

连用强的机会都没有,白彦虎差点被气疯了,好端端的一条妙计,怎么竟然被刘锦棠逼的,完全无处着手,他彻底绝望了!

你不仁,别怪我不义,白彦虎最后决定,要狠狠的报复,这些和他不是一条心的穆斯林们。

尽管内心里怒火中烧,可是白彦虎的脑子却在飞快地转动,他想骗开城门,于是对着城楼上的当地穆斯林首领阿克奈木说:“既然你们不愿意跟我一起南下,可是对我手下这一万多献身圣战的兄弟们,你们总不能一点儿都不表示吧?”

白彦虎估计,在这样的局面之下,对方很可能愿意破财免灾,打开城门,送他一点钱粮,打发走他这个瘟神,他想等对方开门的那一瞬间,冲进城去,杀对方个血肉横飞,把拜城变成一片焦土。

但是白彦虎的计划再次落空,虽然对方愿意破财免灾,但是却要他们后退,而且只是把城门开了一条小缝,推出了一小箱银子以后,又迅速地把城门紧紧关上。

面对此情此景,白彦虎愤怒到了极点,这简直就和打发叫花子一样,他觉得他无论如何,也要教训对方一下。

于是他再次来到了城门下,脸上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表示要当面感谢一下,拜城的穆斯林首领阿克奈木。

阿克奈木显然不了解白彦虎的阴险,就当他探出头的那一瞬间,一排乱枪,把他从城头射落,白彦虎终于出了胸中的一口恶气,但是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新疆的任何一个城门,会为他打开。

白彦虎的坚壁清野计划,现在已经被刘锦棠彻底粉碎,白彦虎被逼到了墙角,如今摆在他面前唯一的出路,就是必须和刘锦棠决战,那么他有胜算吗?

客观的说,他确实有,因为阿古柏的继承人,他的大儿子伯克胡里派来的援军,已经越过了阿克苏,马上就要和白彦虎会师了,双方加起来有两万多人,而刘锦棠追过来的部队,只有不足一万人,这仗他们绝对有胜算。

而且更重要的是,白彦虎掌握了主动权,因为在那打是他说了算,他可以决定在那里挖坑,而刘锦棠则必须硬着头皮来跳,因为着急的是刘锦棠,并不是他,对于任何一场战役来说,这几乎就等于先赢了一半。

更何况,阿古柏军装备精良,你有克虏伯,我也有克虏伯,你有毛瑟枪,我有温彻斯特,因此白彦虎终于下定决心,准备让漫天飞舞的子弹,来决定新疆最后的归属。

白彦虎和土耳其军官率领的阿古柏军,在拜城以西大概60里左右的地方,和刘锦棠的先头部队相遇了。

白彦虎他们占据了地形优势,隔着一条河,事先修筑好了工事,白彦虎在阵地的左侧,阿古柏军在阵地的右侧,他们不仅仅人数占有绝对优势,而且还占有地利,只要清军敢强攻,那么他们就有绝对的把握,让这条不宽的河面上,飘满清军的尸体。

刘锦棠孜孜以求的决战机会,现在终于来了,但是与其说这是一个机会,还不如说是一个死亡陷阱,如果刘锦棠打算强攻,那就算把所有的本钱全赔进去,也没有一点胜算,这仗到底该怎么打呢?

……

1877年9月,就在刘锦棠南下的同时,我们前面在《阿古柏之死》一章里,提到的那个和阗总督尼亚兹阿奇木,他在看到刘锦棠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击败了阿古柏军的主力以后,他相信,没有人能抵挡的住刘锦棠,最终的胜利,一定是属于大清王朝的。

所以从此以后,他和张曜之间的书信往来,更加密切,当听到清军已经开始南下的消息以后,他就开始四处活动,秘密串联,准备揭竿而起。

本来这件事如果能够顺利实施,将是对刘锦棠莫大的帮助,可惜的是,尼亚兹这个人也是一个奇葩,在阿古柏还没有死的时候,他有异心的这件事情,几乎就是路人皆知的。

阿古柏一直就对他有所防范,派人暗中监控他,甚至曾经几次都想干掉他,只是苦无真凭实据,再加上尼亚兹也是地方实力派,为了不失去人心,阿古柏才一直隐忍,迟迟没有动手。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无人不知,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尼亚兹为了保命,于是就决定先下手为强,派人毒死了阿古柏,所以在阿古柏死后,几乎人人都觉得,他很快就会揭竿而起。

一个人搞阴谋,搞到了满城风雨,路人皆知的境地,这个人保守秘密的能力,实在也是低到了让人汗颜的地步。

既然人人都知道尼亚兹要反,阿古柏的继承人,他的长子伯克胡里,自然也心知肚明,他可没有他老爸那份耐心,也没有他那份手腕,于是他决定先下手为强,率领5000名骑兵,连夜突袭了和阗。

还没有准备好的尼亚兹阿齐木,被突然而至的伯克胡里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仓促之间,只能落荒而逃,不仅仅没能帮上刘锦棠的忙,反而让和阗有心投奔大清的人民,白白的丢了性命。

不仅仅如此,附近的英吉沙尔也受到了连累,伯克胡里在这两个城市大开杀戒,处死了数千名他认为立场不坚定的穆斯林,企图通过铁腕手段,来维护他在南疆,已经摇摇欲坠的统治。

就在伯克胡里,在南疆大肆屠杀无辜的老百姓的同时,英国驻华公使代办弗雷斯,正在北京向总理衙门施压,他打着主持国际正义的幌子,要求清政府立刻停止向南疆进军,否则将引起国际舆论的公愤,导致中英关系的严重后退。

就像今天的美国政府,完全无视香港的曱甴们打砸抢烧,肆意伤害无辜,却反过来无中生有,指责香港特区政府,妨害了自由和民主一样,英国公使,也抛出了一套莫名其妙的说辞,指责清军收复新疆,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践踏。

按照弗雷斯的说法,阿古柏占领新疆,并不是侵犯中国领土,因为在此之前,他从来就没有和清军打过仗,怎么能说他抢占的是大清的土地呢?

既然阿古柏来的时候,清军都不在这块土地上,那么很显然,阿古柏占领的是一块无主之地,既然是在无主之地上建立的政权,那么阿古柏显然是合法的,他的继承人也是合法的。

而现在大清声称新疆是中国的领土,发兵攻打阿古柏的继承人伯克胡里,显然是恃强凌弱,以大欺小,这种行径为国际公理所不容,大英政府对此强烈谴责。

弗雷斯威胁大清政府,如果不马上停止向南疆进军,立刻和阿古柏的继承人展开和谈,英国政府为了维护国际正义,不排除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将由大清政府完全承担。

听完了弗雷斯这番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说辞之后,就连一贯主张放弃新疆的海防派官员们,都气得怒发冲冠,觉得忍无可忍,总理衙门一反常态,当场就义正言辞的反驳他:“该处是中国地方,何谓得之无主?各回部亦有蒙大皇帝封爵者,其地终属中国管辖!”

不过面对英国人赤裸裸的威胁,清政府还是有点心虚,于是又再次传旨,让左宗棠谈谈,他对这件事的看法。

1877年10月7日,左宗棠再次向朝廷上书,义正言辞的驳斥了英国人的说法,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就用现代汉语,来给大家说说这份奏章的大意。

左宗棠说:“阿古柏侵占新疆已经10多年了,英国人也庇护了他10多年了,目的无非就是,让阿古柏政权成为印度的屏障……”

“新疆从汉代起,就是我大中华的固有领土,这是中外共知的事实,没有谁可以改变,如果英国人认为,保护阿古柏政权,是在维护国际正义的话,那么请他们用自己的领土,或者从印度的殖民地上割出一块,去为阿古柏建国,凭什么拿我们中国人的领土,来满足他们自己的私欲?!”

“……英国人名义上是保护阿古柏政权,实际上是对中国主权的侵犯,是为了蚕食中国的领土,他们想凭着船坚炮利来恐吓我们,我们绝不能退让!”

“……现在阿古柏已死,叛军也已经四分五裂,只要我们上下一心,收复新疆,必定指日可待,朝廷千万不可以在此时动摇,最终的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在左宗棠不懈的坚持,和他必胜的信心感染之下,1877年10月22日,朝廷终于下旨,命令左宗棠“督饬各军,转战而前,复我旧疆!”

在收复新疆的战役,已经打了整整一年多以后,朝廷才正式下令开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更是百感交集,由此可见,收复新疆是多么的艰难。

如果没有左宗棠,这块儿占了中国面积1/6的土地,恐怕早已离开了中华民族的怀抱,所以梁启超说他是五百年来第一伟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真是当之无愧!

虽然大局全靠左宗棠运筹帷幄,可是前线却全靠刘锦棠冲锋陷阵,面对凭险而守,两倍于自己的敌人,刘锦棠又该怎么打呢?

这不仅仅是白彦虎想知道的问题,更是土耳其军官们,急切的想要搞清楚的。

在他们看来,刘锦棠之所以能一路过关斩将,是因为他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白彦虎只是一个半路出家的土匪,打不过刘锦棠天经地义。

而他们都是奥斯曼帝国内,最好的军校里,科班出身,又曾经和英法并肩作战,打过克里米亚战争,深知现代战争的奥妙。

他们可不是白彦虎这种土匪,他们是奥斯曼帝国里,百里挑一的精英,所以才会被派到了新疆,因此他们急切地想和刘锦棠扳扳手腕,看看到底谁高谁低!

当刘锦棠的军队和他们隔河相望的时候,土耳其人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他们早已按照西方的军事条例,构筑了最严密的防御工事,安排了最合理的火力部署,就等着刘锦棠前来自投罗网。

可是让他们有点失望的是,刘锦棠只是派出了小股的部队,发动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试探性的进攻,主力却在后方观望,迟迟不发动总攻。

刘锦棠在等什么?土耳其人刚开始有点摸不着头脑,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正面的敌人,人数似乎正在减少,然后他们立刻就猜到,肯定是敌人想绕过他们的阵地,搞侧翼迂回!

这些理论根基深厚,又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土耳其军官们,马上就派出了侦察兵,去上下游侦查,果不其然,发现刘锦棠已经派出了两支骑兵部队,各有二千来人,正悄悄的向河的上下游进发,和他们猜的完全一致。

土耳其人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都忍不住笑了,凭这点小把戏,就想来坑他们,实在是太幼稚了!

他们是谁?他们是土耳其最杰出的军官,是百里挑一的精英,所以才被派来帮阿古柏的,如果刘锦棠想用这个办法来打败他们,那实在是太低估他们了!

刘锦棠你既然想出其不意,那好吧,我们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出其不意,土耳其人立刻通知白彦虎,让他和阿古柏军一起,立刻渡过河去,对正面的清军发动攻击!

白彦虎乍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大吃一惊,赶紧跑来问土耳其军官,为什么要这么做?放弃坚固设防的阵地,去和敌人打野战,岂不是以己之短,去击敌人之长?

听到了白彦虎这么一问,土耳其的军官们,忍不住向他投去了蔑视的眼光,他们终于明白了,白彦虎为什么屡战屡败?不仅仅是因为他胆小如鼠,更重要的是他完全没有军事谋略。

尽管心里很鄙视白彦虎,不过考虑到他手下还有一万多大军,所以土耳其军官们,还是客客气气的,回答了他的这个问题。

很简单,他们请白彦虎做一个算术,刘锦棠有七八千人,向河的上下游各派出了二千多人,企图过河后去抄他们的后路后,请问他正面还有多少人?

白彦虎一想,还剩下三四千人吧,他于是有点明白了,看到了白彦虎有所顿悟的表情,土耳其军官终于忍不住得意地笑了,卖弄般的说道:“如果我们留下五千人继续防守阵地,然后派出剩下的一万五千人,渡河去进攻刘锦棠,你认为会有什么结果?”

接着土耳其军官把望远镜交给白彦虎,指着刘锦棠的正面部队说,你看看这些清军,素质有多低,根本就没有构筑防御阵地,光是想着包抄我们,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万一我们突然冲过去,他们该怎么办?

白彦虎举起望远镜一看,发现土耳其人说的,确实有理!如果我们突然冲过河的话,对方猝不及防,我们用5倍的兵力去围歼对方,必然很快就能取得胜利,等到消灭了正面这股敌人,我们再集中所有的兵力,去打两翼迂回的部队,这样就可以各个击破,这招太妙了!

白彦虎忽然觉得,自己终于抱对了大腿,一种莫名的兴奋,涌上了心头,他恶狠狠的咬了咬牙,心想:刘锦棠,你也有今天,你的死期终于就要到了!

按照西方人的标准战术,土耳其人进行了猛烈的炮火准备,同时命令所有的部队,迅速的冲出战壕,趁机渡过小河,突然向清军,发动了猛攻。

白彦虎看到,清军对此显然毫无准备,还没有等阿古柏和白彦虎的军队冲过河,就已经被炮火轰的乱成一团,迅速地开始向后方溃逃。

白彦虎不由得大喜过望,立刻让人牵过马来,带着卫队冲向了战场,他可不愿错过这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虽然清军逃跑的速度飞快,但是阿古柏军和白彦虎的人追的也不慢,不知不觉中,一下子就追出了两三里地,前方出现了一道小山,清军迅速的爬了上去,消失在山脊之后,而阿古柏军和白彦虎的人哪肯放过他们,也迅速的追上了山坡。

就在这个时候,密集的炮弹,突然从小山那边飞了过来,清军也从山脊上冒出头来,伸出了一只只枪管,用暴风骤雨般的子弹,横扫山坡上的叛军。

我们前面说过,到了这个时代,任何军队,敢在加特林机枪和弹仓步枪之前发动冲锋,基本上就属于找死。

而现在,穆斯林叛军正在扮演这个角色,显然他们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敌人只是负偶顽抗,垂死挣扎,因此他们仗着人多的优势,拼命地向前冲。

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敌人在这条山脊上的阵地,是早就修好的,火力的配置也是精心安排过的,很显然,敌人根本就不是没有准备好,而是故意要引诱他们过来。

不过等他们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他们的尸体,早已经堆满了整个的山坡,既然已经骑虎难下,土耳其人决定干脆孤注一掷,利用人海战术,攻下这座小山。

于是土耳其人迅速的收拢部队,排成一条又一条的冲击横列,不计代价的向山上猛攻,可是一次又一次的,被山上的清军击退。

白彦虎这时突然发现,这仗打的越来越不对头了,明明应该是刘锦棠渡河攻坚,现在怎么搞成我们来渡河攻坚了呢?

多年的战场经验,让白彦虎拥有了一个敏锐的第六感,虽然现在看起来,穆斯林叛军似乎还占了优势,但是白彦虎的直觉告诉他,再不跑就没命了!

于是白彦虎立刻调转马头,没命的开始向回跑,他手下的人自然也心领神会,跟着他一起向回跑,那么他的直觉正确吗?

就在他刚刚跑出了没有几步,突然从战线的左右两侧,大批的清军从斜刺里杀出,清军的马队发动了冲锋,那么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呢?

他们就是那些去迂回包抄的清军,不过那只是虚晃一枪,因为刘锦棠看完了土耳其人的工事以后,就已经确定,如果清军去渡河攻坚,那将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唯一的办法,就是反过来让敌人来攻坚,这才是取胜的唯一法门。

可是如何把敌人引诱过来呢?简单的诈败是没有用的,毕竟敌人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手,是高手。

对待高手,引诱它的最佳方式,就是用一个几乎看不出缺陷的招数,让对方必须动一番脑筋,才能发现这个缺陷,然后让他在最得意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掉入陷阱。

所以刘锦棠摆出的两翼包抄的这个陷阱,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招中规中矩的进攻方式,无懈可击,普通的将领,只会简单的分兵,到河的上下游去防守。

可是高手却不愿意这么委曲求全,他们能看得出这里的破绽,那就是刘锦棠这么做,分散了兵力,因此他们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会主动出击,而这就是刘锦棠想要的结果。

接下来就没有什么悬念了,土耳其人指挥的阿古柏军,突然受到了清军骑兵,从两翼发动的冲锋,顿时乱成了一团,瞬间土崩瓦解,溃不成军。

清军顺势发动了全线反击,杀的阿古柏军尸横遍野,特别是在河边,阿古柏军因为渡河时发生了拥挤,被追上的清军杀得血肉横飞,尸体多的,一度把河面都填满了,河水也被染红。

清军紧跟在溃逃的敌军之后,顺势渡过了河流,越过了土耳其人精心修建的工事,全歼了阿古柏军,接着开始猛追先跑的白彦虎,一直追到了几十里开外的察尔齐客台,杀的白彦虎丢盔卸甲,狼狈不堪,一路上到处都堆满了穆斯林叛军的尸体。

这是一场空前的大胜,伯克胡里在新疆中部的军队,被彻底打垮,白彦虎也损失了超过一半的兵力,再也没有阻挠清军南下的本钱了。

这本来是一场,看似没有任何机会的战斗,可是刘锦棠就是硬生生的,又创造出了机会,这才是一个名将的真正风范。

如果在平壤城下的清军,真是由刘锦棠来指挥的话,那甲午战争的结果,很可能就会不一样,中国后来的路,很可能就此不同,每每想到这里,总是让人感慨万千!

大胜之后,刘锦棠依然没有给白彦虎一点点喘息的机会,随后迅速的跃过了140里的沙漠,出现在了阿克苏城下,城里的老百姓拒绝了白彦虎入内,但是却向刘锦棠打开了大门,出城十里地,箪食壶浆,迎接王师的到来。

从出发到现在,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也就是不到10月底(农历)的时候,大清朝廷发布的开战文书,甚至还没有传到新疆,刘锦棠就已经长驱二千里地,拿下了新疆中部的所有城市,再次打出了飞一样的速度,又一次书写了军事史上的奇迹。

现在南疆的大门已经被彻底打开,最后的决战即将到来,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