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121)下卷(七十九)光复伊犁(六)为什么一个允许别人放屁的时代,总是昂扬向上的呢?

WadeZhao 3月前 633

总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7
第十七章
光复伊犁(六)
作者:罗马主义



清流是什么?简单的说,就是那些话特别多,一身的正气,满嘴的大道理,随时都在为民请命,要是皇帝不听他的,立刻就要一头撞死的言官。

说实话,初读历史的时候,我对这些人真是崇拜的五体投地,觉得要是没有了这些民族的栋梁,我们的社会,真不知道会黑暗成什么样子,我们的中华民族,到底还能不能走到今天?

不过历史读多了,我们也知道,这帮人实际上也经常办错事,放臭屁,而且经常臭得无与伦比,但是中国古代的皇帝,只要不是操蛋的一塌糊涂,基本上还是允许他们乱放的。

这到不是因为他们有受虐狂,而是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家里香水喷的太多,很可能会把那些早已变质腐烂的东西掩盖起来,所以也需要一定量的臭气,来综合综合香气,免得房子塌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慈禧

慈禧虽然不是个明君,甚至连明君他妈都算不上,只是个干妈,但是这个道理她还是知道的,至少在1880年,她还是允许大家,释放各种气味的,虽然这其中的有些味道,经常熏得她在帘子后面都坚持不下去了,但也正因为有这份雅量,晚清在这个时候,真的差一点点,就中兴成功了,等她后来不喜欢闻这些味道了,晚清自然也就彻底没救了。

前面我们讲了,崇厚在一没有被俄国人威逼,二没有被俄国人胁迫的情况下,昏头昏脑的签了一个丧权辱国的里瓦几亚条约,自以为不辱使命,收回了伊犁,可是实际上却相当于得了一个广州市,却把整个广东省都卖给了对方。

一看到崇厚签的这个里瓦几亚条约,简直就是一堆狗屎,于是晚清的四大清流,张佩伦,张之洞,黄体芳,宝廷他们,立刻不依不饶,拿个竹竿挑起来让慈禧闻,还摆在她面前,让她鉴定一下,里面的PM指数。


张之洞

可是不论他们把这堆shit的物理指标,分析的如何头头是道,又把其中的病菌含量,一一在朝堂上展示,但是坐在龙椅上,抿着小指头,还穿着开裆裤的小皇帝光绪发现,一群胡子咔嚓的老头们在那玩粑粑,但是坐在帘子后面的他干妈,既不打他们的屁股,也不让他们洗手,就是装作没看见。

那么为什么慈禧这么犹豫呢?前面我们给大家讲了,她害怕背这个锅呀!她也知道这条约该废,可是她想知道的是,这条约废完了又该怎么办呢?

因为恭亲王和李鸿章都说过,你派去的人是你的全权大臣,这条约又不是别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签的,你现在忽然要翻脸不认了,这叫赖皮,这在国际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更何况对方是谁?是穷凶极恶的北极熊!你现在说废就废了,你当北极熊是吃素的?以大清那点都快要揭不开锅的家底,去和当时世界上,号称陆军天下第一的俄罗斯叫板,请问你们谁有把握,能保证不被打得灰头土脸?

如果真出现了这个局面,这接下来要是再签一个条约,那岂不是连裤底都要被对方抢走?这样一来,大清恐怕真要被别人看得一清二楚,成了江湖上的光腚帮,慈禧可不想当这个帮主。

这个局就这么一时僵住了,可是最后谁来打破这个局的呢?还是言官们,所以一定要允许别人说话,也要允许别人放臭屁,不然怎么能把臭虫熏出来呢?

清流们一看慈禧油盐不进,一副能拖就拖,能赖就赖,企图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样子,更加激起了他们满腔的斗志,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别管用什么手段,最后一定要达到正义的目的。

既然讲理慈禧听不进去,再加上他们讲的理,也不能打消慈禧的后顾之忧,所以他们就决定干脆换一个办法,造个小谣,利用一下人性的弱点,逼慈禧就范。

那么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清流之一的黄体芳,看见光是给慈禧写各种PPT,实在是没有办法让精得跟鬼一样的慈禧,放弃她心中的各种盘算,于是他就决定刺激一下她,让她彻底精神崩溃。


黄体芳

那么他是怎么刺激她的呢?黄体芳给慈禧说:“你看崇厚给你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让你老人家如坐针毡,成了千夫所指,可是你知道他在干嘛吗?”

慈禧一想,对呀,我光在这里闻臭气了,都快把我给熏昏了,怎么就把这个茬给忘了呢?于是慈禧赶紧问黄体芳:“他在哪里?是不是因为疫情全球爆发,在哪里被隔离了?”

黄体芳嘿嘿一笑,不怀好意地说道:“他虽然拉了一堆病毒,但还没有引起疫情传播,怎么会被隔离呢?这家伙已经到了上海,现在天天吃香喝辣,美女在怀,快活的不得了,只等着你老人家挺过了这场熏天臭气,替他擦干净了屁股,他才会驾着五彩祥云,前来领功受赏呢!”

听完这话,慈禧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然后本来就有点长的马脸上,出现了三条黑线,面容由白变黄,由黄变青,由青变黑,最后变成了通红,闪烁了几次以后,用一个接近冰点的温度,以一个近乎话外音的声音,弱弱的问了一下黄体芳:“你们之前上书,说要怎么处理崇厚来着?”

看到了慈禧已经快要完成了核爆炸之前的链式反应,黄体芳虽然感到浑身一紧,但却暗自得意,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猪一样的家伙,宰了算了。”

于是原子弹爆炸了,就连紫禁城外,都听到了慈禧的咆哮声:“来人,去上海把崇厚给我抓回来,别让这个兔崽子跑了!!!……”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滑稽,一个靠理性无法解决的难题,就这么戏剧性的被感性给解决了,那么崇厚到底是不是像黄体芳说的那样,躲在上海看热闹呢?

这还真冤枉了他,那个时候可不像现在,随便发生一个什么事,瞬间就能传爆朋友圈,才坐了40多天船的崇厚,那真的是彻彻底底的被隔离了,完全不知道北京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他已经闯下了弥天大祸,他还兴冲冲的准备抓紧时间,赶到北京领功受赏呢。

不过崇厚在这件事上,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这实在是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事情终于有了一个正确的走向。

所以这个世界上,真的不能不让人说话,也真的不能不允许别人放臭屁,既然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那就别怕别人拍板砖,可以辩论呀!在辩论中完善自己的理论,在辩论中完善自己的不足,事实胜于雄辩,这才是正道。

说实话,人类发展到现在,真还没有一种完美的制度,能让人挑不出漏洞的,比如很多人津津乐道的民主制度,以为这是无懈可击的理想状态,但是大家真要理性的辩论的话,我还没有遇到过人,能在我面前走三个回合的。

通常我只需要问几个问题,对方就会直接崩溃,顾左右而言他了,比如第一个问题,选举结果出来以后,失败的那方不认帐怎么办呢?

你别说,我很少看见有民主派想过这个问题的,通常他们的第一个反应是,这种事不可能发生,美国就没发生过!真的吗?那么南北战争是什么原因爆发的呢?不就是因为选出来了一个要废奴的林肯,南方不认账了嘛!

接下来的后果有多惨烈?历史教科书上告诉我们,美国在历次战争中死亡的人数,包括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加起来,都没有美国内战死的人多,这场战争差点儿摧毁了美国。

而且很多人可能也不知道,在南北战争的后期,北方为了摧毁南方的战争潜力,北军指挥官谢尔曼将军,迂回到南军后方,发动了一场以摧毁对方的庄园,烧毁对方的城市为目的的奇袭,其惨烈程度不亚于日军当年的三光政策。

而且你还必须知道的是另外一点,美国的运气真是好到了爆棚,当时要不是英国刚刚打完了克里米亚战争,接着又镇压了印度的民族大起义,紧接着又和中国打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所以他们实在腾不出手来,去支援美国南方,不然美国很可能就分裂了,这个政治样本也就不存在了。

而且不仅仅如此,美国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在美洲大陆上,没有一个像样的强权国家,所以他可以自己和自己玩,可是在世界上其他地方,就没有这种好事了,你想想这事乌克兰也发生了,结果呢?俄罗斯和美国纷纷插手,让今天的乌克兰炮声震天,东西分裂,惨到了极点。

所以你只要在不是金发碧眼的国家里,看见有金发碧眼的小妞在做皮肉生意的,你问都不用问,那几乎一定就是乌克兰人,这可以说就是乌克兰的颜色革命,对世界的唯一贡献吧。

利比亚也是如此,原以为推翻了卡扎菲,就可以搞民主了,可是选完了大家又不认账,一帮人背后有埃及支持,另一帮人背后有土耳其支持,那又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只有打呗!所以选举真是万能的吗?

还有人喜欢说,民主制度一定会对权力产生制约,那我请问你一下,希特勒是怎么产生的呢?

可能很多人不清楚,希特勒是通过标标准准的选举上台的,魏玛共和国的宪法,对民主制度的规定,近乎于完美,今天西欧的民主制度,就是它的翻版,但是又怎么样呢?

希特勒上台之后,用近乎完美的表现,瞬间就征服了德国人的心,他不仅仅第一个让德国走出了经济危机,而且被人广为称赞的,今天西方的所有福利制度,都是他打下的基础,就是这样一个牛人,一瞬间让德国从地狱走到了天堂,你要知道大名鼎鼎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他所谓的新政,那不过是跟着希特勒照猫画虎而已。

所以他一度就是一个完人,完美到无懈可击,因此所有的德国人都无条件的支持他,任由他去清洗异己,任由他去屠杀犹太人,任由他去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没有任何制约,大家一路心甘情愿地陪着他,一条道走到黑,所以这该作何解释?

当然还有很多问题,都是民主派们无法回答的,所以何必去封别人的口呢?让别人去说呀,你可以去辩论呀,如果你自己不知道怎么辩论,只要你放开言论,总会有人帮你的,你只需要把那些正确的答案,推而广之就可以了,怕什么怕呢?

也许有人会担心了,如果我们辩论不赢怎么办?那就说明你真的错了,你就该听人家的,但是我还没有看到,到目前为止,有哪一个制度有明显的优点,哪一个制度,完全一无是处,各个制度发挥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民族特性,地理条件,甚至是历史机缘,你得到一些,总会失去一些。

更何况外国的有些月亮,确实就是比中国的圆,比如科学技术,人文思想等等,如果我们不是吸取了别人的这些优点,我们今天能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吗?

所以正确的姿势,还是应该有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不要因为一句话就封帖,那么将来还有谁会为你辩护呢?

反过来,如果不让大家说话,不让大家放臭屁,不让大家玩臭粑粑,那么像猪一样的崇厚之类的昏庸之辈,岂不是过得悠哉悠哉,然后其他的官员都跟着他学,那大清肯定就撑不到1912年。

你别看慈禧头发长,见识短,但是在更年期之前,她还真是明白这个道理,至于她更年期之后,那就只能呵呵了。所以一个人只要做好一段时间就可以了,要懂得功成名退,人老了肯定是会糊涂的,慈禧如果懂得放手,她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地位,后来对她的评价,可能会完全不一样。

客观的讲,1885年之前的慈禧,真是中华民族的大功臣,她把一个遍地烽火,四分五裂,快要亡国的大清,硬生生的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让人民终于结束了流离失所,重新安居乐业,国家蒸蒸日上,洋务运动蓬勃发展,一度似乎就要实现伟大的复兴了,单凭这份功绩,她是可以和唐宗宋祖并驾齐驱的,也许今天我们的课本上,也会为她歌功颂德。

可是人这个东西,总是受不了权力的诱惑,总是恋栈,慈禧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不好好培养接班人,故意找了一个啥都不懂的小屁孩儿,好让自己随时插手,因此最终既毁了自己,也毁了国家,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所以禅让制是个好东西,千万别丢了,也千万别弄个傀儡,还是要找个能干的人,不然他惹的祸全都需要你扛着,更重要的是,没人愿意做傀儡,最后肯定会反目成仇的,后来光绪和慈禧的故事,就是最好的注解。

历史就是一面镜子,至于是照妖,还是照人,全在一念之间。

不管言官用的手法地不地道,但崇厚是个猪这件事实,终于是板上钉钉了,那既然是个猪,就只能把它宰了,做成腊肉,于是朝廷三堂会审,认定崇厚不向领导请示,不向同僚咨询,擅自签订卖国协议,严重危害了党和国家的利益,罪大恶极,斩监候!就是先放在那里,养肥了再杀。

可是确定崇厚是一只猪容易,这毕竟是大清内部的事情,但是赖掉和俄国人之间的协议,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上一次大清干这种事的时候,还是慈禧她老公咸丰活着的年头,然后英法就以打赖皮的名义,找上门来了,一把火把颐和园给烧了,所以慈禧心里的阴影面积到底有多大,是很难求解的。

不仅仅慈禧的心理阴影面积超大,就连当年签署北京条约的恭亲王,还有负责大清外交事务的李鸿章,那也是心里直打鼓,当年僧格林沁也是几乎把胸口都拍烂了,保证没事,天塌下来了,有他那两万天下无敌的蒙古骑兵挡着呢!可是结果呢?

所以光是言官们不停的在那里打鸡血,左宗棠也使劲的给大家鼓气,让大家别怕,可是大家真的没法不怕,想起当年的事,大家的腿肚子都还在那里打颤颤,所以你要让大家雄起,大家真还就雄不起。

接下来发生的事,差一点儿就让大清在这件事上,打落牙巴,自己凑活着吞口血,将就着咽下去了。

一听说崇厚被定罪,俄罗斯驻华代理公使凯阳德,立刻就找上门来踢场子了,他在大清的总理衙门里拍桌子踹板凳,让大清给个准信,惩办崇厚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准备赖账了?他不断的给大清的官员们,普及生物学知识,让他们明白,要把北极熊已经叼在嘴里的肉夺走,你们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很严重!

消息传到俄罗斯以后,沙皇也火了,立刻派出了以两艘铁甲舰为首的舰队,前往太平洋,准备封锁中国沿岸,强迫中国认账,同时让俄罗斯驻突厥斯坦总督,驻西伯利亚总督,做好战争准备,随时准备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大清,按照沙皇的说法,双头鹰旗插下的地方,就再也不可能离开老毛子的熊抱。

这架势吓不吓人?更让人气馁的是,当时的世界老大,天下第一的超级大国,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也跑到总理衙门来,婆婆妈妈的数落大清的不是,说既然你已经签了字,那你就得认,如果你最初就不愿意认,那你又签字干嘛呢?卖还是不卖,你先想好行不行,你不要卖了以后又说别人强奸嘛,这样做太没意思了吧!

面对洋人的压力,朝廷这个时候真有点慌了,可是俗话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关键是,这个时候有报纸了,崇厚签了这个卖国的里瓦吉亚条约,里面的内容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没法捂着盖着了,如此丧权辱国,试问谁能忍得了?

一时间举国震惊,群情激奋,舆论大哗,都要大清政府给个说法,为什么会签了这个丧权辱国的条约,你现在到底敢不敢纠正错误?

这一下子搞得大清政府进退两难,国内国外全都亚历山大,不过慈禧并没有想着去删帖封号,去堵大家的嘴,反而干脆把心一横,把锅甩给左宗棠,让他拿主意,要死大家一起死,要生大家一起生,集体负责。

这就对了,说实话,慈禧在这个时候,总是能找对的人,做对的事,就像她知道什么时候该依靠曾国藩,什么时候该用李鸿章,什么时候又得让左宗棠拿主意。

左宗棠的回答很简单,雄起!

但是你千万不要以为,光凭这两个字,就让慈禧下定了决心,因为朝廷上打了鸡血的人多了去了,不是你露出上身,展示了几根稀稀拉拉的胸毛,就能让慈禧那颗寡居多年的的心,为你怦怦乱跳的,她可是那种,不见鬼子不挂弦的人。

但是左宗棠有办法,在关键时刻,还是只有他能改变慈禧的想法。左宗棠给慈禧回信说,第一,当我这封信到的时候,英国人一定会改变主意,支持我们废约;第二,我将亲自进入新疆,我保证俄国人不敢打,如果俄国人一定要打,我保证打赢,如果打不赢,我绝不活着回来。

当左宗棠的回信到达北京的时候,这第一条就把朝野上下给搞蒙了,大家都觉得,左宗棠是不是老糊涂了,前两天英国公使威妥玛还来总理衙门说,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赖皮是赖皮他妈生的,变着法的骂我们,凭什么你这信一到,他就会变了一个人呢?

但是,这事真就发生了,英国公使威妥玛,真的又上门了,不过这一次,他完全变了一个人,他说我前面说的不对,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经过我考察了族谱以后,你妈不赖皮,但是俄国人他妈是个强盗,强盗自然是强盗他妈生的,所以俄国人肯定也是一个强盗,这强盗逼你签的条约,你当然不用认。不仅仅你不用认,而且你也不用怕,我们大英帝国一向主持正义,我们会罩着你们的。


英国公使威妥玛

顷刻之间,大清的官员全都石化了,堂堂的大英驻华公使,你这翻脸的速度,真的可以跟脱裤子相比,然后大家就好奇,这事怎么就被左宗棠又给料倒了呢?

很简单,看帖子呗,所以还是要让人说话,要让大家也能看看外国的月亮,不然大家就会有很多事,搞不明白。

由于左宗棠勤于看帖,没事特爱读外国人的报纸,因此他知道英俄争霸这回事,所以他确定,凡是能给俄国人找麻烦的事,凡是不让俄国人占便宜的事,英国人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支持的。至于威妥玛为什么这么做?那肯定是他脑子一时短路了,英国政府自然会修理他的。

果然,当英国政府听说,威妥玛劝说大清接受里瓦吉亚条约以后,气的大骂威妥玛胸大无脑,立刻让外交部给他发去急电,火速命令他转变立场,不得干涉大清废约,同时召见俄国驻英大使,警告俄国政府,不得在海上影响中国的自由通商,否则大英帝国不会袖手旁观。

一看到左宗棠再次料事如神,慈禧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于是大清朝决定,废约!派大清国驻英法公使曾纪泽,立即前往圣彼得堡,重新谈判伊犁条约。

与此同时,朝廷按照左宗棠的建议,下令李鸿章加强沿海的防务,重新征召湘军名将鲍超,率领旧部一万,前往天津驻防,再次启用淮军名将刘铭传,前往东北设防。

而在新疆,左宗棠命令北路的金顺,中路的张耀,南路的刘锦棠,全面进入战备状态,随时准备向伊犁进军,而饱受病痛折磨,已近不惑之年的他,亲自率领援军,抬棺进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大清朝面对着当时的世界陆军第一强国俄罗斯,终于雄起了!那么他们能够得偿所愿吗?

最后于 2月前 被WadeZhao编辑 ,原因: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