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114)下卷(七十二)伟大的西征(十一)左宗棠收复新疆,真的是靠的历史机遇吗?

WadeZhao 6月前 1574

总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6
第十六章
伟大的西征(十一)
作者:罗马主义


打仗的办法有很多,打不过你,我可以困死你,俄军虽然无法通过军事行动,攻下普列文要塞,可是他们却困住了土耳其军。
1877年12月10日,在被围了三个多月以后,土耳其军终因弹尽粮绝,在多次突围失败以后,最终被迫向俄军投降,这是第十次俄土战争中,最关键的转折点。

有人说,我们不是在讲新疆吗?为什么老是提到土耳其人?是不是离题太远,逻辑太不严密了?
绝对不是,因为晚清的历史,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中国史,而是世界历史的一部分。
如果我们要写清代以前的历史,可能只需要几本中国古代的史书,再加上一点点古文参考资料,就可以洋洋洒洒的,一路写完一个朝代,比如宋史或者明史。
而如果我们要想写,中国更早以前的历史,可能需要的书就更少,因为除了那些众所周知的资料,你就是想发挥,也找不到地方。
因为只有中国古史,有可信的记载,你唯一能做的,最多就是从已有的故纸堆里,拼命地抠字眼。
可是写晚清就完全不一样了,有读者老是吐槽我更新慢,其实你们不知道,单单是一个新疆历史,我就查看了几十种外文资料,上百册中文书籍,而且还有很多的书籍,我找到了还没有来得及看。
这些书籍,不仅仅有英文俄文的,还有突厥语,阿拉伯语,波斯语,察合台文的,除了英语书籍以外,其他的对于我来说,都是天书,我只能花钱请翻译公司帮忙。
特别是一些小语种的书籍,翻译价格极为昂贵,但是常常也正是这些书,才能让人获得意外的发现。
可是考虑到翻译价格太贵,所以我通常是先请他们翻译目录,然后我再根据目录,推测文章里的内容,再请他们帮我翻译这些章节,所以真的快不起来。
对于新疆的这段历史,研究的最透彻的,基本上都是外国人,大家可能想不到的是,研究阿古柏问题的专家中,居然还有一个是韩国人。
和他们的研究相比,国内的文献根本不值一提(当然,这并不是国内的专家水平不高,而是他们受到了种种的限制)所以在我的故事里,有很多你在中国的历史书上,从来没有看到的史料,你就一点儿也不用觉得奇怪了。
特别是在穆斯林叛乱期间,新疆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更是基本上要全部靠外文资料,因为几乎没有可信的中文记载,所以这也和以往的其他人,写中国历史,完全的不一样。
不仅仅资料的来源不一样,而且发生在新疆的每一件事情,几乎都是当时的国际政治,最终角力的结果,其复杂程度,也远远超过了传统的中国历史。
就像我们最近老是在讲的,第10次俄土战争一样,因为这确实和左宗棠收复新疆,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不讲这场战争,有一个问题你就不会理解,为什么清军攻打阿古柏,收复新疆,严重损害了英国人的利益,可是英国政府却没有派出舰队,来威胁大清政府呢?
要知道整个19世纪的世界,信奉的都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完全是弱肉强食,作恶是没有下限的,大部分时间,大家甚至连遮羞布都不需要一张。
特别是英国,搞的是标准的炮舰外交,谁不听话,它就把军舰开到谁家门口,用巨舰大炮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世界老大!
这就和今天的美国完全一样,每次当美国总统,遇到他搞不定的事情的时候,他就会立刻打电话给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问问他,美国的航空母舰在哪里?
对于这一点,大家丝毫也不用奇怪,因为在国际政治中,从来都没有什么方式,比大棒在手,更有说服力的了!想想1996年的台海危机里,美国人就是这么欺负我们的。
19世纪的国际秩序,更是如此,照理来说,英国人在口头威胁清朝政府,不能达到目的的情况下,应该会派出舰队,来中国的海岸耀武扬威一番,让清朝政府知难而退,可是这一次,他们却真没有这么做,为什么会这样呢?
你千万不要以为,英国人是觉得自己恃强凌弱,无理取闹,忽然良心发现,最终内心有愧,所以才没有闹上门来。
事实上,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在这个时候,真的是有心无力,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恰恰正是因为,第10次俄土战争的缘故。
因为清军收复新疆的整个过程,恰好和俄土从关系紧张,一直到最后爆发战争的整个时间段,基本重合,所以英国人一直空不出手来,来找大清政府的麻烦。
特别是到了1877年的12月,俄国人在拿下了普列文要塞以后,一路猛打猛冲,越过了巴尔干半岛,终于兵临土耳其的首都,伊斯坦布尔的城下。
这是俄国人几个世纪以来,离夺得南方的出海口,梦想最接近的一次,俄军的前锋,甚至都已经看见了,土耳其的博斯普鲁斯海峡。
但这也是英国人绝对不能容忍的,自从俄土关系紧张开始,英国人就一直毫不掩饰的,公开在帮助土耳其人,所以他们实在是腾不出手来,全面介入新疆问题。
因为对于英国人来说,连接黑海和地中海的博斯普鲁斯海峡,是地缘政治中的关键节点,如果让俄国人得到了这里,那也就意味着,北极熊的爪子只要再往南伸一伸,就可以够着苏伊士运河了,光是想到这一点,就让英国人的内心,无比的抓狂。
所以在整个俄土战争期间,英国的主力舰队,一直不敢离开欧洲,生怕土耳其人有所闪失,让俄国人获得南方的出海口,在这种情况下,英国人自然也没有时间,来远东耀武扬威了。
特别是当普列文要塞陷落以后,土耳其人失败的命运,看起来已经不可避免,早就做好了准备的英国主力舰队,立刻昼夜兼程的赶往了黑海。
到了1877年12月,英国海军的铁甲舰群,已经云集在土耳其的博斯普鲁斯海峡里,随时准备和俄国人全面开战,而发生在新疆的那些事,和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即将陷落相比,就实在不值一提了。

所以一个国家的兴衰,有时候也是要靠一点点运气的,至少在这一刻,大清是幸运的,如果不是因为俄土战争,大概率的来说,英国人肯定是要干涉新疆事务的。
即便他们不是真的要出兵,但是只要派个舰队来大沽口转转,就足以吓退清政府,让左宗棠的所有努力,全部付之东流。
所以左宗棠是幸运的,一个人要有所成就,有时候光是努力还不行,真还要靠那么一点点运气。
但是问题是,当运气真的来了的时候,我们能抓得住吗?
就像左宗棠在此时此刻,敢于顶住英国人的恐吓,坚决要求出兵收复新疆,仅仅只是因为瞎猫撞到了死耗子,还是他真的先知先觉呢?
事实上,他早就洞若观火,因为到了1877年,世界已经和过去大不一样了,英国人的海底电缆,早就从伦敦拉到了印度,现在都快要铺到香港了,所以对当时的人来说,这个世界,忽然变得透明了。
因此左宗棠虽然身处欧亚大陆的深处,可是只要他定期读读,那些从上海送来的各种报纸,他就能知道,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所有的事情,这对以前的中国人来说,简直是不可以想象的。
所以这也是他的另一个运气,正因为有了报纸,左宗棠才能断定,英国人在这个时候,对于他在新疆所做的一切,除了嘴上骂骂咧咧,可是在行动上,什么也做不了,它只能干瞪眼,所以左宗棠才不怕英国人的威胁。
因此如果不知道这些背景,我们就无法理解这场战争,也就无法理解这些当事人,他们所做的每一个决断,背后的依据。
这就像再过100年,如果我们回头来看叙利亚内战的话,假如不告诉你当今的国际局势,你就无法理解库尔德人,为什么一会儿和反政府军联合在一起,攻打政府军,一会儿又和反政府军势不两立,然后又和政府军变成了同盟,你就会觉得莫名其妙。
所以进入19世纪以后,世界不再是孤立的了,到处都是蝴蝶效应,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会提及,那场发生在万里之外,看起来和大清没有一点关系的第10次俄土战争。
而且不仅仅如此,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和这场战争有莫大的关系,当英国舰队开进了博斯普鲁斯海峡以后,俄国人也不肯善罢甘休,他们也要见招拆招,反戈一击。
俄国人知道,在海上,没有人是英国人的对手,他们也不例外,可是俄国人同时也坚信,在陆地上,同样没有几个人,能干得过自己。
所以俄国人心想,既然你要恐吓我,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那我也干脆吓你一下,说不定也会让你大小便失禁。
因此俄国驻突厥斯坦的总督考夫曼,立刻集结了3万多俄军,摆出了一副气势汹汹,马上就要从中亚向印度进军的样子,以此牵制英国,减轻在黑海方向上的压力。
而英国人自然也不敢怠慢,所以驻印度的英军,也开始向北方集结,在英国驻印度殖民地政府内部,甚至有人建议,立刻出兵新疆,支援阿古柏的继承者,从侧翼威胁俄国人。
因此当刘锦棠攻克了新疆中部,占领了乌什的时候,在他的前方和侧翼,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的军队,正剑拔弩张,蓄势待发,新疆随时都可能变成这两个国家的战场,就像后来的日俄战争,是在大清的龙兴之地,东北打的一样。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而要想避免这个情况发生,最好的办法,就是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收复南疆。只有彻底扫除掉伯克胡里和白彦虎这些跳梁小丑,才能避免给英俄这些当时的超级大国,介入新疆的口实。
可是,这谈何容易?!事实上,到了这个时候,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自从阿古柏死后,他的余部被刘锦棠打得抱头鼠窜,损失过半,从此不再对俄国人构成威胁,所以俄国人对待他们的态度,也开始改变。
特别是到了1877年12月,为了准备和英国人对抗,俄国人的外交策略,更是突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俄国人此时突然派出了使者,分别去拉拢白彦虎和伯克胡里,希望和他们化干戈为玉帛,让他们转换阵营,加入到俄国人的行列中来,共同对付大清和英国政府。
虽然阿古柏之前派出的使者赛义德,还没有放弃幻想,继续在伦敦和德里寻求支援,可是由于英国政府的注意力,全都聚焦在了奥斯曼土耳其的欧洲部分,再加上又面临着和俄国人全面开战的风险,所以实在是爱莫能助。
尽管这对大清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让伯克胡里和白彦虎这些极端分子,感到自己就像被上过的妓女,还没有拿到钱,就已经被英国人抛弃了,他们非常的失望,甚至充满了愤恨,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
因此当俄国人,突然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以后,两个人立刻积极响应,分别派出了使者,去和俄国人勾结。
就在刘锦棠在库车到乌什之间,和白彦虎作战的同时,白彦虎派出的一个姓马的使者,已经到达了俄国境内,他不仅仅向俄国人表达了,白彦虎愿意判敌投国的坚定决心,甚至还把白彦虎多年来抢掠到的财宝,全都送给了俄国人,以表达诚意。
英国人的插手,本来就已经很麻烦了,现在俄国人还要来插上一杠子,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就在此时此刻,当白彦虎和俄国人,初步达成叛国协议以后,俄国人立刻投桃报李,迫不及待的就开始行动,阻挠清军的南下了。
就在清军到达阿克苏的同时,一个在库车以南,沙雅附近的穆斯林部落,这时在俄国人的授意和武装之下,派出了一支几千人的骑兵部队,正准备偷袭刘锦棠的背后。
这个部落在不久之前迁入了俄国,现在已经被俄国人完全掌控,由于俄国人这时正面临着英国人的压力,还不想和清朝政府彻底撕破脸,不方便直接出兵,所以就想借这些极端穆斯林之手,打刘锦棠一个措手不及。
俄国人这么做的意图也很明显,他们不想让南疆,重回大清的控制之下,他们希望让这里保持混乱,这样他们就有机会获得这里的控制权,从另外一个方向上,威胁英国人皇冠上的明珠——印度。
所以,虽然刘锦棠一路高歌猛进,可是留给他的时间,真的是越来越少,国际局势的风云变幻,随时都可能导致他收复新疆的努力,变成功亏一篑,更不要说,这些意料之外的伤人暗箭。
所以虽然历史给了他机会,剩下的就要看,他能不能把握的住?!
1877年12月(农历11月),一路狂奔的白彦虎,终于赶到了喀什城下,可是让他意外的是,守城的伯克胡里的副手,阿里什达纳竟然关闭了城门,不准他进城,而且也不向他提供补给,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前面我们讲了,就在不久之前,伯克胡里率领了5000骑兵,前去镇压和阗总督,尼亚孜阿齐木的起义,此时此刻,并不在喀什城里。
留守喀什城的,一个是阿里达什纳,另一个人,就是我们在很久以前,曾经提到过的,投降阿古柏的清军将领何步云。
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10年前,负责守卫喀什汉城的清军守备何步云,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军的情况下,没有和奎英一起殉节,反而接受了阿古柏的议和条件,投降了阿古柏。
虽然在今天的人看起来,何步云的投降无可指责,因为他确实已经尽力了,毕竟在他投降了十年后,清军才再次来到了新疆。
可是这在当时的人看来,就是彻头彻尾的叛国,更不要提何步云投降以后,改信了伊斯兰教,甚至还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阿古柏,变成了阿古柏的老丈人,而且还多次帮助阿古柏作战,为阿古柏占领整个新疆,立下了汗马功劳。
即便是在不久之前,在叛军内部发生的王位争夺战中,何步云也起了关键作用,他再次帮助伯克胡里,打败了他的竞争者,登上了王位,他本人从此也变成了,伯克胡里统治集团里的核心人物,得到了伯克胡里的信任,负责镇守喀什汉城。
但是伯克胡里不知道的是,何步云只是一直在隐忍,虽然他被迫改信了伊斯兰教,但是他的心,却依然是向着大清的,不仅仅他没有变,他手下的上千名当年的老兵,也一直渴望着重回中原。
实际上当清军开始南征以后,他们就已经开始,秘密准备起义,但是喀什自古至今,一直是极端势力的大本营,所以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一直在等待机会。
当何步云看到,被打的失魂落魄的白彦虎残军,逃到了喀什城下的时候,何步云知道,时机到了,清军的主力肯定不远了,他必须马上起义,以获得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所以他一开始,先是挑拨阿里什达纳,让他不要让白彦虎入城,分散敌人的势力,他在阿里面前,说了白彦虎一大堆坏话,阿里果然中计,等到他把白彦虎赶走了以后,何步云趁机发动了起义。
不过喀什城毕竟是极端分子的大本营,何步云没能趁伯克胡里和白彦虎不在的机会,打垮阿里,结果阿里迅速派人向伯克胡里求援,伯克胡里命令他先请白彦虎出手帮忙,然后他自己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喀什城。
由于被抛弃在沙漠上,正无路可去的白彦虎,迅速的加入了战局,战场上的形势,立刻发生了逆转。
何步云被迫由攻转守,很快就支撑不住了,他和手下的士兵,全被围在了喀什汉城,不久之后,伯克胡里也赶到了,局势进一步的恶化
何步云这个时候发现,不要说拿下喀什城,献给刘锦棠了,恐怕连自己的小命,都要保不住了。于是无奈之下,他派人连夜潜出了喀什城,去阿克苏找刘锦棠求援。
那么刘锦棠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呢?他正准备在阿克苏整休一下军队,毕竟一个月跑了三千里地,就是铁打的人也得喘口气。
可是还没有等到他来得及休整,求援的消息就不断的传来,先是他听说和阗伯克尼亚孜阿齐木,正率领五百人前来投奔,他的信使已经提前赶到,尼亚孜请刘锦棠立刻出兵叶尔羌,他在那里的同党,到时候会里应外合。
刘锦棠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案,当年兆惠就是先拿下叶尔羌,切断了喀什和和阗之间的联系,然后再收复整个南疆的。
可是正当刘锦棠准备按这个方案部署的时候,何步云也派人送来了求援信,请求刘锦棠赶紧发兵喀什,不然他们就要撑不下去了。
刘锦棠乍一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又惊又喜,他知道,这是一个绝不能错过的机会,于是他立刻改变主意,决心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喀什城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又收到了俄国人支持的沙雅穆斯林,正在越过中俄边界,企图从背后袭击他的消息,这可如何是好?
然后他又收到了一个消息,俄国人正在动员附近的吉尔吉斯人,想让这些游牧部落和白彦虎结盟,帮助白彦虎拿下南疆,然后俄军很可能会借机进入喀什。
情况太危急了,一分钟都不能再等了,于是他命令清军兵分三路,主力部队立刻出发,由余虎恩和黄万鹏率领,从东西两路夹击喀什,必须在11月14日(农历)天亮之前,赶到喀什城下,攻下喀什城。
而他自己则亲率董福祥和他麾下的2000骑兵,连夜北上,赶往从俄国侵入新疆的一个必经之地设伏,打垮这股穆斯林叛军之后,再回师南下,攻下叶尔羌。
刘锦棠用兵的最大一个特点,就是快到了极致,要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是11月10日了,此时清军前锋距离喀什还有400多公里,清军要在四天之内赶到喀什,相当于要跑十个马拉松。
你必须要知道一个背景,清军可是步骑混合的军队,要以这样的速度前进,这会有多难?
而他本人则要在11月12日之前,北上130多公里,到达穆斯林叛军必经之地的一个峡谷,相当于一昼夜之间,又要跑三个马拉松,全都是不可思议的极限。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清军,已经在一个月左右,推进了将近3000里地,几乎就是每天一个马拉松,早就疲惫到了极点,可是还没有休息两天,又要再跑10个马拉松,这简直近乎是奇迹。
但是刘锦棠就是要创造奇迹,1877年农历11月10日,三支部队同时出发了,全都是披星戴月,昼夜兼程。
这个时候的新疆,早已经是北风凛冽,所有的人都顶着刺骨的寒冷,须发上挂满了冰霜,困了只能在马背上打一个盹儿,实在扛不住了,就在路边的冰雪中倒头睡上一两个小时,然后又被匆匆叫醒,继续向前赶路。
有时候我很好奇,这只当年被拖欠了8个月的工资,仅仅只发了4个月饷银的部队,是什么样的精神,在鼓励着他们不顾一切的勇敢向前?
事实上,刘锦棠带兵的最大一个诀窍,就是白天征战,晚上上课,那么刘锦棠给他们上的是什么课?
讲儒家的忠孝礼义,讲忠君爱国,所以这支军队不同于晚清的任何一支军队,他们是有信念,有理想的,因此他们才能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由于刘锦棠的进军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了,所以从俄国境内窜入的穆斯林叛军,根本就没有想到,远在100多公里外的清军,会在一天之间,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因此他们毫无防范,被刘锦棠打了一个落花流水,几乎全军覆没。
而与此同时,正在猛攻喀什汉城的伯克胡里和白彦虎,也没有想到400多公里外的清军,会在三天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们同样也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当穆斯林叛军突然看到这些,似乎是从天而降的清军士兵以后,他们全都崩溃了,开始疯狂地逃跑。
伯克胡里和土耳其军官们,拼命的想收拢部队,布成防线,可是那些已经被吓坏了的穆斯林叛军们,只是四处乱窜,没有人再听从他们的号令。
伯克胡里亲自动手,斩杀那些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的穆斯林叛军,试图恢复军纪,可是却毫无作用,他们不相信眼前的这些清军是人,他们觉得这些人都是天兵天将,抵抗已经是毫无意义的了!
伯克胡里绝望了,白彦虎也绝望了,他们永远也无法理解,他们的对手,“飞将军”刘锦棠,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既然败局已经不可避免,一切已经变得毫无意义,那就干脆来一场疯狂的报复吧!
伯克胡里和白彦虎在喀什城内,开始四处放火,无差别的胡乱杀人,然后打开城门,拼命地向俄国方向逃去,他们能跑得掉吗?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如果觉得本文可读,请分享到朋友圈,谢谢大家。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