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沧海事》:(126)下卷(八十四)一度天下无敌的阿拉伯人,最后是怎么变成战五渣的?

WadeZhao 1月前 579

总目录:https://thailiao.com/thread-2968.htm


《晚清沧海事》:(126)下卷(八十四)一度天下无敌的阿拉伯人,最后是怎么变成战五渣的?


公元1260年,埃及苏丹库图兹,终于收到了一个他早就在等着的噩耗,一封来自于蒙古人西征统帅旭烈兀的警告信,要他立刻向蒙古人投降,否则就要他的好看。


旭烈兀铜像

根据拉施特在《史集》里的记载,这是一封让人读着浑身颤颤发抖的最后通牒,旭烈兀在信中说:

“伟大的上帝选择了成吉思汗及其家族, 把地上各地区一下子赐给了我们。正如所有人都应知道的, 凡是拒绝归顺的人就要连同妻子、儿女、族人、奴隶和城市一块消灭。”

“而关于我们的无边无际的大军的传闻,就象有关鲁思帖木和亦思芬迪牙儿的传说那样传遍四方。因此, 如果你归顺我们的至尊, 你就纳贡、觐见, 请求[给你]派军事长官, 否则就准备作战。”

这大概是自人类有历史以来,唯一一次,一个来自东亚的民族,对非洲人下的挑战书,而且最让人惊慌的是,这封咄咄逼人的恐吓信里,没有一句话不是事实,让即便是早已在金字塔里躺了几千年的埃及法老们,也感到脊背发凉,尽管他们早就凉透了。

因为就在两年前,也就是1257年的9月21日,巴格达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穆斯台绥木,也收到了同样一封信,但被他傲慢地拒绝了,拥有接近2000万人口的阿拉伯帝国,怎么会害怕一个来自遥远东方的小小蛮族?!

于是十三万蒙古大军,分成四路向巴格达进军,伊斯兰世界自然也不甘示弱,哈里发也派出了一万二千名骑兵,去迎战蒙古人。

等等,写到这里,肯定有很多读者,已经发现不对劲了,堂堂的阿拉伯帝国,怎么才派出了一万多人来迎战?这个数字有没有搞错?

想当年,他们在距离巴格达几千里地之外的中亚,今天哈萨克斯坦的怛罗斯,都能派出了15万军队,迎战大唐的高仙芝,今天10多万蒙古大军都打到家门口了,他们居然仅仅只派了1万多人,这实在是不合理呀!

但这就是历史事实,无论是拉施特的《史集》,还是中国的《元史》,都是这么记载的,而且还可能让你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支军队的士兵,甚至还不是由阿拉伯人,伊拉克人或者伊朗人这些典型的穆斯林组成的,而是由来自南俄和中亚的奴隶充当的,也就是所谓的马穆鲁克军团。

马穆鲁克战士戎装绘图

说到这里,你千万不要以为,中国历史上经济最发达的大宋,把马养没了,已经是个奇葩了,而在中世纪历史上,文化和技术最昌盛的阿拉伯帝国,发展到了最后,甚至连组建一支军队都成了问题,一样的令人目瞪口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首先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下,中世纪的伊斯兰世界,和我们今天的观感是完全不同的,今天最穷的伊拉克和伊朗,两个以农耕为主的民族,才是当时土豪们的聚集地,就像中国古代的的中原地区一样。

而今天土豪们聚集的阿拉伯半岛,什么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之类,在当时,则是叫花子们的乐园,就好像宋代生活在我们东三省里的女真人一样,是一群野蛮人。

这些野蛮人,虽然天生就是一群好骑兵,有世界上一切好马的爸爸,平均肩高1米44到1米52,长相最清奇的阿拉伯马,还有跑的不比马慢多少的阿拉伯单峰驼,但却不是一只好军队。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们的脑袋里充满了浆糊,什么鬼,什么神他们都信,而且大家还全都信的不一样,自然就是一盘散沙,所以认字更多,只相信一个神(琐罗亚斯德教)的波斯人,自然就要收他们的智商税。

一直到了公元570年,人类历史上的第三把好刷子,伟大的洗脑匠穆罕默德诞生,才改变了这一切。

他把大家的脑袋刷得干干净净,然后放进自己的东西,让大家都相信安拉才是唯一真神,于是阿拉伯人一下子就爆发了,凭借着出色的骑兵,向北打到了中亚,向南占领了北非,向西占领了西班牙,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三个帝国之一。

那么这样一个靠军事起家的帝国,到了600年后,为什么会连组成一支军队都困难呢?

答案肯定会很出乎你意料,因为伊斯兰文明太先进,太早熟了,它在一千多年前,就开始宣扬人人平等,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更令人吃惊的是,头几任哈里发,甚至都是选举诞生的。

但是凡事都有两面性,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是由于这些高度文明的理念,最后导致阿拉伯帝国,发展到了后期,甚至想组织一支军队都困难,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大家知道,我们的中华文明,一直是一个等级社会,所谓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大家是不平等的,皇帝和臣民们的关系,是父亲和儿子的关系,在这种逻辑之下,造反就会很困难,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你想,你反皇帝,本质上就是造你老爸的反,不能说出个让人信服的一二三四,那你还算一个人吗?你看,儒家是一个下套的高手。

所以要想实现,造反这个伟大的理想,你就必须要找一个逻辑自洽的理由,但你肯定不能直接说你爸是个坏人,那你很容易被人联想到是个坏种,这样你就得不到支持。

所以聪明人通常会找的理由是,我爸爸这人还不错,所以我也是个好人,但是他最近变了,是因为他才娶的那个小三,是个狐狸精,把他教坏了,所以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人间正义,我必须要实行家庭暴力,去痛打那个小三,扒光她的衣服,让她丢人现眼,但是请大家放心,我绝不为难我老爸。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几乎所有的野心家,最喜欢高举的,所谓“清君侧”的大旗,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样在气势上,始终是矮了一头的。

还有一种逻辑,就是要证明我老爸不是我老爸,隔壁的老王才是我老爸,而且隔壁的老王是我老爸的爷爷,我是我老爸的爸爸,所以我才能取代我老爸,也就是你要证明,皇帝是皇帝老儿,这就是所谓的五行轮回说,有德者居之。

估计很多人看了半天,也没有搞清楚我绕来绕去,到底在说什么,所以要在中国造反,光是要解决一个合法性的问题,就足以让造反者伤透脑筋。

说不清楚这个问题,就别想得到天下人的支持,为什么会这么难呢?说到底,还是因为儒家社会里,从没有说过人人是平等的,所以要想造反,单就是这份论证,我和我爸之间关系的考题,就足以把绝大多数的考生逼疯。

当然,除了理念问题,中国还有一套文官治军的传统,都能让造反变得很难。

但是在伊斯兰世界的话语体系里,这一切就截然不同了,只要我是安拉的信徒,那我们大家就是平等的,所以如果我要造你的反,我不需要证明我有多好,我只需要证明你有多坏就行了。

你想想,这和中国想造反的考生要做的那道题,简直没有可比性,几乎就是允许大家互相观摩,容易到了极点。

所以阿拉伯帝国自从建立开始,就一天也没有平静过,只要分赃稍有不匀,那大家立刻就可以撕破脸,打个你死我活。

最初的时候,大家还讲点规矩,讲一个先来后到,虽然理论上人人都是平等的,可是不管怎么说,跟先知靠的更近的人,总是要高那么一点点,所以大家更认可他们来做领导人。

可是问题是,这样的人太多了,跟着默罕默德离开麦加的人,在麦地那加入了伊斯兰教的人,还有穆罕默德的亲戚们,谁都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有资格,这该怎么办呢?

在阿拉伯帝国刚刚兴起时,大家才离开老家不久,多少都有点沾亲带故,脑袋又被洗得比较干净,所以还会彬彬有礼,不是动不动就喊打喊杀,于是众人就选择了选举,拼粉丝数量。

可是随着阿拉伯帝国越打越大,占的地方越多,需要的领导也越多,大家也就越离越远,几代人以后,虽然说起来还是亲戚,但是见了面却全无感觉,到了这个时候,撕破脸自然也就不可避免了。

最后一个被选举出来的,是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打算,继续遵守游戏规则了,奥斯曼很快就死于非命,于是一切矛盾立刻公开化,第四任哈里发阿里继任以后,伍麦叶家族就不干了,双方马上就开始了内战。

支持阿里的人,后来就变成了什叶派,其他的人就变成了逊尼派,然后大家为了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又把继承问题变成了教义问题,于是这个矛盾就无解了,双方一直斗到现在,还没有分出一个高低,今天他们的代表,分别是伊朗和沙特,继续在那里死磕。

而且即便是一个派系里的人,时间久了,难免也磕磕绊绊,经常对不上眼,于是这些派系又继续往下分,直到今天,依然没完没了。

所以伊斯兰的派系多如牛毛,每当我想起那些研究中东历史的学者们,光是要记住这些大大小小派系的名字,所要花费的精力的时候,内心里就忍不住默默的为他们加油,兄弟,挺住!

为啥会这样呢?因为默罕默德早就说过了,穆斯林兄弟都是平等的,所以凭什么你就要比我高那么一点点?我不服!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想成为哈里发,那就只能拼拳头大了,可是一个人的拳头再大,也大不到哪里,这又带来了新的问题,啥问题呢?

必须找同盟,但是这又产生了另一个新问题,你想,既然咱俩是平等的,那我凭什么帮你?所以要我出力可以,请开支票,而且请注意零的数量,少了免谈。

既然要找人帮忙,那竞争者肯定不止一个人,于是这支票就越开越夸张,最后胜利者常常很困惑,自己到底是在实现梦想,还是在做慈善事业?好不容易抢到一颗芝麻,可是帮忙的人却要一个西瓜,于是就只能泪奔了。

所以,如果你要是一个伊斯兰世界的统治者,面对这样一个解不开的死局,你该怎么办?

很显然,找那些不会和自己讨价还价的人来帮忙呗,可是什么人才不会和自己讨价还价呢?很显然,就是那些和自己不平等的人。

而在伊斯兰世界里,只有一种人和自己不平等,那就是不信教的奴隶。

所以只要是在伊斯兰世界里,发展到后期,统治者就一定不会重用穆斯林,反而要建立一支由奴隶组成的大军,来确保自己的权力,阿拉伯帝国时期,是来自南俄和中亚的异教突厥奴隶,组成的马穆鲁克,奥斯曼帝国时期,是来自希腊的东正教奴隶,组成的禁卫军。

你看这诡不诡异?只因为当初穆罕默德说了一句,所有信教的人都是平等的,所以最后所有成功的穆斯林帝国,核心的军事力量都必须用异教徒组成,无论是阿拉伯帝国还是奥斯曼帝国,都没有例外。

而且更搞笑的是,奴隶也是人,他们也是有想法的,你要想让他们效忠,你也得给他们好处,而最大的好处就是让他们变成穆斯林,然后他们又和你平等了,然后他们又凭什么听你的摆布?

所以无论是阿拉伯帝国还是奥斯曼帝国,最后奴隶们反而变成了主人,因为只有他们手里有刀,因此他们就能决定着皇帝们的命运,不听话的皇帝,杀了,不能满足他们要求的皇帝,刺瞎双眼,流放到巴格达街头。

走到这一步,大概是伊斯兰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始料未及的,而且奴隶们一旦获得了特权,为了保护他们自己的既得利益,自然不愿意有更多的奴隶参与,所以他们只想把这支军队的规模,维持在刚好能保证他们特权的大小。

所以当10多万蒙古大军入侵伊拉克的时候,拥有接近2000万人口的阿拉伯帝国,更准确的说是阿拔斯王朝,只派得出12,000人去迎战,也就理所当然了。

你看,历史总是在和我们开玩笑,人人平等这个想法,明明是一颗好种子,谁知道它最后竟然能结出一颗恶果。

如果你想知道上述的结论是怎么得出的,去看拉施特的《史集》,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历史,一直就在重复着这个故事,直到今天,他们依然是四分五裂,内斗不止。

不过马穆鲁克军团虽然人少,但是他们依然是有信心的,因为这些奴隶,马穆鲁克们,从小就开始进行军事训练,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战马,同时也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甲胄,所以他们总能以少胜多。

不过让人遗憾的是,马穆鲁克和蒙古人的第一次接触,并不是一场光明磊落的对决,很能喝酒,看起来很耿直,一脸憨憨的蒙古人,耍了一个诡计,他们看见马木鲁克兵团逼近以后,就开始主动撤退。

然后他们把马穆鲁克军团,引诱到一个靠近水库的地方,留给了他们一个在水库下方的营地,等到他们扎营以后,蒙古人悄悄的掘开了水坝……

后面的故事大家可想而知,一半的马穆鲁克骑兵被淹死,随后6万多蒙古人发动了全面进攻,马穆鲁克几乎全军覆没,总计12,000人战死,只有他们的统帅,书记官扎西达丁.艾伯带着少数人逃了出去。

这个故事,还是记载在拉施特的《史集》第3卷里。

于是偌大的阿拉伯帝国,竟然就没有了机动军队,被迫开始困守巴格达城,然后郭侃又上场了,他的大炮摧毁了巴格达的城防,蒙古人占领了城墙上的多个城楼。

随后郭侃又在巴格达城外的河面上,修建了浮桥,断绝了哈里发逃跑的出路,于是哈里发只能要求投降。这件事记录在明朝人宋濂所编撰的《元史》,卷149里。

接下来就是血腥的一幕,蒙古人命令巴格达城里所有的人出城,先赦免了工匠和手艺人,以及他们的家属,然后又选出年轻美丽的女子,以及一些俊俏可爱的儿童。

做完了这几件事以后,蒙古人就开始了无差别的屠杀,至于是杀了20万,60万,还是80万,现在已经很难搞清楚了,伊朗人志费尼的《世界征服史》,法国人勒内的《草原帝国》,对此有不同的说法。

但这都不重要了,总之那一天很惨很惨,几十万人的尸体堆积在了巴格达城外,变成了真正的尸山血海,哈里发本人也被裹在毯子里,被马蹄踏死。

随后蒙古军开始纵火,巴格达城被烧了一个精光,无数的文献和典籍,就此化为了灰烬,伊斯兰文明用了600年时间发展起来的璀璨文化,一夜之间被化为了乌有。

旭烈兀甚至想把这个创造了《一千零一夜》的城市,变成牧场,但是在一些中亚商人和汉族官员的苦苦劝说之下,他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从阿拉伯帝国的下场来看,任何一个文明,不论它的理念是如何的先进,也不论它如何的深得民心,但只要它阻碍了权力核心的稳定,它的结局必将是凄惨的。

随后蒙古人继续分兵西进,兵锋直指叙利亚,黎巴嫩和巴勒斯坦,郭侃奉命率领一支主力部队,目的地是今天地中海上的塞浦路斯岛,也就是今天土耳其人和希腊人,依然争得不可开交,几次差点全面开战的那个地方。

他的任务是横扫十字军的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以及十字军的各个城邦,打到地中海,插进欧洲的心脏,那么他能实现这个目标吗?蒙古骑兵和中世纪最重的重甲骑兵,西欧的十字军骑士交手,会是什么结果呢?还有埃及人是什么下场呢?

顺便我们还要研究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同样是农耕民族,欧洲人却从来不缺战马,甚至还能培养出世界上最好的英国纯血马,擅长负重的法兰西马和德意志马,而其它的农耕民族就做不到呢?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我们还要揭开我们那个关公战秦琼的大戏,最后的结果。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