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聊聊最近以巴这些事

WadeZhao 1月前 466

URL:http://url.unaux.com//0mP8B

了解一下巴以冲突的历史和这次冲突的起源


没有一个观点需要谎言和臆想的支持,所有的观点都需要客观事实的基础。今天照例客观地聊天,聊聊以巴这些事的前世今生。

关于这个话题,必须要了解的简明预备知识:

关于建立以色列国的联合国决议是1947年做出的。当时的决议上,管图1绿色的地方不叫巴勒斯坦国,叫“阿拉伯国”,几个阿拉伯国家当场就没同意。当然,自从千年前到1946年,犹太人在这个地方就有零星的聚集区,二战期间和后期,他们的友邻--当地的阿拉伯人(主要是巴勒斯坦人)一贯地与他们友好相处,还接纳和保护了他们的无数亲友。

1947年,联合国一纸决议,把当时欧洲战后安置犹太人的烫手山芋扔到了这里,要成立“以色列国”安置犹太人,同时成立一个“阿拉伯国”安置巴勒斯坦人,当时决议中的边界如图1的左二。

图1

这里原来是英国的“保护地”,后来属于约旦。这样生生的划出去、再成立两个国家,要大量巴勒斯坦居民腾出地方...,阿拉伯世界当然不干,当时就拒绝了这个决议。

一个燃烧到今天的火药桶就点着了。

长话短说,打来打去的,拉宾先生和阿拉伯、巴勒斯坦这边终于有了戴维营协定、奥斯陆协议等伟大的和平协议,双方各自做了让步,形成了所谓“1967年边界共识”(见图1左3),比如以色列归还了其一度占领的西奈半岛给埃及,让戈兰高地由联合国维和部队监管,占领的一些约旦领土归还,同意从加沙地带和西奈半岛撤军允许其自治...等等,换来了埃及、约旦等和以色列建交,进入了短暂的和平。

很遗憾,这个进程刚刚开始,以色列那边,拉宾就被他的同胞暗杀了。巴勒斯坦这边,哈马斯的一部分在伊朗的支持下也反对这些和平进程,并进行了不断的军事行动。

看图1就知道,对巴勒斯坦来说,加沙是个飞地。巴勒斯坦的主要政治派别--巴解,逐渐失去了对这里的控制,这里成了哈马斯的天下。

拉宾死后,以色列右翼当政,重新开始了对巴勒斯坦的渗透,逐渐控制了整个耶路撒冷形成了这样的局面(图1的右一)

在所谓“1967年边界”的共识中,有个关于“东西耶路撒冷”的划分,东耶路撒冷归巴勒斯坦,西耶路撒冷归以色列。这地方,最关键也最敏感的就是这老城的圣殿山(图2),有清真寺的地方是东耶路撒冷,著名的哭墙所在的就是西耶路撒冷。这地方是不是太敏感了?真的扔个石头就可以从犹太人聚居区砸到阿拉伯人聚集区,反过来也一样。感受一下图3,对照图2,可以知道拍摄者的右手边就是犹太人社区和哭墙。

图2

图3

其实千百年来,在图1的那个区域,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是比邻而居、花插着分布的。在东耶路撒冷也是。

话说,在东耶路撒冷有片叫 Sheik Jarrah 的小区。这一地区在 1874 年,当时还是奥斯曼帝国控制下的耶路撒冷,有六个犹太人买下了这地儿,他们与阿拉伯邻居相安无事住到了1948年。1947年联合国设立以色列国的决议引发了战争,这些居民一夜之间成了约旦的“敌国侨民”,被驱逐了。阿拉伯人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后来这里又被以色列占领了,这6户犹太人的后裔就去找以色列法院,说这地方是我的祖屋呀,得还我。以色列法院当然支持喽,在1980年代判了,说这得归这几位犹太人,先算租给现在的住户阿拉伯人吧。租约有个期限,就是今年。到期了,犹太人说我不续租了,要求法院强制收回。

其实这案子本来不太大,早先判来判去也没怎么样。没事的时候,大家可能都当成一般的房地产纠纷。耶路撒冷三教圣地,各种族错落杂居,这种事儿也难免。

但是这次,法院还没开始判呢,就炸锅了。

这首先得赖川普。本来耶路撒冷局势没那么紧张,他非要来个高调承认整体被以色列兼并(其实除了美国也没谁承认),当地阿拉伯人民当然高度敏感。这个案子再提,人民立即想到:这是要把东耶路撒冷犹太化,这可不行,就上街了。

这次上街和过去不同:其实巴解和哈马斯开始根本没号召。这次真是阿拉伯居民们自发的。川普让大家神经紧张,必然的。这也是我当时就说他的中东政策是在埋雷,埋大雷,的道理。

第一颗雷,就这样在不经意间,爆炸了。

阿拉伯居民和当地以色列警察的冲突四起,一时石块与催泪弹共舞。当时还正好是斋月,阿拉伯居民每天照例去清真寺的礼拜格外重要,伊斯兰三大圣地之一的阿克萨清真寺人潮照例汹涌。这时候,大家看到以色列警察当然气不打一处来,扔石头、丢椅子的就来了。

以色列警察开火了。冷兵器骤然升级为热兵器,而且在聚集了耶路撒冷、斋月、阿克萨清真寺...这一大堆热门搜索词的地方。狼烟升起在神圣的阿克萨清真寺,驱散了正在礼拜的人们(图4),这样的场景,瞬间登上各大媒体头条。

内塔尼亚胡和哈马斯都在等待的一刻,来了。

内塔尼亚胡正在经历他人生最困难的时刻。他因为涉嫌贪腐被调查,而且看来挺难受,全靠首相的豁免权暂时撑着。但是以色列人民也不给力,连续四次大选,他的利库德集团都只得到了120个议会席位的30席,拉了一大堆小党也只凑到52席,距离保住总理宝座的61席差一点。

他的对手,中左联盟是57席,距离61席也差点。

议会里谁都不站的剩下两个小党,都有点奇特。

阿拉伯人的党。你别不信,以色列里面有20%的阿拉伯人。他们的党有5个席位。

极右翼党,就是坚决要求消灭巴勒斯坦包括他们在议会的阿拉伯同事的党,有7席。

简单的算术就知道,极右翼党如果加入内塔尼亚胡阵营,他正好够数继任总理。争取他们的唯一办法,也很简单:向加沙开火。

哈马斯其实是个复杂的政治派别,也有左中右。其中的左和中曾经和巴解合作,当过巴勒斯坦国的总理。但是极右和以色列的极右是一对:他们主张消灭以色列。其代表就是卡桑旅。

赶巧了,巴勒斯坦也正要大选。卡桑旅本来支持率不高,但是这次“机遇”千载难逢,“耶路撒冷的保卫者”的人设必须要争取。

川普点燃的地雷,在错综复杂的时间、地点,就这样炸开了。

远隔万里,我们应该怎么站呢?不加区分地乱扔火箭弹、打个电话就可以炸掉民居、导致包括多名儿童在内的平民大量伤亡,都应该是不能容忍的。

冤冤相报,永无止境。期待早日停火,早日重返和睦邻里、你弹琴我唱歌的时光。都是亚当的子孙。

而鸡蛋碰墙壁的时候,要停火,墙壁的责任大。

最新回复 (1)
  • huenfeit 1月前
    0 2
    在抖音看过了,完全抄袭的文案及部分图片,但更高速度过了一遍……
返回
发新帖