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116)下卷(七十四)光复伊犁(一)晚清为什么会灭亡?

WadeZhao 4月前 845

总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7
第十七章
光复伊犁(一)
作者:罗马主义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当年俄国人占领伊犁的时候,曾经对清政府许下了一个诺,就是一旦清政府能恢复对新疆的统治,俄国人就会立刻撤出伊犁,把这里还给大清。

话虽然是这样说过了,但是俄国人从来没把这当回事,大清也没有奢望过,毕竟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左宗棠连甘肃青海的叛军都还没有搞定,至于能不能收复新疆,更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刘锦棠在入疆之后,居然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就打到了南疆,这个速度快的,甚至比左宗棠最乐观的估计,都要快了至少两年,所以向俄国人讨回伊犁这件事,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这可是一件无比光荣的差事,甚至比收复南疆,意义都要重大,因为新疆名义上的最高行政官员就叫做伊犁将军,伊犁都没有拿下,那么新疆就不算是被收复了。

所以很多人都想借这件事,光宗耀祖一把,最早打伊犁主意的,是不在伊犁的伊犁将军金顺,他在1877年时向朝廷提出,趁俄罗斯和土耳其打得难解难分之际,他愿意率兵偷袭伊犁,夺回失地。

那么他的这个想法靠不靠谱呢?从军事上来说,这确实是可行的,因为这个时候俄军的主力,都被调往了中亚南部,部署在同阿富汗印度交界的一带,摆出了一副要南下入侵印度的架势,牵制英国对土耳其的支持,伊犁确实没有多少守军,金顺靠自己手下的军队,是完全有把握夺回伊犁的。

那么既然军事上行得通,可是他的这个建议,为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被采纳呢?

因为左宗棠坚决反对,他认为这是贪小便宜吃大亏,他觉得国与国之间的交往,虽然里子里是靠实力,可是面子上却要讲个理,不能留把柄给别人。

金顺的这个建议,首先在道义上就站不住脚,毕竟俄国人从来都没有说过,他们要吞并伊犁,他们说了是要还的,不管他们是不是真心的,至少你先动手就是不对。

其次,俄国毕竟是一个大国,你要硬从他碗里抢肉,最后能不能吃得进嘴,吃了以后又会不会吐出来,这也是要打一个大问号的!

更何况中俄的边境线,长达一万多里,双方一旦撕破了脸皮开打,对大清来说,这绝不是闹着玩的,不论打输打赢,肯定都会元气大伤,所以不义之事,万万做不得。

左宗棠这话说的在理,所以慈禧虽然很想让满人,在收复新疆的过程中,也能表现表现,露露脸,别让大家觉得,满人除了提笼架鸟,啥也不行,可是毕竟她还是明事理的,知道这事干不得,所以金顺的这个建议,就被搁置了下来。


左宗棠

现在刘锦棠既然已经收复了新疆,向俄国人要回这块地方,就变得名正言顺了,为了避免这份功劳,又被汉人抢了,所以慈禧和恭亲王,赶紧安排满洲贵族里的能人,洋务派官员崇厚,去把这个位子先占着。

为什么是崇厚呢?因为在满人里,就算他还懂点外交,而且还出过国,我在上卷里曾经提到过,崇厚在天津教案以后,专门代表大清政府,绕了地球半个圈,去给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道歉,不过等他赶到的时候,拿破仑三世已经变成了普鲁士人的阶下囚了。

可是为什么非要是满人去呢?这事就说起来话长了,让我们先从光绪的一份圣旨谈起,不过光绪当时还是一个穿开裆裤的小屁孩,这份圣旨其实是他妈,不对,是他干妈慈禧写的,我们就看中间最关键的几句:

“……钦差大臣大学士陕甘总督左宗棠,筹兵筹饷,倍历艰辛,卒能谋出万全,膚功迅奏,著加恩由一等伯晋为二等候,候补三品京堂刘锦棠,智勇深沉,出奇制胜,用能功宣绝域,著由骑都尉世职晋为二等男,遇有三品京堂缺,开列在前,提督余虎恩……”

你看完了以后,会有什么想法呢?会不会觉得有点郁闷呢?

你想想,古往今来,能够驱兵万里,西击胡虏,光复故土,是何等振奋人心的壮举?!

在中华文明漫长的历史里,在清代之前,只有伟大的汉唐,曾经书写过这样的荣誉,而且只有卫青,霍去病,班超,李靖这样超一流的名将,才能演绎这样的神话。

而他们之所以能建功立业,是因为他们正生逢其时,都是在一个王朝最强盛的时刻,他们都有一个能干的董事长做后盾,都有最强大的业务团队,至于资金问题,更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

所以他们才有资格,做收复边疆这样的大业务,他们固然自己也很有本事,但是更多的还是因为公司大,产品好,有着花不完的广告费。

但是左宗棠有什么?刘锦棠又有什么?大清这家公司,早就被st多年,几次面临退市危险,一直靠玩概念撑到了现在,没钱,没产品,没技术,全靠空手套白狼,但是左宗棠和刘锦棠,还是把收复边疆的这个大业务给搞定了,这个难度可是不一样的。

左宗棠以一己之力,筹划了整个收复新疆的战役,然后又舌战群儒,挡住了海防派的质疑,接着又用滔滔的雄辩,驳斥了英国人的威胁利誘,这哪里是一个臣子能干的了的事情?在以往的历史中,这都是皇帝的工作!

而刘锦棠更是与众不凡,他几乎就是军事史上,奇迹的创造者,似乎他生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打破记录的。

要知道刘锦棠从进入新疆一直到收复南疆,直接的作战时间,全部加起来,还不到三个月,全部的行程,将近3000公里,相当于从沈阳打到了广州,而且他还是一支以步兵为主的部队,这就算放在全人类的军事史上来说,也绝对是一个奇迹。

但是他们又得到了什么呢?左宗棠仅仅只被封了一个二等候爵,刘锦棠才得了一个二等男爵,而且候补三品都没有转正,只是先画了个逢缺先补的大饼在前头。

立下了和卫青霍去病一样的功劳,却连一个正部级官员都没有混到,你说这是人干得出来的事情吗?

但是清朝政府真就这么干了,尽管很多人都在呼吁,左宗棠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至少该封个公爵,刘锦棠最差也得给个伯爵,但是慈禧太后就愣是装傻,表扬的话是说了不少,但是官和爵就是坚决不给。

你可不要以为,慈禧太后只是对左宗棠和刘锦棠这么刻薄,她对挽救了大清,灭了太平天国的曾国藩一样是抠门,甚至就是直接耍赖。

当初她老公咸丰曾经说过,谁攻下南京城,就封谁为王,绝不食言,但是慈禧就是硬生生地把她老公说过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给吞了回去,别说王爵了,公爵都不可以,最后只是给了曾国藩一个候爵,当然是一等的了,再低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那么既然曾国藩都只有一个一等侯爵,显然左宗棠最多就只能给一个二等侯爵,同样,当初实际指挥战斗,平定了捻军的刘铭传只给了一个一等男爵,刘锦棠自然也就只能给一个二等男爵。

那么慈禧太后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她也没有办法,她只有通过这么做来搞平衡,因为这个时候大部分的满族官员,除了名分以外,既没有兵权,也没有财权,在政治上的重要性,与日俱减,而汉族官员的重要性,却在与日俱增。

李鸿章和左宗棠,分别控制了天下40%和20%的军队,这在以前是不可以想象的,上一次发生这种事,还是在清朝初年,三藩之乱以前,很多满族官员,对此都忧心忡忡。

到了慈禧的时代,八旗军队已经名存实亡,满族官员控制下的绿营,不仅仅人数已经不占优势,战斗力更是堪忧,比如就在1877年,朝廷给盛京的驻军调拨了一批武器,你猜猜都是些什么东西?

抬枪48只,鸟枪500只,火绳几百丈,火药几千斤等等,前来领用的军官,一看到这堆东西,立刻就火冒三丈,当时就在那里大吵大闹,说兵部偏心,湘军和淮军,连单发步枪都不想用了,你却用老掉牙的火绳枪来打发我们,是不是也太过份了一点儿?

但是兵部的官员也是一脸委屈,说别人的枪都是别人自己掏钱买的,国家给兵部拨的款,就只能提供这些破烂货。

所以在此情此景之下,遏制汉族官员的政治地位,就变成了满洲贵族的共识,也成了他们手中唯一有效的武器。

因此慈禧太后故意压低曾国藩和左宗棠的爵位,就是为了防止,已经获得了现实好处的汉族官员,再在政治上也挤压满人的生存空间。

但是这么做必然会带来恶果,那就是双方之间,尽管表面上好像君臣一心,实际上却各怀鬼胎,满人和汉人之间,始终有一条深深的鸿沟,所以这才是晚清灭亡的真正原因,为什么我们这么说呢?

因为到了19世纪,真正决定一个国家能不能走入现代化的,既不是什么君主立宪,也不是什么民主政治,更不是什么军国主义,甚至也不是今天大家最喜欢说的,现代民族主义的形成。

真正的原因,就是所有走入现代化的国家,都会有一个全体国民共同认可的政治想象。

英美的国民,都认为他们的政治制度是无懈可击的,而德国人则相信,他们一直就是最优等的民族,却从来没有受到过公正的对待,至于明治维新以后的日本人,则是通过神话天皇的英明,来凝聚全社会的力量。

正是由于有这些共同的政治想象,所以这些国家才能拧成一股绳,即使遇到一时的挫折,他们的国民,也不会认为是他们的根本制度错误了,只会怪罪于某几个领导者的无能,他们总能再次团结在一起,共同渡过难关,最终走向成功。

而这恰恰就是晚清政府,所面临的最大的难题,因为满清能够成为中华大地的合法统治者,来源于全体中国人对满清政府,两个共同的政治想象。

第一,满族的军事力量是无比强大的,它有能力对外抵御夷狄的入侵,对内镇压暴民的叛乱,维护整个社会的太平。

所以在这个前提下,即便是满人拥有一定的特权,那也是合理的,谁让别人的贡献更大,或者说大腿更粗呢。

第二,满族人虽然曾经是夷狄,但是现在已经被同化,变成了儒家思想的继承者,中华文明的坚定捍卫者,所以他已经不是夷狄,而是我们这些文明人中的一份子。



正是靠这两点共同的政治想象,所以满清王朝,才拥有了政治上的合法性。

可是到了晚清,这两点要不是被别人打脸,要不就是被自己打脸,英法这些外来的夷狄,攻入了北京,火烧了圆明园,让满清政府不败的神话,就此终结。

而且不仅仅如此,鸦片战争结束以后,用异端思想武装起来的太平天国起义,西北大叛乱,祸及大江南北,造成了上亿人的死亡,满清政府却无力应对,这让它的无能,更是暴露无遗。

而最终结束这场危机的,并不是八旗武装,却是由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这些汉族读书人所组织起来的汉族农民,他们用西洋人的武器,挽救了这个国家。

但是这就会产生第一个问题,满族人可以享受特权,那是因为他们的拳头够大,能够保卫大家,可是他们现在自己都弱不禁风了,凭什么还要继续高人一等呢?

而且接下来还产生了第二个问题,那就是清朝政府到底有没有能力,继续维护儒家的传统。

当时的人对时局的看法,和我们今天完全不一样,他们认为,太平天国的兴起,西北大叛乱的爆发,都是因为外来学说的传入,腐蚀了大家的思想,从而造成了礼崩乐坏。

虽然这种看法,让今天的我们无法理解,但是清代的大多数知识分子,就是这么想问题的,他们即不知道什么马尔萨斯原理,也不知道阶级压迫理论,更不明白什么是政治制度的多样性,他们只知道孔子,也只相信孔子,所以在他们看来,所有不能让儒家思想完美运行的因素,必然就是病因。

你可千万不要嘲笑清代的人,其实我们比他们也好不了多少,我们现在也只会翻来覆去的强调“民主”和“法制”,似乎只要这两点做到了,天下就万事大吉了,难道有什么不一样吗?

因为我们也就只知道这点事,这和清朝的人,只知道谈孔子没什么区别,但是问题是,这个世界真的只有这么简单吗?

所以晚清的人为什么总是看不惯传教士,即便他们经常表现的像个雷锋,但还是对他们喊打喊杀,最后甚至发展成了义和团运动呢?

原因就是因为,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些人身上带有病毒,把大清给感染了,所以大清变成了东亚病夫。

那么谁该为这一切负责呢?

很显然,满清政府逃脱不了干系,明显就是由于它的无能,造成了这一切!

而接下来大家就会思考,为什么它保卫不了儒家正统呢?很多人很容易的,就会联想到一个问题,因为它本来就是夷狄!

有这种想法的人,后来变得越来越多,所以孙中山开始闹革命以后,就把:“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当作号召大家推翻满清的口号,因为他知道,这是社会上大部分人的共识!

因此晚清政府的合法性,开始变的越来越成为一个问题,那么它到底有没有机会,来挽回这一切呢?

当然有,因为这一切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最初还是有很多人,对它抱有幻想的,但是它最终还是把这一切都搞砸了!

首先它在政治态度上就有问题,当这一切发生了以后,它需要重新找一套政治逻辑,说说它到底是谁,为什么是合法的,可惜它没这本事。

那么既然自己没有这个本事,你就找别人帮帮忙吧?可是它又怕别人攻击自己,不让别人说话,可是不让别人说话,又怎么能创造新的理论呢?

所以晚清政府最终就掉入了这个怪圈,越陷越深,所以它的灭亡是不可避免的。

其次是它不能很好的团结,新兴的汉族政治势力,虽然表面上,它还是给了这些人高官厚禄,但是更多的都是因为不得已,从内心上来说,它对这些人充满了猜疑和防范,尽一切可能进行压制,这一点,从慈禧对曾国藩和左宗棠的封赏上,你就可以看得出端倪。

虽然曾国藩和左宗棠高风亮节,以国家命运和民族大业为重,没有计较这一切,但是晚清政府的这一系列行动,还是增加了满汉之间的隔阂,让双方之间,充满了不信任。

一些汉族官员,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拼命地培植自己的羽翼,有时候甚至还故意拆清政府的台。

比如在围剿西捻军的时候,李鸿章明知僧格林沁即将掉入包围圈,但是他却命令相隔不远的刘铭传,按兵不动,眼睁睁的看着张宗愚,把一万多最有战斗力的满蒙军队,杀了一个精光。

刘铭传的手下,当时有11,000多名淮军,全部装备了最先进的洋枪洋炮,只要他稍加援手,僧格林沁和他手下的一万多名蒙古骑兵,就会逃过这一劫。

可是李鸿章绝不会这么干,因为僧格林沁全军覆没,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从此以后天下最能打的军队,有一大半都掌握在他的手下,这可是他待价而沽的本钱。

所以虽然事后朝廷恼羞成怒,罢了刘铭传的官,可是从此以后,清廷手中再也没有像样的军队,还得看李鸿章的脸色,因此最终还是不能把刘铭传怎么样,只能让他戴罪立功,最后全靠他打败了捻军。

别说朝廷指挥不动李鸿章手下的军队,就连他的老上司曾国藩都指挥不动淮军,他也在这件事情上挨了误伤,所以后来他干脆让位,推荐李鸿章自己来指挥作战。

叶志超就是刘铭传的手下,后来他在甲午战争中,一而再,再而三的避战,最后又在平壤莫名其妙的逃跑,埋下了甲午战争失败的种子,可是事后李鸿章却倾尽了全力,想保他平安无事。

虽然史料里没有明确记载,但是从整个过程来看,很难说李鸿章事先没有叮嘱过他,要他注意保存实力,只是由于这家伙水平有限,没有刘铭传那样的本事,最后彻底搞砸了而已。

但是如果我们要追溯这些现象背后的根源,问题还是出在满清政府那里,由于他们太过于贪恋既得利益,太想维持满族的特殊地位,所以最终造成了,这个国家事实上的分裂。

正是由于上面所说的这些心理,所以他们也要来抢收复伊犁的功劳,虽然满人那点儿小心思,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左宗棠还是大人有大量,并不想跟他们争。

不过他觉得要想把事办好,崇厚最好还是先来一趟新疆,听自己给他讲讲,如何对付俄国人,再实地考察一下伊犁的环境,这样才能有备无患。

不仅仅左宗棠觉得应该这样做,朝廷里的很多有识之士,也提出了这个建议,可是崇厚和他的支持者们,一听就炸毛了,啥意思?想坑我们是不是?如果崇厚从新疆过去,再听左宗棠唠叨一番,这样就算是收回了伊犁,到底算是谁的功劳呀?崇厚岂不变成了替左宗棠跑腿的吗?你真以为我们是猪啊?少来这套!

你看,一旦加上了这一层算计,一个好好的建议,立刻就变了味,所以大家再回想一下,赫德说的那句话:“如果清朝人愿意认真准备,他们就一定能办得好,但他们就是不能认真准备!”

为啥不能认真准备?因为如果大家都各怀鬼胎,互相制肘,那就没法认真准备,所以为什么甲午战争都要开战了,翁同龢还是不愿意给李鸿章调拨军费,原因和这里一模一样。

因此崇厚坚决不去新疆,一定要走海路去俄国,临走之前,他还专程去拜访了一下英国公使,探听一下英国人的态度,没想到结果大喜过望,威妥玛拍着胸脯给他说,放心,北极熊现在蔫了,我们正在欧洲削他呢。

一看局势这么好,崇厚顿时心花怒放,屁颠屁颠的就上路了,那么,他最后能得偿所愿,名垂青史吗?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