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122)下卷(八十)光复伊犁(七)晚清第一个会说英语的朝廷重臣,是怎样为祖国的统一立下了汗马功劳的?

WadeZhao 2月前 699

总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7
第十七章
光复伊犁(七)
作者:罗马主义


 “来是come去是go,点头yes摇头no。”这要是一个扎着两条小辫子,在你面前蹦蹦跳跳的小姑娘唱这首儿歌,你可能不仅仅觉得赏心悦目,而且也觉得再正常不过了,可是要换一个场景,这事如果出现在大清的朝廷上,会不会吓你一跳?

前面我们讲过,中国第一任驻英法大使郭嵩焘,写了一个叫做《使西纪程》的东西,里面充满了新思想新观点,得到了洋务派的赏识,又被总理衙门刊印发行,本以为会推动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没想到却引来了保守派势力的激烈反弹,最后几乎酿成了一场政治风暴。



郭嵩焘

慈禧太后一看情况不妙,赶紧见风使舵,急忙和自己的爱将郭嵩焘切割,以免惹火烧身,所以派谁去代替郭嵩焘继任大清驻英法公使,就成了一个迫不及待需要解决的问题。

要知道郭嵩焘本来是一个政治明星,可是因为出使英法,乱说乱动,闹得自己身败名裂,所以有点身份的洋务派,全都把这视为前车之鉴,生怕惹上这个麻烦,让自己成为了舆论的中心,架在了火炉上烤。

而至于保守派,那就更别提了,更何况慈禧也不会让他们去,这些人对国际事务一窍不通,让他们去搞外交,那还不如不交算了,毕竟这些人只会自嗨自乐的打飞机,还以为自己是天朝上国。

所以这个位置,顿时就成了烫手的山芋,虽然慈禧扯破了嗓门吆喝,再三的讲这山芋如何的充满了营养,纯天然未施农药,又可以治便秘,但是就是没人买她的帐。

就在慈禧一筹莫展之际,有人给他讲,曾国藩的儿子,世袭一等候曾纪泽,那小子骨骼清奇,年轻的时候长得有点像周星驰,喜欢捣鼓点洋鬼子的玩意,而且还会说鬼话,让他去试试怎么样?

慈禧一听,立刻拍手称妙,发现这个烫手的山芋,只能卖给曾纪泽,因为除了他之外,真是别无人选,为什么慈禧会这么想呢?


曾纪泽

因为曾纪泽自带主角光环,又有护体神功,他老爹可是大名鼎鼎的曾国藩呀!别人骂郭松涛可以,但是要骂曾纪泽,那就得琢磨琢磨了,毕竟他老爹的门生故吏,那可是桃李天下,谁要是敢污言秽语,东说西说,很可能半夜三更,一个砖头就会从窗户里飞了进来,一不留神,挨了黑打都不知道是谁干的。

所以这背锅大侠,除了他,还有谁敢来当?于是慈禧赶紧下旨,让人把这个骨骼清奇的小朋友找来,结果见面一看,这红二代早已40来岁,胡子拉碴的了。

这慈禧顿时就更加好奇了,因为这科举考试不考外语,也没有听说过哪里的国学私塾,会教鬼话的,他们说这小子会说洋人的方言,到底是真是假?于是慈禧就决定考一考他。

没想到曾纪泽出口成章:“来是come去是go,点头yes摇头no,我是I,你是U,两人见面说Hello!”

这段一出,别说惊的慈禧下巴差点掉到地上,这朝廷上的文武百官,更是哈喇子流了一地,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了,大清国的正部级领导里,会说英语的,独此一人。

估计我讲到这里,各位看官也是一脸的迷糊,这曾纪泽是在哪里拜师学艺的,居然学会了说英语了?听说还达到了我们高中毕业的水平,这实在是让人费解,他到底是找谁学的呢?

对不起,没有老师,他自学的,他怎么会想起来要自学英语了呢?这其实还是因为他老爸的原因,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前面我们提过,曾国藩的人生有三个阶段,第1个阶段,就是一身正气,满嘴的鸡汤,以为单靠理想和道德,就能解决世间的所有问题,结果处处碰壁,别说打太平军了,一度甚至被别人手下不满的士兵,追得鸡飞狗跳,差点儿自己都成了刀下之鬼。

不过搞笑的是,今天市面上的成功学,凡是打着曾国藩名号的,基本上都是讲的曾国藩这一阶段的处事哲学,所以很多人大碗大碗的把这些鸡汤喝了下去,肯定连成功的门都摸不着,倒是能对厕所熟门熟路,毕竟鸡汤的最大贡献,还是以利尿为主。

曾国藩人生的第二个阶段,玩的是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搞的是实用主义,他在这一阶段,不再强求手下的将领们,必须绝对的道德高尚,只要能打仗就行。虽然人设一下就变得不那么伟光正了,但是他最终能在对抗太平天国的战争中站住脚,恰恰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曾国藩真正的人生升华,是在他人生的第三个阶段,他终于想明白了,使用洋枪洋炮,才是打赢这场战争的关键,道具有时候比练级更重要。

最重要的是他能举一反三,在这个过程中,能把玩道具玩出了心得,最后变成了一个大师,实现了认识层面的飞跃,让他既认识到了中华文明的优点,也认识到其中的局限性。

所以曾国藩在晚年,不仅仅是大力推广洋务运动,简单的寻求“器”的突破,而是更注重人才的培养,特别是促成了留美幼童计划,不过这也恰恰是那些,把曾国藩当成国学符号的专家和学者们,最不喜欢讲的一段故事。

所以曾纪泽受他父亲的影响,在他32岁的时候,也就是1871年,曾国藩开始推进留美幼童计划的时候,他也开始学习英语,甚至还学会了下国际象棋,到了1878年的时候,他已经可以结结巴巴地和外国使者交流,抱着字典,连猜带蒙的看懂外文报纸,虽然他最终也不可能通过4级英语考试,但这已经是一个励志到不能再励志的故事了。


( 曾府三杰:曾国荃,曾国藩,曾纪泽 )



因此到了1880年,大清要熊口夺食,决定要派谁去的时候,慈禧立刻拍板,就那个会说英语的小子,他行!

要说慈禧这个人,这个时候的眼睛还真够毒,一看一个准,要知道曾纪泽这个时候,除了顶着他老爸的光环,认的几个ABC以外,啥正事也没做过,谁知道他有几斤几两?

更何况慈禧已经不能再做错了,一个崇厚就够她受的了,再乱点鸳鸯谱,那就直接威信扫地,但是让人诧异的是,慈禧在她修颐和园之前,一到了危急关头,她总能慧眼识英雄,和后来那个糊里糊涂,一肚子幽怨的老太婆,完全是两个人。

于是这付千钧重担,就压在了这个毫无实际外交经验,已经不在是毛头小子的曾纪泽身上,那他能做得好吗?他知道这是要他在做什么吗?

他当然知道,他说这是“须障川流而挽即逝之波,探虎口而索已投之食。”意思就是让他去把泼出去的水收回来,把老虎吞下肚子的肉要回来,这怎么可能呢?

不过曾家父子,那真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完人,这别人想尽办法都要推掉的差事,他却欣然应允了,还豪情万丈的作诗明志:“仓卒珠盘玉敦间,待凭口舌巩山河。”

他老爹当年以一介书生,靠组织民团,用洋枪洋炮救万民于水火之中,他现在也准备要凭着上下两片纷飞的嘴皮,为大清讨回伊犁。

不过这谈何容易啊!俄国政府在得知大清决定废约以后,顿时就气疯了,因为俄国已经不能再接受失败了,他们在这段时间里,频频被打脸,先是在柏林会议上,丢掉了第10次俄土战争的大部分果实,赔了夫人又折兵。

接下来,1879年和1880年,俄国遇到了饥荒,再加上为了偿还多达5200万两白银的战争借款,俄国的财政濒临崩溃,国内矛盾日益尖锐,沙皇亚历山大二世为了安抚民心,开始组织立宪会议,讨论君主立宪,进一步改革政体。

可是没有想到国内的民主派依然不依不饶,对君主政体的合法性发出了持续不断的挑战,其中的一部分极端分子,甚至组成了一个叫做民意党的恐怖组织,公开宣判了沙皇的死刑,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刺杀活动。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俄国急需一场外交上的胜利,而里瓦几亚条约,自然被当成了沙俄政府的政绩,大肆宣传,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西方人眼里懦弱不堪的大清,居然决定毁约了,这让沙皇情何以堪?!

不谈了,再谈还叫什么战斗民族,于是俄国政府内部决定,开始进行战争准备,以武力为后盾,逼大清认栽。

一时间狼烟四起,风云激荡,大清国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1880年5月23号,两广总督张树声报告,俄国最大的铁甲舰弥尼号,从新加坡开往日本,阿西阿莫号,从香港出发,去向不明。27号大清国驻日本长崎领事余儁报告,该船已经到达长崎,入坞修理。

5月27日,招商局道员徐润报告,住新加坡的工作人员发现,两艘俄铁甲舰,一艘排水量6000吨,一艘排水量1330吨,正开往日本长崎。

同一天李鸿章报告,俄国从里海派出4艘铁甲军舰,其中一艘名叫马士达号,排水量1693吨,正在开往中国东北的珲春,一艘名叫新彼打士巴号,排水量2648吨,正在开往汉口,一艘名叫尼西纳格利号,排水量1817吨,开往朝鲜附近的海面,另外还有15艘运兵船,载有大量的步兵,已经到达上海租界,还有一艘名叫阿守义赖号的铁甲舰,也在开往上海的途中。

另外同文馆翻译国外的报道发现,俄国目前已有12,000人驻扎在伊犁,12,000人驻扎在黑龙江,向西西伯利亚派出了15,000援军,向东西伯利亚派出了3000援军,向太平洋舰队增派了2000援军,俄国海军最大的一艘铁甲舰,排水量9600吨,正在赶往海参崴。

与此同时,驻扎在新疆北部的金顺报告,驻防伊犁的俄国人,招募了8000名极端穆斯林分子,加入了俄军,同时部署了50门大炮,加强了伊犁的防务。

北极熊这是拉开了架势,一副要全面开战的样子,而与此同时,日本人也跑来敲竹杠了,据大清国驻日本大使何如璋报告,日本政府的外务卿,专门跑来找他聊天,一手拿着大棒,一手拿着胡萝卜,给他介绍了两者的功用。

日本人说,这大棒子是俄国人送给他们的,目的是让我们和他们在一起,从背后打你们一焖棍,这主意虽然不错,但是咱俩的关系多铁,我们怎么可能干这事呢?

然后日本人又说,你看琉球这件事,我们都已经揣包包了,你总不能让兄弟我又拿出来吧?!不过既然咱俩关系这么铁,我们也不能让你们吃亏,要不我们把八重山和宫古这两座岛划给你们,这事就算结了?

所以何如璋给朝廷报告说,这大棒和胡萝卜,日本人现在逼我们必须选一个,他们的新任驻华公使已经前往北京了,他们说如果还谈不出一个结果,那可就别怪他们不讲义气了。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趁火打劫,而且更让人着急的是,朝鲜也跑来向大清报告,俄国军舰在朝鲜附近转悠,日本人也趁这个机会,派使者逼李氏王朝开国,不然就红刀子进,白刀子出。

这就是大清当时所面临的局面,英国人虽然转变了立场,但除了打打嘴炮,还看不出一点要实际出手相助的意思,所以这事到底该如何解决,还得靠大清自己。

就在这个压力山大的局面下,1880年6月24日,毫无谈判经验的曾纪泽,到达了圣彼得堡,不过俄国人却故意刁难他,把他撂在了一边,不理他,让他先尝尝闭门羹的味道。

可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曾纪泽可不是崇厚,他是什么人,他是一个32岁都敢去学英语的人,就这点儿小把戏,岂能难得住他?你不理我,那我就去找其他国家的公使,让大家都知道,大清国的公使已经来到了圣彼得堡,看你怎么办?

于是曾纪泽就去拜访各国驻俄国的大使,和大家吃吃饭,喝喝酒,聊聊八卦,这一来,俄国人就有点紧张了,他们听说曾纪泽居然还会说英语,不像崇厚和别人交流那么困难,而且还对西方上流社会的那一套繁文缛节,了如指掌,一下子就能融入了上流的社交圈。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放任他这么东打听西打听,俄国人家里的那点烂事,很快就会被他全都搞清楚了,更让俄国人担心的是,在社交圈子里,很多人好为人师,就是为了让别人知道,自己更聪明一点,一些外国公使似乎在给他支招,这必须赶紧打住,千万不能让他学聪明了。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曾纪泽知道,他频繁地出现在这些社交场所,早晚会上报纸头条,所以如果俄国社会都知道中国特使来了,那俄国外交部,自然会上门来请他。

果然到了7月4日,圣彼得堡的大街小巷,都知道大清的特使已经到来,这俄国人终于没办法了,只好和曾纪泽会面,俄罗斯代理外交大臣吉尔斯,俄国驻华公使布策决定给他一个下马威,先退了他的神光再说。

一见面,俄国人立刻声竭力嘶的指责大清不守信用,曾纪泽没有权利再次来谈判等等,理由是这违反了国际公法,绝不是一个文明国家的作为,只有野蛮国家才会这么干,这种行为是世人所不齿的。

可是让俄国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曾纪泽一开口就把他们给镇住了:“你说的国际法是不是万国公法?那我们就按万国公法的原则来说说,为什么前面这个条约不是一个有效条约。”

曾纪泽于是不慌不忙,一条一条地开始反击,他强调,万国公法有规定,崇厚虽然是个全权大臣,但是他也不能签超出他权力的条约,更何况双方还没有正式换约,所以他有资格重新来谈,然后他告诉俄国人,这些在万国公法里,第几页第几行写的清清楚楚,不信你自己翻来看。

俄国人一下就傻眼了,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大清的官员,居然还懂万国公法,这糊弄不住呀!于是俄国代理外交大臣吉尔斯干脆图穷匕见,一拍桌子,指着曾纪泽大喝一声:“别管什么法不法的了,让我们就用刺刀和大炮来解决伊犁问题吧!”

俄国外交大臣对自己的这个pose很满意,他本以为自己气存丹田,力贯指尖,发音字正腔圆,使出了狮子吼的功夫,足以把曾纪泽吓得屁滚尿流,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曾纪泽只是微微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对他说道:“你看你马步没有蹲稳,手臂没有抬直,腰不够挺,屁股也不够翘,花拳绣腿都没学会,居然也跑出来卖艺,唉,算了算了,看你这么努力,我还是赏你一个铜板吧。”

对不起,串台了,在真实的历史中,曾纪泽是这样说的:“中国人不愿打仗,但是如果对方强迫中国打,中国百姓也未必不敢决战,中国人坚韧耐劳,并不怕苦,即便一战没有取得胜利,但中国地方广大,战争打几十年也能坚持下去,所以我们不答应的东西,无论你们如何强迫,也无论你们的兵船有多少,也休想得到。”

这下俄国人懵了,这人怎么这样,油盐不进,糊弄不了也吓不住,这可如何是好?思来想去,那就只有接受他的国书了。

7月17号,沙皇在圣彼得堡旁的夏宫接见了曾纪泽,还特意用英语和他进行了交流,这可是大清外交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

几轮交锋下来,俄国人发现曾纪泽是个难啃的硬骨头,不好聊天,于是俄国人就提出,不和你谈了,我们要去北京谈,而且是在俄罗斯海军的护送下,由俄国驻华公使布策,做铁甲舰来谈,你回去吧。

可是让俄国人郁闷的是,曾纪泽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他只是淡淡的说道:“在我这得不到的东西,布大人如果去北京,一样也得不到!我还是留在这,等你们想明白了再谈。”

临走的时候,曾纪泽给对方撂了一句话:“地我们是一点都不能丢得,不过其他的,咱们可以谈。”在晚清的历史上,谈判代表能够有理有节,即敢于斗争,也知道讲求策略的,这也差不多是前所未有的第一人。

面对来自俄国的威胁,来自日本的敲诈,来自朝鲜的求援,晚清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唯一一次,不仅仅前方的代表表现出色,后方的朝廷,也是准备充分。

面对俄国人从四面八方施加的军事压力,朝廷急调左宗棠入京,负责筹划全部的军事行动,同时严辞拒绝布策来京,给俄国人画了一道清晰的红线,要打就来和左宗棠对垒,要谈就去找曾纪泽,何去何从,随便你们,我们奉陪到底!

不仅仅朝廷应对有方,大清国上下,也是难得的团结一致,上下齐心,真真实实的做好了全面的准备,刘锦棠摆出了进军中亚的架势,曾国荃负责山海关的防御,李鸿章统筹沿海的军事,左宗棠坐镇中央,大清朝精锐尽出,摆出了史无前例的黄金组合。

为了避免侧翼受敌,大清国在做好了自己的准备工作的同时,还为朝鲜鸟枪换炮,武装了朝鲜的3万王城守军。

这件事我要给大家详细的介绍一下,因为这份花了221,440两白银的代购方案,是由李鸿章亲自操办的,不仅仅可以让我们一窥当时清军的装备水平,也可以了解日后的甲午战争,双方的真实装备水平。

根据大清的实际作战经验,考虑到朝鲜国的经济承受能力,李鸿章为他们制定了武器高低搭配的原则,大炮一定要用最好的,步枪则是新旧搭配,尽量在预算内解决问题。

按照李鸿章的方案,3000人被划为炮兵,装备了18门德制四磅后膛克虏伯加农炮,18门德制两磅后膛克虏伯榴弹炮,两者价格相等,每门售价1500两,每门炮配弹300发,每发一两。

骑兵3000人,半数配后膛德制毛瑟骑枪1500只,每只白银6两,子弹每1千颗白银22两,半数配前膛英制恩菲尔德骑枪1500只,每只三两六钱。

步兵2万人,精锐配后膛德制毛瑟弹仓步枪3000只,每只白银9两,子弹每1千颗白银22两,剩下的配前膛英制恩菲尔德步枪17,000只,每只白银三两,铜帽1万粒,白银8两,米尼弹和火药自制。

以上军队,一部分由大清派人培训,一部分由朝鲜派人来大清学习,由此可见,大清当时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些武器的操作和使用诀窍,也懂得相应的战法。

所以从1880年开始,朝鲜再也没有人用大刀长矛了,除此以外,大清还帮助他们建立了武器修理厂,火药制造厂,电器和水雷车间,这些都记载在大清外交史料卷23里的,后来他们的武器又升级了几次,都是有据可查的,由此可见,韩国的电视剧也是不靠谱的,后来他们打不过日本人,和武器真没有多少关系。

一看大清国这次真的是雄起了,光是靠恐吓是没用的了,于是俄国人召开了御前会议,正式考虑对清作战问题,陆军大臣米留金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战争动员,获得了一片的掌声,大家全都激动不已。

但是当沙皇把目光转向财政大臣格列格的时候,他只是把手一摊,耸了耸肩,表示没钱,这不仅仅是因为俄国现在还背负了5200万两白银的外债,最重要的是因为,中国人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和大清要打的,是一场举国战争,其花费将远远超过第十次俄土战争,这个预算将是天文数字,俄罗斯没有钱来打这一仗。

既然没钱,那么一切都是扯淡,于是俄国人只有又坐回到了谈判桌前,继续和曾纪泽这个难缠的对手打交道,而且几次差点被他搞崩溃,俄国人说错一个字,说错一句话,都会被他抓住紧追不放。

谈!谈!谈!你来我往,反复拉锯之后,1881年2月24日,中俄终于签订了《伊犁条约》,伊犁几乎绝大部分地区都被收回,但是中方向俄国多赔偿了400万两白银,俄方也放弃了很多崇厚答应的不合理要求。

虽然这依然是一个不完美的条约,但是一切谈判的基础,最终还是国家实力的反映,清俄之间毕竟国力悬殊,而曾纪泽已经把手中所有能打的牌,全都发挥到了极限,所以他不辱使命,堪称民族的功臣。

事实上这份条约的签订,在当时极大的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让欧美各国刮目相看,曾纪泽的表现,也获得了世界舆论的一致赞扬,毕竟这是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第一次几乎完全靠一己之力,硬生生的让一个西方强国,放弃了已经到手的好处,在此之前没有,在此之后也没有,大清再也没有能像这一刻这样,扬眉吐气。

1882年4月30日,金顺率军重返伊犁,新疆全境再次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1884年,新疆建省,刘锦棠出任新疆第一任巡抚,乌鲁木齐从此成了新疆的首府,这是晚清历史上,最高光的一刻,而左宗棠也凭此丰功伟绩,被梁启超誉为,500年来第一伟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是实至名归,因为对一个国家来说,没有什么比土地更重要的了。

我们的故事,到此就要落下序幕了,但是关于新疆的故事,却永远不会结束。

在这本书里,我为你介绍了太多太多的新疆历史上,那些风云激荡的时刻,那些英雄辈出的年代,但是真正的幸福生活,却是那些平静的像水一样的时光,所以我决定,就这样静静的结尾了。

在下面的一章里,我要反思一下本书的主题,中华文明到底应该如何应对,那些来自外来宗教的冲击,中华文明的出路到底在哪里,希望能通过审查,谢谢大家。


最后于 2月前 被WadeZhao编辑 ,原因: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