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115)下卷(七十三)伟大的西征(十二)美国是如何解决印第安人问题的?

WadeZhao 4月前 728

总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6
第十六章
伟大的西征(十二)
作者:罗马主义


当清军在刘锦棠手下的猛将,余虎恩和黄万鹏的率领之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攻到了喀什城外的时候,阿古柏的长子伯克胡里和白彦虎彻底绝望了,他们迅速地逃向了俄国境内。

虽然这两个恶贯满盈的家伙,脚底板抹油,率先开溜了,可是土耳其军官阿里卡兹姆和以前阿古柏手下的7名总督,白彦虎手下的伪元帅王元林,还有三千名来自中亚的圣战者,数千名从陕西逃来的穆斯林骑兵,并不甘心就这么样轻易的放弃,他们决心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这些人都是极端分子中的极端分子,他们不想去俄罗斯,因为他们中有很多人,要么是跟俄罗斯人有血海深仇,要么就是极端思想中毒太深,对自己信心百倍,觉得能打败清军。

因此虽然伯克胡里和白彦虎跑了,可是留下来的这些家伙,却全都是恶人中的恶人,依然不可轻视。

他们的人数,并不比远道而来的清军少,他们的战斗意志,也并不比远道而来的清军弱,更何况双方的武器装备,本来就是半斤八两,这将是最后一场,硬碰硬的恶战,清军若是不能把他们拿下,之前所有的一切努力,依然可能化为泡影。

而此时的清军,实际上已经疲惫到了极点,连续三天三夜的急行军,也可能是四天四夜的急行军,长途奔袭四百公里以后,早已是人困马乏,可是他们依然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必须全身心的投入。

这是一场硬碰硬的遭遇战,双方谁也没有时间,去玩什么阴谋诡计,最后的胜利,完全取决于谁更坚强,谁更勇敢。

大家都没有时间构筑堡垒,于是在喀什城外的戈壁上,双方都按照19世纪的标准战法,组成了一道又一道,整齐的步兵阵列,骑兵则聚集在两翼,做好冲锋的准备。

这场战斗发生在半夜,夜三鼓,喀什城外,寒风凛冽,黄沙漫漫,清军率先发动了进攻。

双方的炮兵,开始了猛烈的互相轰击,清军的步兵战线,在有节奏的鼓点声的指挥之下,冒着纷飞的弹雨,如一道铜墙铁壁一般,缓缓向前,正像后来的史书中所记载的一样,“如墙而进”,势不可挡。

尽管子弹不断地从耳边呼啸而过,尽管身边的战友不断的倒下,但是清军的阵线却一直稳稳的向前,然后进入了200米左右的对射距离以后,开始和穆斯林叛军,进行最残酷的排队枪决。

尽管这个战术已经落伍,可是在没有任何掩护的茫茫戈壁上,在双方骑兵虎视眈眈的威慑之下,步兵除了保持严整的队形,确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进攻方案,只能用这个最野蛮的办法,比拼勇气和决心。

这可不是前膛枪的时代,双方都是用的后膛步枪,弹仓步枪,甚至还有加特林机枪,仅仅只是短暂的对射之后,双方就有大量的士兵倒下,场面是空前的血腥。

但是清军在这一刻,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大无畏精神,尽管前排的士兵纷纷倒下,可是后排的士兵却马上补上空缺,没有人恐慌,也没有人逃跑,所有的人都视死如归。

而在这场意志力的比拼之中,来自中亚的圣战者们,那些平时号称最不怕死的极端分子们,却没有坚持几分钟,就彻底崩溃了,他们暴露了色厉内荏的本质,像一群丧家之狗一样,夹着尾巴,率先逃离了战场。

尽管土耳其人和中亚人都跑了,但是白彦虎的副元帅王元林,还有他手下的数千名陕甘穆斯林骑兵,却纹丝不动,战场上神经最坚强的人,居然全都是来自中国内地,曾经老实巴交的农民。

于是清军的骑兵发动了冲锋,走投无路的王元林,也发动了反冲锋,在震天动地的马蹄声中,在撕心裂肺的呐喊声中,如林的马刀,映着寒冷的月光,向天空中挥洒着点点鲜红的血花。

没有仁慈,也没有怜悯,只有咬牙切齿的仇恨。这是这场伟大的史诗里,最后的一个高潮。

带头冲锋的王元林,看见了带头冲锋的余虎恩,双方一个挥舞着马刀,一个手挺着长矛,向对方猛冲了过去,两马交错之际,一个身影被刺向了天空……

以下的记载,来自两名土耳其军官的报告,一份是写给英国政府的,一份是写给奥斯曼土耳其政府的,他们都是在战后的1~2年之内写的,所以可信度最高,我们来通过他们的视角,看看随后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我(阿里卡兹姆)和7名总督,还有三千名士兵(圣战分子),在抵抗失败后被俘,随后被关进了土牢”。

“不久之后,有370名圣战分子被选了出来,在游行示众以后被斩首,三天以后,又有17名军官被处死。”

“在接下来的三个晚上,我和我的狱友们光着脚,带着铁链,被带到了一名中国军官的面前,他责备我们为什么之前支持阿古柏,然后开始鞭打我们,并用铁刺刺我们的指甲,要我们回答各种问题。”

“不久之后,我们又被没收了所有的财物,衣服也被剥光,所有的人都赤身裸体,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看来我们是必死无疑了。”

“随后不久,我们颈上带着铁圈,手上戴着铁铐,脚上绑着铁链,被带到了左宗棠将军的面前审讯。(他应该是搞错人了,或者是他听错了,左宗棠从来没有到过喀什)”

“我们被审讯了5次,每次都受到了鞭打,被用刀尖刺指甲,在第1次审讯中,7名总督全部都被处死,他们的头被砍了下来,尸体被放在铁笼子里,然后被公开示众。”

“在第2次审讯中,我和56人一起被拷打,其中51人被斩首,我和剩下的5个人,被赤身裸体的关在铁笼子里,拉出去游街示众。”

“随后我被第三次审讯,并被判了死刑,然后我被拖到刑场,但是轮到处死我的时候,我又被关回了监狱。”

“第4次我又被送到了刑场,就在要处死我的时候,正在观看行刑,已经归附了清军的前和阗总督尼亚兹阿奇木,突然把我给认了出来,于是我又被送回了监狱。”

“第5次我又被带到了刑场,这一次有很多人都把我认了出来,于是他们一起为我求情,我终于被宽恕了,在坐了9个月的牢以后,我被释放。”

“我和另外三名土耳其军官,被驱逐出境,我和他们整整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走到了印度的拉达克(今天的克什米尔一带)。”

“路上有一只商队超过了我们,发现了正处于饥寒交迫中的我们,于是他们急忙向英国政府报告,由于英国和奥斯曼土耳其是盟国,所以英国人派人来找到我们,把我们带到了孟买,并提供路费,让我们坐船回到了伊斯坦布尔。”

这名叫做阿里卡兹姆的土耳其军官,记载的这件事情,其实正是刘锦棠在收复新疆以后,所做的唯一一次清算。

事实上在收复新疆的整个过程中,刘锦棠宽恕了之前所有城市里的穆斯林叛党,但是在攻下喀什之后,如果再不讨一个说法的话,那么冤死在极端穆斯林刀下的几百万新疆民众,也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长达14年的动乱,给新疆人民带来的痛苦和灾难,早已是罄竹难书,其中的惨绝人寰,血泪斑斑,根本就不是用语言可以表达的,只有一场彻底的审判,才能把正义重新带回人间。

所以刘锦棠在喀什城里,公开审判并处决了1166名极端分子,包括勾引阿古柏入侵新疆的金相印父子在内,也没能逃脱法律的严惩,这是新疆各族人民,盼望已久的时刻。

但是刘锦棠也很注意政策分寸,坚持只办首恶,携从不问,绝不扩大打击面,特别还非常注意,处理好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因为我们从另外一名土耳其军官的档案中,就可以体会到这一点。

“我(穆罕默德.玉素普)和伯克胡里逃出喀什以后,变成了沙漠中的流浪者,我一直跟随着他,但是当他企图逃向俄罗斯的时候,我决定离开他(当时俄土正在交战,显然他不适合去那里)……”

“我一直在记录我所看到的英国和其他国家的情况,我也希望了解一下中国人,所以我决定回到喀什(从文件上面来看,玉素浦很可能是个贵族,而且是土耳其军官团中,军衔最高的人。)……”

“我在喀什一共待了5个月,中国人总共仅有6000兵力,中国人非常的公正和正义,他们待我很好,过了段时间以后,他们允许我离开,给我发了护照,并且派了5个人来护送我,一直到边境才分手……”

从这篇文献来看,这个叫做穆罕默德玉素浦的家伙,对清军的印象极好,而且和阿里卡兹姆的遭遇,完全是天壤之别。

说到这里,有人问我,为什么清代的人,称呼土耳其为乳目,他问我是不是因为,土耳其经常不自量力,就好像神话中的刑天,想要挑战黄帝,结果被砍了头以后,只能以双乳为目,所以被称作乳目?

这位朋友的想象力实在太丰富了,让我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过有一个比较通行的说法,乳目是罗马的音译,土耳其的首都伊斯坦布尔,以前是东罗马的首都,所以土耳其有时也被称作罗马。

说到这里,有读者可能会更想知道,伯克胡里和白彦虎的下场,到底是怎么样?

我们必须把时间拉回到,农历1877年11月14日的凌晨,余虎恩在和王元林的单挑之中,一矛把王元林刺下了战马,穆斯林叛军失去了主将,再也无心恋战,于是四散逃跑,清军终于在天亮之前,就攻下了喀什城。

随后黄万鹏向西北方向追击白彦虎,余虎恩向正西方向追击伯克胡里。

刘锦棠麾下的这支军队,真是一只不可思议的“飞行大队”,实在是太快了,太能跑了,再也没有任何一只清军,可以与之相比。

有人问我,刘锦棠的部队四昼夜行军四百公里,你相信吗?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毕竟所有的史书,都是这么记载的。

如果你要说这有没有可能,我知道在解放战争中,杨得志曾经率领解放军,在清风店战役中,徒步一昼夜行军120公里,跑赢了国民党第三军的汽车,最后全歼了敌军。

所以,这当然是可能的!不过即使是在解放军中,这也是凤毛麟角,最传奇的神话。

但是对于刘锦棠的部下来说,这种奇迹,几乎就是家常便饭,如果要论用兵速度之快,古今中外,在同等条件下,恐怕没人能超过刘锦棠。

所以白彦虎和伯克胡里虽然先跑了一昼夜,但是清军能不能追上他们呢?答案是,能!

余虎恩很快就发现了伯克胡里,伯克胡里也看见了清军,他被清军这一连串不可思议的进攻速度,早已搞得神经崩溃,彻底被吓破了胆。

为了保命,他连老婆孩子和金银财宝,全都不要了,他让陕西穆斯林于小虎和他的手下断后,自己则率领四百名骑兵,不顾一切地向俄罗斯边境狂奔。

结果余虎恩在打于小虎的时候,耽误了时间,再加上伯克胡里跑的这条路,离俄罗斯的边境非常近,所以稍稍慢了点,就让他跑进了俄罗斯境内,只能作罢。

不过清军的主要目标是白彦虎,余虎恩发现白彦虎不在这个方向以后,立刻改变进军计划,去和黄万鹏会合。

黄万鹏在狂奔了三百里地以后,和余虎恩在一个交通要道相遇,然后他们俩合兵一处,继续向前追,不久之后,他们就发现了白彦虎的后卫部队。

一看到清军又追了上来,为了掩护白彦虎和主力部队逃跑,白彦虎的哥哥白彦龙,还有参加过金积堡战役,很有可能是组织暗杀刘松山的极端穆斯林马元,决定留下来狙击清军的追击。

当然,这只不过是螳螂挡车而已,战斗进行的短促而激烈,很快就以马元被俘,白彦龙被击毙而告终,可是他们多少还是为白彦虎赢得了一点时间,让他和清军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

虽然拉开了一点距离,但是这对刘锦棠部下的清军来说,依然不算个问题,很快,他们就再次遥遥地看见了白彦虎他们的影子。

于是清军快马加鞭,眼看就要追上了白彦虎他们的时候,突然有一队人马挡住了去路,这些是什么人呢?

……

当新疆就要再次回到中华民族的怀抱之时,我们再回顾一下这100多年来的历史,我们就会发现一个问题,清朝政府在处理新疆问题上,特别是在对待穆斯林的态度上,是非常的失败的。

你是否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不论清朝政府对待穆斯林有多好,也无论他们如何想方设法的去笼络穆斯林,可是叛乱却从来也没有停止过。

如果你把我的新疆故事读到现在,你就会发现,新疆自始至终,一直就是清朝政府的财政负担,政治难题,军事危机,让历届清朝政府,始终如芒在背,那么清朝政府到底在哪里做错了呢?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如果我们参考其它国家,特别是美国,处理类似问题的经验,也许就会豁然明朗。

事实上就在刘锦棠收复新疆的同时,美国政府也才刚刚打赢了一场对西部印第安人的战争,走投无路的苏族印第安人首领“疯马”,被迫带着手下几千名饥寒交迫的族人,在公历1877年9月6日,向美国政府投降。

“疯马”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能打的印第安人首领,他在1876年6月25日爆发的小巨角河战役中,以极小的代价,全歼了美军第一师第七骑兵团,击毙了美国的内战英雄,绰号“晨星之子”的乔治·阿姆斯特朗·卡斯特,一时声名大噪。


乔治·阿姆斯特朗·卡斯特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说美国呢?因为他们和大清一样,也有一个如何对待少数民族的问题,事实上他们所面临的情况,比大清在新疆还要更严重一些。

因为美洲本来就是印第安人的美洲,最多的时候,仅北美就有2500万印第安人。

这些印第安人虽然在文化上极端落后,但是他们已经学会了骑马,在同欧洲人的交易中获得了火器,所以军事实力不可小觑。

而与此同时,美国在独立之初的时候,仅仅只有三百多万白人移民,能不能解决好原住民的问题,是关系到美国能不能生存下来,进而发展壮大的问题。

所以研究美国如何对待印第安人,再反过来看看,清朝政府在新疆的所作所为,用他山之石,来攻新疆之玉,就可以从中,找出问题的关键。

美国人对付印第安人的第一个办法,就是强制同化,这个想法是美国的民主之父,杰弗逊总统最早提出的。

当时的美国还非常弱小,北美大陆上,英法的势力都还很强大,西班牙人也搅和在其中。

英国在北美有加拿大,法国在南边有路易斯安娜,西班牙的墨西哥也很大,包含今天的德克萨斯,加利福尼亚等地。

它们在彼此的竞争中,经常会把印第安人当成一个重要的棋子,比如美国的独立战争中,印第安人就是英国人的盟友。

而美国人只有靠近大西洋的那一小块土地,所以美国人要想扩张,只能从最弱的印第安人手上,去夺取土地。

可是当时的美国,没有能力在军事上,彻底的打败印第安人,而且还在政治上,受到其他大国的牵制,英法和印第安人的关系都很复杂。

既然武力不能解决问题,所以美国人就想,能不能耍点心眼,从印第安人的手上骗取土地呢?

可是要如何才能达成这个目标呢?当时的美国总统杰弗逊,就提出了同化印第安人的想法,当然他会先说出很多冠冕堂皇的道理,把自己放在道义的高处,但是核心目的却很简单,就是要把印第安人改造成农耕民族。


美国总统杰弗逊

为什么要把印第安人改造成农耕民族呢?第一是消弱他们的战斗力,第二是减少他们对土地的需求,让他们愿意把更多的土地卖给美国政府,满足白人移民的需要。

因为在杰弗逊的时代(大致在中国的嘉庆朝),印第安人主要是靠狩猎为生,狩猎需要大片的土地,同时也会让印第安人成为善战的勇士,这两点对于美国人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

相反,如果把印第安人,改造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那么他们一家一户,就只需要一点点土地,而且也将失去战斗技能,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

因此在美国总统杰弗逊的主导下,在政府的赞助下,大批的教士,前去给印第安人洗脑,宣扬农耕生活的优越性。

当印第安人接受了这个观点以后,他们就建立了大量的学校,教土著儿童学习英语和农耕技能。

这些孩子一旦被送到学校里,老师就不允许他们再说自己的语言,崇拜印第安人的神灵,只能接受美国人想要灌输给他们的思想,这些孩子一旦毕业以后,回到部落里,就再也无法融入到其他人当中,这就是美国总统杰弗逊想要达到的目的。

依靠洗脑和坑蒙拐骗,在杰弗逊时代,美国向印第安人购买了2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过基本上没有花过现金,都是通过货物交换的,而且通过学校教育,他们把周围的印第安人,全都变成了软弱的农民。

美国的同化政策分为两个时期,早期的美国,实力较弱的时候,主要靠劝说和诱骗,相对比较文明,可是到了1877年以后,美国变强以后,同化政策,就变成了一种暴力手段。

美国政府在此后的时间里,为了加快改造印第安人的步伐,拨款从2万美元急剧增加到293万美元,(这个数字放在今天,大概就是好几亿美元),建立了307所寄宿学校,安排了1973名专职“老师”,负责最终解决印第安人问题。

所有的印第安人适龄儿童,都被强行从父母身旁带走,全部被关进寄宿学校,他们不仅仅不能和父母接触,也不能和其他印第安人接触。

在这里,他们受到了最严格的军事化管理,禁止说印第安方言,崇拜印第安神灵,“想象”自己是印第安人。

所有的人都必须穿特定制服,否则就会受到残酷的体罚,打死人是家常便饭,这些学校的唯一目的,就是把印第安人,改造成真正的“美国人”。

这个政策被执行到1925年,直到这个时候,保留地外还有18所寄宿学校,保留地内还有51所寄宿学校,这些学校的功能,基本和监狱是相同的。

正是由于这些学校的存在,美国人才几乎花了三代人的时间,把印第安人真正的变成了美国人。

不过由于同化政策的周期太长,收效太慢,所以后来随着美国实力的增强,美国做了调整,改为主要从肉体上消灭印第安人。

1830年5月,在杰克逊担任美国总统期间(注意,不是杰弗逊),美国人出台了《印第安人迁移法》,强迫密西西比河以东的印第安人,迁往美国从法国人手里,新买到的路易斯安那州。

这些被强迫迁移的印第安人,实际上就是美国的感恩节里,要感恩的那些印第安人,这是一个蛇和农夫的故事,那些最初来到美国的白人,正是靠这些印第安人的援手,才生存了下来。

而且现在这些印第安人,已经几乎快被美国同化,属于文明的印第安人,开始了农耕生活,基本上人畜无害,可是由于他们住的离白人太近,所以他们必然是邪恶的,必须被赶走。

当然,美国政府做事是很讲策略的,他们很擅长粉饰太平,名义上他们是用买和换的办法,用6800万美元和路易斯安那州的3200万英亩的土地,换走了印第安人在密西西比河以东的,约1亿英亩的土地。

不过这6800万美元可不是现金,主要是用劣质酒精来折算的,他们拿走的印第安人的土地,是已经开垦好的牧场和良田,而他们换给印第安人的,却全是荒山和沼泽,都是生存的禁地。

而且这场买卖,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的,印第安人同意也得签,不同意也得签,摆明了就是强拆,稍有犹豫的,就会被诬陷为暴民,受到残酷的镇压。

由于这些印第安人和白人接触太久,早已经被同化,再也没有舞刀弄枪的能力,所以只能默默地接受这场命运的不公。

总计有20万印第安人在这次活动中遭殃,其中14万人死在半路上,这是美国在实力变强以后,第一次公开对印第安人下手。

1846年到1848年,美国发动了对墨西哥的侵略战争,获得了加利福尼亚(下加利福尼亚半岛仍属墨西哥)、内华达、犹他的全部地区,科罗拉多、亚利桑那、新墨西哥和怀俄明部分地区,抢占了190万平方公里。


美墨战争


随着这些新占的领土被纳入美国版图,一个老问题又出现在美国政府眼前,那就是如何处理,这些新边疆上的印第安人。

特别是随着美国内战结束以后,美国开始了西进运动,不久之后,又爆发了淘金热,这都要求美国政府,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印第安人问题。

因为从法理上来讲,美国西部的绝大多数土地,都是属于印第安人的土地,可是到了这个时候,美国的人口已经多达1000多万,而且欧洲的移民,还在不断疯狂的涌入,以前的老办法,显然已经跟不上形势的发展。


黄色区域由墨西哥割让给美国

那该怎么办呢?伟大而睿智的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大笔一挥,发明了一个叫做《宅地法》的东西,宣布只要是美国人,愿意到西部去,凡是看到你喜欢的,又没有人住的地方,你就可以圈160英亩土地归自己。

林肯用这个办法来收买人心,是打赢南北战争的重要政治基础,让美国人感恩戴德,可是对于印第安人来说,这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为什么我们这么说呢?

很简单,你试想一下,假如在某一个平行世界里,有一个强大的中国皇帝,他发布了一个《占房法》,规定如果你去了美国纽约,看见你喜欢的房子,又没有人住,你就可以占为己有,最多可以占160间。

于是你跑到美国纽约以后,发现川普大厦挺不错,你上去转了一圈以后,看见有很多客房都空着,没人住,你不由得喜出望外。

于是你赶紧宣布,根据《占房法》的规定,这些房都属于你了,然后你就火速发微信给七大姑八大姨,让他们赶紧飞往纽约,来和你一起分享这些豪华的宫殿,你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川普大厦的保安们,肯定是把你当成疯子,一顿胖揍之后,把你丢到大街上去。

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你,当然很不服气,于是就赶紧向强大的中国皇帝汇报,纽约的人都没有开化,实在是野蛮透顶,你的子民已经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请伟大的皇帝赶紧出动军队,来救救我吧!

于是中国皇帝派出了军队,打败了川普大厦的保安们,帮你夺回了川普大厦,正义终于回到了人间。

但是你们还是不太放心,觉得其他的纽约人也很可疑,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全部赶到内华达的沙漠里去,免得他们破坏市容市貌。

这个看来荒唐无比的比喻,恰恰就是发生在美国的真实故事,自从林肯颁布了《宅地法》以后,印第安人的末日也就不远了,美国人随后和西部的印第安人之间,发生了一系列的战争,我们前面提到的小巨角河战役,就是其中的一例。

最后的结果是,超过90%的印第安人都被杀害,剩下的全被迁往了土地贫瘠,鸟不生蛋的保留地,从此美国的印第安人问题,终于被彻底解决了。

到了今天,印第安人在美国人口中的比例,已经下降到了不足人口总数的1%,再也不会对美国主流社会构成威胁。



对比美国的经验,你就会发现,清朝政府的最大问题,就是太过自信,太怕惹是生非,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同化新疆的少数民族。

美国人搞的种族大屠杀,以儒家思想为精神基础的中国人,肯定是学不来的,但是要杜绝极端伊斯兰思想的传播,搞同化却是一个必要的举动,因为按照美国总统杰弗逊的说法,这会促进这些人摆脱蒙昧,走向文明,善莫大焉!



可惜的是,中华文明太宽容了,清朝政府对新疆的伊斯兰文化,始终持包容的态度,可惜好心没有好报,极端穆斯林还是把新疆变成了地狱。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最近在新疆开办的职业技能培训学校,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想出来的办法,实在值得点赞!

从美国人的经验来看,这绝对是一个最根本的解决方法,当然,我们和美国人不一样,我们是文明办学,是为了扫出极端思想,改善当地群众的生活,只要能坚持下去,最终一定会彻底解决新疆问题。

由于这一套方法,最初都是美国人发明的,因此美国人最清楚,这会让他们的手中,又少了一张能用来遏制中国崛起的牌,所以美国人很着急,不停的说三道四,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了!

好了,闲话少说,让我们拉回正题,既然左宗棠即将收复新疆,那么如何解决以前的问题,清朝政府会有什么良策吗?

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俄国人占领下的伊犁,又该如何解决呢?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