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118)下卷(七十六)光复伊犁(三)晚清第一名将刘锦棠,为什么会被历史遗忘?

WadeZhao 4月前 737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7
第十七章
光复伊犁(三)
作者:罗马主义



前面我讲过,俄国人占领伊犁的原因,起初并不是想扩张领土,而是为了遏制亲英的阿古柏,防止他彻底击败自己在新疆的代言人,极端宗教恐怖分子妥得璘。

看过我前面文章的读者都知道,1862年爆发的陕甘大叛乱,以及在1864年爆发的新疆分裂活动,这些暴恐活动,俄国人一直在扮演,背后那只若隐若现的黑手。

正是由于这些宗教恐怖分子和俄国人的勾结,造成中国在1864年丢失了4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妥得璘就是俄国人一手扶植起来的,马化龙则得到了俄国人的武器支援,白彦虎更是和俄国人一直眉来眼去。

不过由于俄国人的战略方向,并不是向东夺取更多的陆地,而是为了获得南方的出海口,再加上为了避免过度的刺激英国,得罪中国,所以俄国人并没有吞并新疆的企图,他们只是打算扶植一支亲俄的极端宗教势力,让他们掌控新疆,确保在他们自己南下的时候,侧翼不出大乱子。

但是俄国人的这个小算盘,还没有划拉几下,结果就出状况了,本以为妥得璘可以独霸新疆,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只知道杀人的极端宗教恐怖分子,却被亲英的外来者阿古柏,打的龟缩到了玛纳斯,而被俄国人寄予厚望的白彦虎,又意外的投靠了阿古柏,所以俄国人只能又把目光投向了大清,寄希望于左宗棠进军新疆,牵制阿古柏。

可是事情的发展,又让俄国人压错了宝。

他们本以为左宗棠和阿古柏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定会打个不可开交,最后会两败俱伤,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大清居然出现了一个盖世奇才的刘锦棠,只用了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就搞定了新疆,这一下,又让他们乱了方寸。

所以一直想对阿古柏动手的前任俄国突厥斯坦总督考夫曼,赶紧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又想扶持伯克胡里和白彦虎,让新疆的战事别这么快结束,但是还没有等到他想清楚该怎么出手的时候,飞将军刘锦棠又已经兵临了喀什城下。

面对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刘锦棠,手忙脚乱的考夫曼,赶紧大开绿灯,欢迎阿古柏的残军和白彦虎逃入俄国境内,而且把他们全都养了起来,当官的每天每人给银五钱,当兵的二钱。

俄国人在这件事上是下了血本的,因为涌入俄国境内的各路极端宗教恐怖分子,至少有一万多人,不久之后,为了搞乱新疆,俄国人又把他们重新武装了起来,这可不是一笔小钱,那么一向抠门的俄国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两个原因:第一,俄国人曾经很骄傲的说过一句话,凡是双头鹰旗帜插到的地方,就再也不会从俄国人手中丢掉。听到了这句话,你还真别以为俄国人在吹牛,他们在大多数的地方,真的就做到了,不然今天俄国的领土,怎么会是世界第一大呢?

虽然俄国人最初占领伊犁,只是为了威慑阿古柏,可是俄国人很快就发现,这里真是一块好地方,一年居然能在这里压榨出几十万两白银,简直就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鸡,所以俄国人就更加赖着不想走了。

第二,我们上一篇文章讲了,俄国人刚刚在欧洲吃了一个大亏,急需在政治上扳回一局,所以伊犁更是绝对不能让了,因此他们才需要白彦虎这帮家伙,帮他们解决伊犁问题。

有读者可能会奇怪了,你在前面不是说过,崇厚一到了圣彼得堡,俄国人没多久就同意归还伊犁了,好像和你在这里说的不一样,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因为这话是在1879年3月讲的,在1878年的时候,也就是崇厚刚从上海出发,正在坐船赶往波罗的海的时候,俄国人可是铁了心的,压根就没有打算归还伊犁。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俄国人突然良心发现,自己多行不义,所以到了1879年,就一心向善了吗?

千万别想好事,天上可不会掉馅饼,因为就在这段时间里,他们被刘锦棠给打怕了,所以只能放弃了幻想。

前面我们讲过,俄国人知道自己占领伊犁,名不正,言不顺,因为这违反了1864年双方的划界条约,是明目张胆的侵略,所以俄国人只能说,自己占领伊犁,是帮大清政府代管,原因是因为新疆太乱,大清自己管不好。

以前这理由,他们还真站得住脚,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可是现在刘锦棠既然已经收复了新疆,继续这么讲,那就属于睁着眼说瞎话了。

北极熊虽然也不是什么好鸟,但是毕竟在当时,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超级大国,有资格和英国人在欧亚大陆争霸,所以面子还是要讲的。

可是俄国人虽然要面子,但是里子也想要,因此摆在他们面前的唯一办法,就是把新疆重新搞乱,这样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赖在伊犁不走了。

可是怎样才能把新疆搞乱呢?前面我们讲了,直接出兵是不行的,所以他们只能靠阿古柏的残军和白彦虎他们,这就是考夫曼为什么要收留他们的原因,绝不是某些历史书上说的,因为白彦虎派马壮给俄国人送了一些金银,因此俄国人就见钱眼开,决定包庇他们,这也太小瞧俄国人了。

所以在1878年9月,也就是左宗棠发文给新任俄国突厥斯坦总督,要求和他联系,交还伊犁,同时朝廷也派了崇厚前往俄罗斯,讨论这件事情的同时,俄国人开始正式全面的袭扰新疆。

新任突厥斯坦总督科尔帕科夫斯基,根据当时清军在新疆的驻防情况,制定了一整套的进攻计划,决定在新疆中部和南部,越境发动打了就跑,伺机占领城市的袭扰战术。

你可别小看他的计划,虽然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但却阴险到了极点,完全是卡住了清军的命门,轻则让大清在伊犁问题上全面让步,重则可能导致清军被迫放弃新疆,为什么会这样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一件事,新疆很大,有16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大概相当于五个德国,换算到内地,大概也是四五个省的面积,但是你知道这块,占了中国领土面积的1/6的地方,当时有多少清军防守吗?只有3万多人!

他们大致的分布是,北疆有金顺率领的1万多人,主要是以前多隆阿的旧部,徐占彪率领的川军,景廉和荣全手下的驻疆绿营,以及后来收编的孔才和徐学功率领的当地民团。

这部分军队虽然人数众多,但是战斗力较弱,玛纳斯攻防战就是明证,不过好在他们靠近伊犁,俄国人为了避嫌,这里并不是他们的主攻方向。

新疆的中部,也就是库车到阿克苏一带,由张曜驻防,总兵力约4500人,装备比较精良,但是其中只有500名骑兵,其他的全部都是步兵,这支部队基本上没法调动,单单光是为了守住中部的几座大城,都还嫌人手不足。

新疆的南部,也就是喀什,叶尔羌,和田等地,由刘锦棠率领的湘军主力驻防,总计有1500名骑兵,8500名步兵,虽然人数也不多,但是却是清军放在新疆南部和中部,唯一的机动力量。

所以你发现了没有,清军实际上能拿得出手的机动力量,最多不超过4000人,放在这么大一块地方上,实际上和没人防守是差不多的。

而且俄国人这次的战术方针是,派白彦虎手下的精锐骑兵,袭扰新疆中部,重点是攻击没有清军重兵防守的农庄,驿站,摧毁当地的粮食生产,阻断南北交通,让清军既无法就地收粮,也没法南北转运。

这一招说穿了,就是釜底抽薪,让当地的老百姓生活困难,人心不稳,进而让清军的供应陷入窘境,自己都呆不下去,等到这一招生效了,再从南部调集以前阿古柏的残部,大约有1万多人,分批进入南疆,再用在俄国境内的和卓后裔做号召,利用当地和卓崇拜盛行的特点,煽动当地的老百姓叛乱,给清军致命的一击。

而且这仗的关键在于,不和清军做正面较量,利用白彦虎和安集延人都是以骑兵为主的特点,发动打了就跑的袭击,绝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让清军无计可施。

为什么他这一招非常狠呢?因为你注意到一点没有,清军在南疆几乎就没有什么骑兵,总共加起来还不到2000人,又分散在那么大一块的地方上,这仗你怎么打?

客观的说,这仗真的没法打,至少说对于刘锦棠以外的人来说,基本上只能认输,所以新任突厥斯坦总督科尔帕科夫斯基,对自己的安排信心满满,他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伊犁中国人是不可能要回去的。

不仅仅伊犁中国人不可能要回去,甚至只要他愿意,中国人有可能在新疆都待不下去,所以这场谈判,中国人要想保住新疆,就必须放弃伊犁,当然,前提还必须是俄国人心情比较好,占了大便宜的前提下。

1878年9月,白彦虎手下的500多名骑兵,从伊犁附近出发,南下到新疆中部一带,开始大肆的烧杀抢掠,这些人避实击虚,专打清军的空挡,驻防的军队连连出击,却连他们的影子也抓不住一个。

与此同时,阿古柏的余孽,也以几十百把人一股,频频地窜入南疆,裹挟当地的群众叛乱,不从者就烧杀一空,导致南疆的局势再次陷入混乱,这些人行迹鬼祟,稍有风吹草动就窜回俄境。

刘锦棠一开始拿他们也没有办法,几次写信给俄国突厥斯坦总督,要求他交出白彦虎,制止这些宗教恐怖分子侵入中国境内,可是俄国人却推三阻四,顾左右而言他,摆明了就是要制造麻烦。

驻防的湘军面对敌人不断的袭扰,一时更是群情激奋,纷纷要求进入俄国境内追击,可是左宗棠却很冷静,制止了他们,他在给刘锦棠的信中说,这话对俄国人说说可以,但是绝不能真做,打到现在,已经到了大清能力的极限,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挑起全面战争。

而且左宗棠还要求刘锦棠,不仅仅不能追入俄国境内,而且还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打垮白彦虎和阿古柏余孽,把他们彻底消灭,最好在谈判开始之前,就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崇厚,到了俄国能不能谈得下去的问题,也关系到了清军,到底能不能在新疆站得住脚,每拖一天,麻烦就更大一点,所以一定要快。

考验刘锦棠的时候到了,就这么一点点人,要守住这么大一块儿地方,不仅仅要用步兵去打垮骑兵,而且敌人还有一个安全的后方,这相当于绑住了手脚和别人对打,面对这么多不利的条件,这仗怎么可能打得赢?

所以我说刘锦棠,是晚清第一名将,绝不是浪得虚名,因此翁同龢对他那么崇拜,觉得有了他就能打得赢甲午战争,而李鸿章也曾经不无嫉妒地对同僚说过,左宗棠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全靠了一个刘锦棠,那绝不是没有道理的。

要知道同时期的名将,无论是保卫台湾的刘铭传,还是打赢了镇南关大捷的冯子才,他们都只是打赢了一个局部战役,而且都是背靠后方,以多胜少,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刘锦棠面临的,这样棘手的情况,也没有像刘锦棠这样,从头到尾就没有打过败仗。

不仅仅没有打过败仗,更重要的是,刘锦棠打赢的每一仗,都堪称是奇迹,而且全都是在挑战人类的极限,让我们看一看,面对如此一个无解的困局,刘锦棠是如何创造传奇的!


刘锦棠

如果我们要把刘锦棠比作武林高手,那么他武功的特点,就是一个快字,快到了无与伦比。

1878年9月10日,白彦虎派手下碎屹塔,孙义和,金山率领500多名骑兵,再次窜入新疆中部,攻下了阿克苏西南500里地的柯尔坪,就是杨芳当年在这里大破张格尔叛军的地方,接着又攻下了阿克苏附近的雅哈托库克台,车底库尔台和色低客台三处,一时气焰十分嚣张。

清军接连几次都扑了空,刘锦棠最初派出提督杨金龙和提督谭慎典分别去追,可是每次得到消息,往往都是几天之后,再匆匆忙忙的赶到事发地点的时候,敌人早就跑得无影无踪。

对于这股“出没飘疾,不恒其处”的匪帮,刘锦棠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战术不对,跟着敌人的屁股追,肯定不是一个办法,那该怎么办呢?

苦思冥想了几天以后,刘锦棠突然想到,对付这样的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要赶在敌人出动之前,预先知道他们的去向,可是刘锦棠又不是能钻入敌人肚子里的孙悟空,他又如何去知道敌人的想法呢?

虽然刘锦棠不能钻进敌人的肚子里,可是刘锦棠却很快就想到,他可以站在敌人的角度上去想问题,效果是一样的。想明白了这一点,问题一下子就变得简单了。

于是他就按照这个思路继续推理,如果我是敌人的话,抢了这么多东西,下一步会干什么呢?显然是把抢到的东西,带回他们在俄国的家。那么既然是回家,又该走哪条路呢?当然是没有清军把守的路。

想清楚了这一节,刘锦棠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他拿起地图一研究,发现有一个回去的关口,非常的偏僻,就算离得最近的清军,也在400里地之外,刘锦棠心想,如果我是匪帮的话,肯定会走这条路。

可是上一次知道敌军的动向,已经是两天前了,按照正常的骑兵行军速度,刘锦棠估计敌人会在明天天黑之前,肯定能赶到那里。

可是既然他推断敌军会选这条路,正是因为离得最近的清军,也相距400里地,所以反过来说,只有一天一夜的时间了,清军肯定是不可能赶到的,所以敌人才会走这条路,这该怎么办?

没有什么怎么办,对于刘锦棠来说,你觉得我不可能一天一夜行军400里地,那我就一天一夜行军400里地给你看。

于是刘锦棠命令离那里最近的清军道员罗长祐,也就是那个在吐鲁番战役中,一昼夜行军200里地,突然出现在马人得背后,打垮了3万敌军的名将,这次他要率领部下,再挑战一下人类的极限,一昼夜行军400里地,去全歼这股敌人。

是的,400里地,你没有听错,也就是200公里,是北京到唐山,上海到杭州,广州到河源,成都到内江的距离,相当于跑5个马拉松,除了蒙古骑兵以外,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一支步骑混合的军队,能在一昼夜间行军四百里地。

即使是在解放军的战史上,也找不到相关的记载,比解放军的极限,清风店战役中的120公里,还要多出了80公里,这对于普通的将领来说,是一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是刘锦棠的部队做到了,他们真的在一昼夜间行军了400里地,在1878年10月3日这一天,他们创造了奇迹,在一个叫冲肴罕的地方,堵住了这股敌军,阵斩了敌将碎屹塔,生擒了金山,歼敌一百余人。

虽然这一仗,由于清军追上的时候,实在是太过疲劳,还是让不少的白彦虎手下的匪帮逃脱了,可是从此以后,他们却被彻底吓破了胆,再也不敢进入新疆。

因为他们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是刘锦棠做不到的,在他们的眼中,刘锦棠已经不是人,而是超人!

你可千万不要以为,刘锦棠打仗只是靠跑得快,他还有一个特长,就是在一个非常陌生的地区,能迅速的建立起情报网。

我们都知道,古代人打仗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由于认知上的局限性,再加上技术手段的限制,很难全面掌握对手的动向,大部分时候都靠道听途说,基本上对敌人的动向,常常是处于两眼一摸黑的状况。

所以在最近大火的电视剧庆余年里,剧中的现代人穿越过去以后,最牛的一件事,就是帮对方建立了一个情报机构,监察院,这可是了不起的进步,古人虽然也知道用间谍,可是系统性的搞情报,古人是完全不懂的。

当然,这也只不过是虚构的故事而已,如果在真实的古代世界里,有那个国家能达到这个认知水平,它早就统一全世界了。

但是刘锦棠却几乎是一个奇才,作为一个古人,无论走到哪里,他总是把情报工作做得出类拔萃,前面刘锦棠打的达坂城之战,就是一个绝佳的范例,他到了南疆以后所做的一切,更是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对于一个古人来说,简直就是登峰造极了。

以前清政府在南疆最大的问题,就是常常不知道境外的敌人在干什么,经常是敌人都打到家门口了,自己才如梦初醒,可是刘锦棠到了这里以后,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1878年10月底,阿古柏手下的旧部阿里达什,联合默里开尔木和卓,以迭拉什汗为首领,纠集了阿古柏军队中的5名五百夫长,180名士兵,打着帮和卓复辟的旗号,准备潜入南疆搞事。

你可不要觉得对方没有几个人,以前和卓发动叛乱,最初都没有几个人,然后他们利用极端宗教狂热进行煽动,很快就能聚集起大量叛军。

在过去,清朝政府很少能对这种事先知先觉,往往都是事态闹大了以后,被迫匆忙应战,可是这一次这几个人还在境外谋划的时候,刘锦棠就已经知道了。

大家一定要记住,刘锦棠这个时候,到南疆还不足九个月,情报网居然就已经延伸到了国外,你说他牛不牛?!

所以这帮人一窜入新疆境内,刚刚和一帮信奉和卓的柯尔克孜族人以及他们的首领,极端恐怖分子阿普杜拉哈马和他的儿子买麦提斯联合在一起,刘锦棠就已经亲自率领提督谭慎典,在当地情报人员玛木特伯克的带领下,打上门来了。

1878年11月10日,还在密谋阶段的这群暴恐分子,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公开起事,就已经被刘锦棠率领的清军包围,然后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除了阿普杜拉哈马和他的儿子买卖提斯跑掉了以外,剩下的300名恐怖分子被歼灭,30人被擒获。

这就是情报的力量,一场危机还在萌芽中,就已经被化解,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阿普杜勒哈马逃回俄国以后,俄国人立刻就不高兴了,拿钱养你就是让你去搞事的,谁让你回来吃闲饭的?

于是阿卜杜勒哈马只好勾结大小和卓的后裔们,用他们做号召,很快又组织起了一支部队,人数达到了几千人。

不过这一次他学狡猾了,知道刘锦棠不好惹,没敢冒冒失失的深入南疆,可是俄国人的差事也不能不应付,于是他就在离俄国边境不远的地方扎下了营,时时刻刻保持对南疆的威胁,让清军只能陪他耗着,没法去做其他的事情,这样也就算对俄国人有了一个交代。

由于上一次吃了刘锦棠的苦头,这一次他也学机灵了,精挑细选了一个两面是山的山谷驻扎,山谷的一边通往俄国,山谷的另一边通往南疆,谷口有一片戈壁,这里四周都一望无际,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隐藏。

阿普杜勒哈马打的主意是,如果清军再来攻打,必须经过谷口的戈壁,这样他远远的就可以发现清军的动向,一旦形势不妙,他就可以迅速的窜回俄国境内,等到清军一旦退去,他可以又回来继续威胁清军,打不过你,我耗死你总可以吧。

这一招实在是太坏了,但是这就能把刘锦棠难住吗?休想!

老鼠不出洞,有什么了不起,摆一块香喷喷的肥肉在它的洞口,它自然就沉不住气了。

刘锦棠经过反复侦查,发现确实无论怎么做,都会打草惊蛇以后,他就派了几个杨子荣,打入了座山雕的内部,不对,是几个柯尔克孜族的情报人员,打入了极端分子的内部。

这些人给阿普杜勒哈马带去了很多假情报,信誓旦旦的告诉他,刘锦棠已经率领主力到新疆中部去打白彦虎了,现在南疆空虚,正是做一票大生意的好机会。

阿普杜勒哈马果然上当了,派出了2300人,准备奇袭喀什噶尔,这鱼儿一旦咬了钩,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结果中了刘锦棠的埋伏,几乎全军覆没。

刘锦棠不但用兵速度奇快,又善于搞情报工作,而且还特别擅长指挥大规模的运动战。

阿普杜勒哈马和大小和卓的后裔们,拿着俄国人的武器,花着俄国人的钱,可是事情却总也办不好,最后终于把俄国驻突厥斯坦当局给激怒了,于是给他们下了死命令,再搞不出事来,就别回来了!

1879年8月3日,阿普杜勒哈马率领3000多人,包围了距离喀什噶尔700多里地外的一个小城,色勒库尔,也就是今天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古时候也叫做石头城,大致的位置,在今天中国和塔吉克斯坦以及巴基斯坦交界的地方。

阿普杜勒哈马之所以选这个地方,是因为这个地方和喀什之间虽然直线距离不远,可是却隔着喀喇昆仑山山脉,是一座古城,境内有世界第二高峰,海拔8611米的乔戈里峰,清军救援不易,在平均海拔4千米以上的高度行军,清军就是走得再快,也得大半个月才能赶到。

不仅仅如此,阿普杜勒哈马在和卓们的帮助下,又煽动了沿途不少柯尔克孜族发动叛乱,从英吉沙到这里的粮道已经被掐断,救援的清军光是要解决沿途的补给问题,就足以让他们头大如斗。

所以阿普杜勒哈马这一次势在必得,而且退一万步说,即便万一攻击不得手,这里离俄国边境很近,他随时都可以跑回俄国境内。

这要是对普通的将领来说,光是能及时赶到色勒库尔,那就要谢天谢地了,其它的根本就不敢奢望。

可是对于刘锦棠来说,他却觉得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要借此机会,彻底消灭俄国人手中的阿古柏余孽。

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刘锦棠率领的这只清军,到底是一只由什么样的人组成的军队?一直以步兵为主的军队,居然能携带20天的口粮,在平均海拔4千米的高原上持续行军一个月,这样的体力消耗,即便对于登山运动员来说,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有时候我读着古籍,忍不住会想,刘锦棠的部下,真的就仅仅只是,一群来自湖南乡下的农民吗?

但这还不是最神奇的,当刘锦棠接近敌军的时候,他又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举动,命令董福祥和张俊率领一支部队,在4天4夜的时间里,绕道800里,去抄袭敌人的后路。

这可是在喀喇昆仑山脉上行军啊!在被冰雪覆盖的山峦之上,极端缺氧的情况下,清军要怎么做,才能实现这个目标呢?

但是他们确实做到了,而且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因为不仅仅有中方的记载,也有俄国人的资料,清军确实靠这只奇兵,断了阿普杜勒哈马的后路,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至于这次行军有多难,古籍上是这样记载的:“此次师行所至,率皆荒芜阻绝,自来人迹罕至之区,石壁冰梯,直插霄汉,鸟道陡绝,士马皆需扶揉而上,俯视幽谷,冥冥渺不见底,加之烟雾岚瘴浓浊异常,中者不省人事,致兵丁染患急症者众多,而战马粮驮坠崖者而毙及劳伤死者,更难数记,盖自出关以来,行军之艰阻劳瘯,未有若斯之甚也。”

壮哉啊!壮哉!刘锦棠的整个军事生涯,几乎都是在挑战人类的极限,他的所有的胜利,几乎全都是建立在,这些看起来,似乎绝对的不可能之上的。

出乎意料,非常的出乎意料,对于刘锦棠的敌人来说,刘锦棠的所有举动给他们带来的,只有震惊,非常的震惊,震惊到目瞪口呆,震惊到不可思议。

阿普杜勒哈马全军覆没,2000多人被击毙,63人被擒获,最后只有30多人,侥幸逃回了俄国境内。

用这么少的人,守住了这么大一块地方,刘锦棠在这段时间里,先后粉碎了俄国人组织的5次大规模的侵犯,歼敌近万人,彻底的把敌人打怕了,打哭了,打的完全没脾气了。

面对着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对手,俄国驻突厥斯坦总督科尔科帕夫斯基,彻底的无语了,彻底的灰心丧气了,在1879年9月以后,他已经没有心情,再组织对新疆的破坏了,他彻底的认输了!

面对着这些丰功伟绩,还有谁敢否认,刘锦棠晚清第一名将的美名,还有谁敢质疑,这个名副其实的飞将军。

可是读到这里,很多读者可能就会纳闷了,这个在中国军事史上,可以和卫青霍去病李靖齐名的边塞名将,怎么我们就几乎没有听说过呢?

1952年的时候,国内曾经出过一本书,叫做《阿古柏的十年革命史》,1955年的时候,有人写了一本,叫做《歌唱英雄白彦虎》的诗集,一个来自中亚的侵略者,一个宗教极端恐怖分子,分裂主义者,叛国贼,既然都变成了正面人物,那么他们的对立面,一个镇压了叛乱,维护了祖国统一的英雄,自然也就变成了一个禁忌的话题,因此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他,也就不足为怪了。

所以每每读到这段历史,总是让人一声长叹,但是长叹之余,又让人愤愤不平,历史的真相怎么能如此的被扭曲,民族的先贤又岂能总是被埋没,总得有人做点什么,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动笔,写这段历史的原因。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我相信总有一天,历史一定会回归它本来的面目,毕竟事实就是事实。

俄国人企图搞乱新疆的阴谋,被刘锦棠彻底粉碎了,面对如此大好的局面,那么崇厚的谈判,也会大获全胜吗?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